三足乌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微信直接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广告测试111

三足乌——打造中国文学第一交流论坛

快捷导航
查看: 33|回复: 2

大家帮忙看看文呗!谢谢啦!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4:20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2

    主题

    10

    帖子

    262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26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猖狂的学生

        “叶修凌,你给我站起来!”班主任怒的一拍讲桌,指着叶修凌破口大骂,“你小子上课除了睡觉还能干嘛?整天不思进取、不学无术,咱们尖子班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叶修凌被班主任吓得一抖,醒了过来,伸个懒腰缓缓站了起来,两眼无神,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对班主任的呵斥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脸上就写着俩字儿——颓废。

        “你看看你,这次期中考试总分才七十五分,全班倒数第一!”班主任指着成绩单,横眉怒目的道,“叶修凌同学,请你告诉我你是怎样做到的,总分七百五十分的题,你硬是给考了七十五分,你还真是能耐啊叶同学!”

        叶修凌显然听不进去,他接下来说的话,差点把班主任气得晕过去。

        “老师,我不是考不好,我只是不想考得太好,让某些同学丧失了学习的信心。”叶修凌听得不耐烦了,和班主任争吵起来,“我要是真想考,别说清华北大,就连剑桥哈佛都得抱紧我的大腿!”

        吹牛逼!

        所有同学和老师打心眼里看不起叶修凌,认为他肯定是在吹牛逼,因为他在学校总是一副邋里邋遢、怠惰因循的样子,这种烂人怎么可能跟名校沾上边?

        “您快省省吧叶同学,就你这样的,还清华北大呢,我看你连大学都上不了!”班主任实在忍受不了叶修凌这种公共场合吹牛逼的行为,怒道,“真不知道你是怎样考进尖子班的!”

        叶修凌考进尖子班时的成绩是六百六十六分,666,全校第一名!羡慕嫉妒恨他的人多了去了,可自从那件怪事发生后,叶修凌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萎靡不振,上课总是心不在焉的,成绩也是直线下滑,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学渣”!

          可事实并非如此,自从前不久那件怪事发生后,叶修凌发现自己脑袋突然灵光了很多,看书过目不忘、做题得心应手,这些都还算不上什么,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些连博士生看着都头疼的科学难题,自己竟能轻易看懂!

        对于此时此刻的叶修凌来说,就高中这点知识,简直比做加减法还要简单得多,于是叶修凌索性不学,因此形成了“学渣”的假象。

        可同学们哪里知道叶修凌变得如此牛逼,指着他就是一顿嘲笑。

        叶修凌自然晓得这些人不会相信自己,干脆不予理会,不屑的道:“切,爱信不信!”

        “够了!”班主任愤怒到了极点,那两颗金鱼眼气得快要掉下来,厉声喝道,“叶修凌,你能别在班上吹嘘吗,我们班的班风都被你给带坏了,我可不想别的老师说咱们班风气不正!”

        好在叶修凌还算懂事,没有继续顶撞老师,毕竟老师也是自己的长辈,心想:算了,我且不跟你们这些人计较,等到高考的时候,你们一个个就等着被“啪啪”打脸吧!

        “老师,我看他不是在吹牛。”一个尖锐的声音陡然响起,“我看啊,他就是个脑残吧!”

        说这话的家伙名叫“赵逸凡”,性情暴躁,是学校里的恶霸,因为家里特别有钱,再加上自己跟道上的人有点关系,在学校里很是猖狂,连校长都不放在眼里,脏话粗话随时随地想说就说,老师想管却不敢管,因此从来没有受到过处分。

        听到有人骂自己脑残,这换做谁也忍受不了啊,况且叶修凌也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虽说没有什么强大的家庭背景,但他那满肚子的整人诡计,简直让人恶心。

        “你是不是拿敌敌畏当可乐,把你那两毛钱一斤的脑袋喝秀逗了?”叶修凌毫不示弱,蔑视的语气怒怼赵逸凡。

        看着叶修凌得意的样子,赵逸凡气炸了,要知道,这可是他第一次听见有人敢这样骂他,还是一个没有什么家庭背景的穷屌丝,依赵逸凡的性格,这绝逼不能忍啊!

        “我靠,你特么敢骂我?!”赵逸凡勃然大怒,完全不敢相信有人敢骂自己,咬牙切齿道,“信不信老子揍烂你的狗脸?”

        这么多同学看着自己,还有这么多的女生,像叶修凌这种爱撩妹的家伙,怎么能输了气势?面子是一定要有的!

        “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叶修凌嘴角微扬,只是冷冷一句,却透露出一股骇人的杀气。

        叶修凌话音刚落,教室里立马就沸腾了起来,同学们讶异的眼光一齐投向自信满满的叶修凌,纷纷叹气:“唉,叶修凌这家伙,怕是要被打成三级伤残了。”

        赵逸凡越想越气,气得浑身发抖,脸色铁青,他将桌子一推,冲过去就要将叶修凌揍一顿。

            要打架,还是在教室里打,那教室岂不成了格斗场?班主任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心想:叶修凌这学生没什么背景,应该好管,不过这赵逸凡可是个刺头儿,碰不得啊!但要是任凭事态这样发展下去,将会一发不可收拾,班主任不得不出言制止。

        “叶修凌!”班主任横眉立目,厉声斥责叶修凌,“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好好的教室被你搞得乌烟瘴气,明天把你家长叫来!”

            叶修凌一脸懵逼,心里非常不平衡:明明是赵逸凡要打我,为什么受批评的还是我,这老师存心跟我过不去呢?

        听见班主任把叶修凌痛骂了一顿,赵逸凡那叫一个得意,收起了自己的拳头,心中窃喜:哈哈哈,真是大快人心,这老师还算是识相,知道站在我这边。

        班主任的一番话,虽说是成功阻止了赵逸凡殴打叶修凌,但他却给自己惹来了一身麻烦。

        “老师您说得很对,他就是我们班的搅屎棍。”赵逸凡阴沉着脸,寒声道,“不过,像他这种祸害班集体的烂人,请家长也太便宜他了吧。”

        “我是搅屎棍?那你们不就是屎吗?”赵逸凡越骂越起劲,叶修凌也不甘示弱,冷冷的嘲笑道。

        赵逸凡气得咬了咬牙,后又露出一副阴险的笑容,接下来他说出的话,令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

        “对于这种不听话的学生,难道老师不应该严厉的教育一下吗?比如说......扇他一巴掌。”赵逸凡笑得很阴险,阴险得令人不寒而栗。

        虽然班主任是有点凶,但他总是秉持“以德服人”的教学理念,当众打人这种违背师德的事,他绝不会做得出来。况且叶修凌并没有犯多大的错误,为人师表,更加不会胡乱打人。

        “怎么?下不了手?”赵逸凡见班主任迟迟不肯动手,放狠话威胁道,“你最好是搞清楚状况,我要是想让你离职,只不过是一通电话的事儿。”

        教室里忽然变得鸦雀无声,针落可闻。同学们害怕得不敢作声,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妈的,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打不打!”见班主任依旧无动于衷,赵逸凡不耐烦了,怒拍桌子,暴跳如雷道。

        猖狂,太猖狂了!

        一个学生竟然对老师如此不敬,叶修凌怒火中烧,实在看不惯赵逸凡的恶行,心想:强人所难是吧?你喜欢逼人是吧?我今天定要让你尝尝这种被逼无奈的滋味!

        班主任犹豫了半天,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妥协。因为他知道赵逸凡有多厉害,自己要是不照做,恐怕明日就会被赶出澜光一中,他家里还有老婆儿子要养,这份月薪过万的工作,他丢不起。

        班主任神情凝重,很不情愿的走到叶修凌面前,一米六五的他抬头望着一米八三的叶修凌,心中有的不仅仅是无奈,还有害怕。

        叶修凌很想把班主任推倒在地,然后冲过去将赵逸凡狠揍一顿,以他现在的实力,在五秒钟之内打得赵逸凡跪地叫爹简直轻而易举。



    第二章 我要跟你单挑

        但叶修凌又仔细想了想:班主任也是被逼的,我要是打了他,那我岂不是成了蛮不讲理的小人?况且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教师,依我这家庭背景,不开除也得是个记大过处分。这赵逸凡也不能打,他老爹在澜光市也好歹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我若是贸然打了他,必定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赵逸凡,你有完没完?!”

        正当班主任和叶修凌两人都左右犯难之际,一个漂亮的女生忽然站了起来,朝着赵逸凡厉声斥责道。

        谢天谢地,终于有人来救场了,班主任和叶修凌都松了一口气,他俩确信这个女生能摆平赵逸凡。

        赵逸凡见这个女生大发雷霆,方才嚣张的气焰顿时削减了半分,极力的想要解释:“不不不,不是的,我......”

        还没等赵逸凡把话讲完,女生就听不下去了,含怒的打断了他:“你你你,你什么你?你以为你是谁?校霸吗?仗着自己有几个会打架的保镖,在学校里恃强凌弱、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

            此时,教室里的焦点转移到了这个女孩身上,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移向她。

        这个女生名叫江晓,是澜光中学的四大校花之一,明澈的双眸炯炯有神、白皙的面颊楚楚可人,挺拔的酥胸秀而不媚,纤细的长腿性感娇丽,惹火的翘臀珠圆玉润,简直美得不可言喻!就算是电视里的某些一线女星也要弱她三分。

        面对江晓的嘲讽,赵逸凡先是气得咬牙切齿,很快又露出一副奸邪的笑容,冷笑道:“那我就跟他单挑。”

        其实赵逸凡早已是跆拳道黑带,只是觉得自己想揍的人实在太多,挨个亲自去揍的话岂不是要累死,所以高薪聘来几个打架高手当保镖。

        见势不妙,江晓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阻止赵逸凡:“不......”

        江晓话音刚出,赵逸凡就打断了他:“既然晓晓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只好屈身和他干一架了。”

        尽管江晓长得漂亮,但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说话做事难免有考虑不周的时候,好心却办了坏事,江晓显得有些自责。

        “来吧辣鸡,让我瞧瞧你能抗住我几招。”赵逸凡指着叶修凌,蔑视的语气。

        赤裸裸的挑衅,这绝逼不能忍!

        虽说赵逸凡是跆拳道黑带的高手,但叶修凌并不惧怕他,心中反而暗自窃喜:正愁没合适的理由揍你呢,你到好,自己送上门来,我定要让你感受下什么叫绝望!

        “我让你一只手。”叶修凌浅浅一笑,却气势如虹。

        此话一出,赵逸凡气得是怒目切齿,紧握的双拳青筋暴起抖得厉害,心中无比愤怒:妈的,这小子今天是想不开还是咋滴?非要让我打得他哭爹喊娘才肯罢休?

        只见赵逸凡迅速向前跑了两步,同时举起右拳瞄准叶修凌的脑门。班主任吓得不轻,连忙躲到墙角。

        说时迟,那时快,叶修凌脑袋一扭,轻松迅速的就闪过了这一记重拳。

        “慢了。”叶修凌面若冰霜,不屑的道。

        自从那件怪事发生后,叶修凌不只是获得了过人的智商,敏捷、力量,速度也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赵逸凡的快拳在他眼里,就像是零点五倍速的慢放视频,慢得很。

        “咋回事?!”赵逸凡不由的惊讶了一声,这明明是自己最快的挥拳速度,却被对方易躲过,看来这叶修凌有两下子。

        不过赵逸凡并不害怕,毕竟自己也是个跆拳道黑带的打架高手。叶修凌也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有五个肌肉壮汉站在自己面前,他也不会皱一下眉。

        面对赵逸凡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叶修凌总是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弓步冲拳、左勾拳、侧踢、回身踢,赵逸凡看上去气势汹汹的攻击,却被叶修凌轻松破解。

        赵逸凡一口气打完整套连招,累得气喘吁吁,而叶修凌却是大气不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根本没把赵逸凡的攻击放在心上。

        “靠!有本事别躲啊!”整整一套连招打完,把自己累得半死,却连对方的毛都没有碰到,赵逸凡气得发慌。

        “有本事我才能躲得过,你有本事吗?”叶修凌挑衅的道。

        “我靠!我没本事?!不就是躲吗,谁不会?”面对叶修凌的挑衅,赵逸凡很是气愤。

        现场这么多人围观,像赵逸凡这种富二代,怎么可能放下面子说自己没本事。叶修凌正是算到了这一点,才会故意给赵逸凡下了个套。

        “那你躲一躲试试。”叶修凌冷冷一笑,以更加挑衅的语气。

        一秒能打出五记重拳,这是叶修凌目前最快的速度,也是常人不可能达到的速度,这就意味着赵逸凡肯定躲不过。

        “老子就站在这儿,看你打不打得到我!我......”赵逸凡一副自信的样子。

        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只见叶修凌疾速向前迈了两步,举起右拳就捶在了赵逸凡的肚子上。完整的动作就是这样,但他只用了零点五秒钟,也就是说常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甚至连看都看不清。

        被这威猛的一拳打中,赵逸凡的八块腹肌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疼得瞬间跪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肚子,脸上就写着一个字——痛!还是大写加粗的那种!

        同学们看得也是一脸懵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盯着叶修凌。

        一句话就能使对方站着让自己打,不得不说,叶修凌真的很聪明。

        紧接着,赵逸凡脸上就多出了许多个拳印,被叶修凌打得面容扭曲,嘴眼淤青,几乎肿成了猪头。

        “呀!不好意思,用力过猛了,你没事吧?”叶修凌微笑着脸,嘲笑道。

        别看叶修凌笑的轻描淡写,其实内心早已嘚瑟得不得了:哇咔咔,痛快,痛快!早就看他不爽了,今天终于出了口气。

        疼痛渐渐消散,赵逸凡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现在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被一个比自己瘦弱的家伙打得如此狼狈,这面子丢大发了!

        受到叶修凌沉重的打击,赵逸凡已是面目全非,他清楚的意识到敌我实力的悬殊,要是再打下去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你他妈给我等着!”赵逸凡咬了咬牙,恨了叶修凌两眼便摔门离去。

        看见赵逸凡狼狈而逃的身影,叶修凌心里乐开了花。揍了校霸,这不仅仅是让自己有了面子,同学们虽然表面上不说,但暗地里却是拍手叫好。

        然而,打人这种暴力行为,在学校的影响本就不好,何况打的还是连校长都得让三分的赵逸凡。校长、校霸一起得罪,这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第三章 拉仇恨

        很快,叶修凌揍翻赵逸凡这件事,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叶修凌一夜之间成了澜光一中的“风云人物”。

        “快看快看!就是那家伙打跑了赵逸凡。”

        “不会吧?!看起来也没什么厉害的啊。”

        “快闭嘴吧你!这家伙连赵逸凡都敢打,要是被他听到,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叶修凌刚走进食堂,就听见有人正在议论自己。众人的神情各不相同,有的是佩服、有的是害怕、有的是崇拜,有的女生甚至可以说是爱慕。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毕竟“打校霸”这种为民除害的事,也只能是有势力、有实力的人才能干得出来,再加上叶修凌英俊潇洒的面庞,有几个崇拜者、爱慕者,也是在常理之中的。

        看着同学们各种惊讶,叶修凌嘴角微扬,心中嘚瑟的不得了:哇咔咔,这逼装得绝了,哈哈哈!

        就在叶修凌正享受着这种被仰慕的快感之时,一个红头发的高个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进食堂,他身后还屁颠跟着几个杀马特,像是他的跟班。

        那红发少年走进食堂啥也没做,只是四处张望着,可食堂里的焦点却从叶修凌身上转移到了他身上。

        “那不是乐少吗?他怎么到学校食堂来的,难不成是来吃饭?”

        “不可能吧,乐少怎么可能吃得惯学校的饭菜?”

        “管他是来干嘛的,反正不关我们的事,咱们还是少说闲话为好,免得引火上身。”

        “......”

        有几个人又开始讨论起了那红发少年,这次众人的表情可谓是神同步,都是害怕。

        那红发少年名叫乐文杰,是学校里令人闻风丧胆的恶霸,可怕程度丝毫不亚于赵逸凡。乐文杰很会打架,但性格暴躁,心情不好的时候见谁打谁,同学们都很怕他,甚至都不敢正眼看他。

        见乐文杰一副嚣张的样子,又抢了自己的风头,叶修凌心中很是不爽,开始打起了收拾乐文杰一顿的如意算盘。

       可还没等自己想好要怎么对付乐文杰,乐文杰似乎是要先下手为强,恶狠狠的径直向叶修凌走去。

        “你就是叶修凌?”乐文杰停在了叶修凌面前,以蔑视的口吻说道。

        看乐文杰这架势,是要打架的节奏啊,可叶修凌就纳闷了,自己从来没有去招惹过他,怎么二话不说就要打人?

        “没错,请问找我有事吗?”叶修凌微笑着脸,十分礼貌的答道。考虑到乐文杰强大的家庭背景,叶修凌不敢贸然出手,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随机应变。

        “给我打!”乐文杰怒吼一声,命令自己身后的几个跟班一同学去揍叶修凌。

        六个凶神恶煞的杀马特气呼呼地向自己冲来,叶修凌看得是一脸懵逼,心想:我靠!乐文杰这家伙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啊,好歹让我说几句狠话装个逼也行啊!

        不一会儿,六个杀马特紧握双拳,面目凶狠,已将叶修凌围在中间。

        “你这家伙,怕是脑子进水了,咱们文杰哥是你惹得起的吗?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一个麻子脸的杀马特嘲笑的道,显然是在拍乐文杰的马屁。

        “别他娘的跟他废话,给我打!”说着,乐文杰从兜里掏出一大把红钞票,“一拳一百,一脚两百,给我狠狠的打,打到他妈妈都不认识!”

        本来那几个杀马特还有些害怕动手,可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那几个杀马特也都是见钱眼开之辈,听到有钱拿,心中那股对金钱的渴望使他们鼓足了勇气。

        六个杀马特一拥而上,对着叶修凌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什么上勾拳、下勾拳,通通都用上了。可他们吭哧吭哧打了半天,累的满头大汗,却连叶修凌的衣角都没碰上。

        六个人围殴一个人,这听起来很恐怖,可要是认真观察你会发现,那几个杀马特的招数实在太烂,拳脚软弱无力,速度慢如蜗牛,简直比三角猫功夫还要烂。

        见自己的人如此没用,乐文杰气得直跺脚,怒气冲天的道:“没用的废物,六个人打一个还打不过,要你们有何用?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把钱都拿给狗花!”

        骂完自己没用的跟班,乐文杰终于打算亲自动手了。

        “给我闪开,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乐文杰厉声一吼,命令自己的跟班退下场去。

        那几个杀马特被吓了一跳,羞耻着脸就往后退,六个人竟打不过一个人,丢脸也是丢到家了。

        “喂,喂!别跑啊,我还没打够呢。”见那几个杀马特慌忙退下场去,叶修凌当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一个装逼机会,嘲笑的道。

        几个杀马特很快便退下场去,接下来就是叶修凌和乐文杰的一对一决斗了。

        “笑?待会儿老子让你哭都哭不出来!”乐文杰怒火中烧,举起拳头就往正得意洋洋的叶修凌挥去。

        乐文杰是典型的肌肉壮汉,手臂上的肌肉十分发达,而这一拳的速度也是极快,速度快加上力量大,要是常人被这一拳打中,怕是直接就进了医院。

        但叶修凌可不是常人。

        只见叶修凌疾速退了一步,轻松躲开了乐文杰的攻击,旋即又将他顺势一推,强大的推力使得乐文杰身子向前一扑,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这一推可把乐文杰吓得够呛,心想要是自己就这么摔了个狗吃屎,那可是会被别人笑话死的。

        乐文杰回过神来,转过身又变得怒目金刚,撸起袖子就准备向叶修凌发起下一轮进攻。

        “喂!大哥,我说您要打我可以,但至少给个理由先啊!”所说叶修凌打得过乐文杰,但他现在更好奇乐文杰打人的缘由,平白无故被人打,这滋味儿可不好受。

        “别他娘的在这儿给我装傻,凡哥现在整张脸都裹着纱布,连门都不敢出,老子今天非得让你付出代价不可!”乐文杰暴跳如雷,冲过去就要和叶修凌再较量一番。

        凡哥?叶修凌仔细一想,这才明白的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乐文杰口中的“凡哥”是指昨日被自己揍成猪头的赵逸凡,这俩人,话说是拜过把子的好兄弟,自己打了赵逸凡,乐文杰当然咽不下这口气,专程上门来报仇。

        “既然如此,那......”叶修凌微笑着道,心里想的是又有一个人要变成猪头了。

        还没等叶修凌把话说完,乐文杰一脚就踢了过来,打断了他,怒道:“说了让你少废话!”

        似乎是出于人的本能反应,叶修凌下意识的将手一抬,格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这招侧踢算是被自己破解了,但叶修凌心中却是惊讶不已,自己无论是敏捷还是速度,都要超于常人,按理说是能轻易躲过那一脚的,可这乐文杰却逼得自己来不及躲闪,只得格挡。不得不说,这乐文杰确实比赵逸凡难对付。

        就在叶修凌惊讶之时,乐文杰将腿收了回来,刚才是右脚,现在换左脚,猛的一脚又踹了出去。

        又是一抬手,叶修凌轻松挡住这一脚,刚才还有些惊讶,现在却暗自窃喜:这乐文杰速度虽快,但力道不足,我就算是再挡上个几十来脚,也不会费多大力气。

        飞踢、横踢、侧踢,最后还来个立劈,乐文杰累得半死,可叶修凌只是小喘几口气。

        “怎么?这就不行了?”见乐文杰累得狼狈,叶修凌忍不住嘲笑他一番。被这无聊又无力的攻击打了半天,叶修凌算是彻底没了耐心,准备结束这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经过几个回合的打斗,乐文杰心情凝重,心中诧异不已,自己习武多年,好歹也算得上是个打架高手,可用尽了浑身解数也没能伤到对方,想到这儿,乐文杰咬了咬牙,愤怒的脸上透露出一丝惧怕之意。

        男人怎么说自己不行?就算是真的不行,硬着头皮那也得上!

        “我靠!”乐文杰咆哮一声,话气愤为力量,右手攥紧拳头青筋暴起,径直朝叶修凌捶去。

        叶修凌冷哼一声,随即使出一招回身踢, 矫健的大长腿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弧线,猛然踢中乐文杰的手肘。

        只听见咔嚓一声,乐文杰右手被踢得骨折,撕心裂肺的疼痛似乎蔓延到了腿上,两腿一软,瞬间跪在了地上,左手搀扶着右手,脸上的表情更是痛不欲生。

        食堂内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没人敢说一句话,都害怕下一个骨折的就是自己。

        几个杀马特见老大都被打趴下了,心中害怕至极,丝毫不管乐文杰的死活,各自抱头鼠窜。

        “我今天心情好,不再为难你,快滚吧!”叶修凌见乐文杰痛苦的样子,心中并没有丝毫怜悯之意,反倒很高兴。

        因为乐文杰这暴力的家伙平日里总是横行霸道,殴打别人致断手断脚也是常事,可谓是心狠手辣,像他这种社会渣滓,根本不值得有人怜悯。

        正跪在地上的乐文杰,脸上痛苦的表情愈演愈烈,疼得说不出话来,要走路是更不可能了。

        “算了,还是我走吧,有你在这儿恶心我,我也吃不下这饭。”叶修凌这才发现乐文杰疼得不能动弹,嘲笑一句后便霸气的走出了食堂。


    第四章 诡话

        学校的两大恶霸都被自己打得这么惨,这仇恨拉得也是够深的了,这俩人日后定会再来报复自己。想到这儿,叶修凌长叹了一口气,不过日后的事情日后再说,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填饱肚子。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可是要饿得慌啊!

        叶修凌走出食堂,正准备去学校的小卖部里买点零食充饥,忽然,伴随着一些怪异的杂音,学校的广播打开了。

        吃饭的时间开广播,想必一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通知,比如放假什么的,想到这儿,叶修凌心中乐了一下,并没感到一丝的惊愕和疑惑,脸上写满了期待。

        广播里先是响了一会儿杂音,随后,一个淳厚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那声音愈来愈激越,激越中又透露着一丝恐惧:

        “鬼楼之内,妖魔无数,其中九影魔君最为可怖,无奈老衲道法有限,唯有焚身化作玄天罡气,施以七煞锁魂阵镇压。历时八十一载,法阵之灵力将散,到时阵破魔出,生灵涂炭,此乃人间浩劫焉!”

        话音刚落,学校就炸开了锅,一个个面面相觑,满脸的懵逼。

        “什么鬼楼?我怎么没听说过?这家伙在胡说些什么?”

        “还妖魔呢,怎么不来神仙?这家伙还真会瞎掰!”

        “管他呢,八成是哪个不怕死的家伙中二病犯了,敢跑到学校广播室去扯淡,还真是无所畏惧啊!”

        食堂内顿时沸腾了起来,男生们个个都是在嘲笑,丝毫不相信广播里那人说的话。有些女生听见“鬼楼”二字,先是怔了一会儿,很快也跟着一起嘲笑起来。

        向来不相信什么佛神鬼怪的叶修凌听见此话,最开始是完全不信,不过后来又想到前不久才发生的那件怪事,再加上自己也是中二病晚期,心中变得半信半疑。

        学校的广播室固然是禁止除播音员以外的人进入的,何况广播里的那家伙还在胡说八道,如此恶劣的违纪行为,很快便有老师前去阻止。

        “谁让你进来的,快出去!”广播里忽然传来一阵愤怒的斥责声。

        “这声音?是郭海峰啊!这回不管那小子说的是不是真的,他都绝逼完蛋了!”叶修凌噗嗤一笑,冷冷道。

        郭海峰是学校的教导主任,这名字听起来倒像个老实人,而实际上却是个贪财好色、因公徇私的小人,简直不能用一个“贱”字来形容,违纪后落入他手里的学生,没一个好过的。

        “怎么没动静了?”广播半天没有再发出声响,叶修凌心中有些疑惑,不过下一秒又继续嘲笑了起来,“这家伙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半天听不见动静,叶修凌本以为那家伙已经被活捉到了办公室,可事情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全校所有人毛骨悚然,整个学校顿时被一种阴森而又诡异的气氛所笼罩:

        “啊!”广播里忽然发出尖锐刺耳的响声。说那是尖叫,声音没那么尖,说那是惨叫又不太贴切,只能说那是一声怪异而又凄惨的“怪叫”。

        “怎,怎么回事......”叶修凌心跳加速,眼神飘忽,一股莫名的强烈恐惧感渗满全身;头皮发麻、大部分精神都被恐惧所支配,全身忍不住颤栗起来、四肢发软,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啊!”这声是尖叫,但不是从广播里传出的,而是由那些被惊吓到的人发出的。教学楼、宿舍内、操场上、食堂里,恐怖的气息已经弥漫到了学校的每个角落。

        伴随着人们惊悚的尖叫声,学校被迫停课,返校日期暂时还不能确定。校方还以开除作为威胁,不让任何人出去乱说,以免毁了学校的声誉。

        校门口,学生们正在排队离校。校门外停着七八辆响着警笛的警车,十几个年轻力壮的警察,正等待着上级的指示。

        “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叶修凌排在队伍中,轻声嘀咕道。

        不光是叶修凌,所有人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除了警察和那几个老师,没人知道那个播音室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唯一能肯定的是——有人死了。

        这时,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警察驱车来到了现场。

        “带我去现场看看。”那警察一脸严肃,说完便跟着几个老师向播音室走去。

        “这什么感觉?怎么会这样?!”那位警察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瞬间,叶修凌忽然感到体内有一股暖流在不停涌动,心中的恐惧顿时烟消云散。这种奇妙的感觉,使叶修凌讶异不已。

        “那个警察......”叶修凌不由自主的望向那个警察,同时,那个警察也回头瞥了自己一眼,叶修凌竟然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疑惑。

        叶修凌又环顾四周,发现同学们仍是满脸焦虑,害怕之感毫无减弱。叶修凌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奇妙的感受,但是他终于知道,自己早已变得与众不同。

        心中的恐惧虽说是消除了,但自己根本开心不起来,学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要是找不到罪魁祸首,再有人遇害怎么办?况且如果让那个杀人凶手逍遥法外,就想起来也令人不舒服。

        叶修凌亲手捉住那个杀人凶手,但自己空有一身打架本领,没有人手、没有人脉,更没有探案的经验,自己单独要去抓凶手,简直比登天还难。所以自己只能回家静静等待警察将犯人绳之以法。

        回家的路有些远,但叶修凌还是选择了步行,一来是想一个人散散步,看自己能不能想出什么线索来协助警察办案,二来是自己已经两顿没吃了,必须得去买点吃的东西。

        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叶修凌走上人行天桥,准备去马路对面的“闷烧饭店”大吃一顿。

        刚走上天桥,叶修凌就被一个盘腿坐在路边的算命先生吸引了注意力,那算命先生看起来五十多岁,人很瘦,八字眉、三角眼,右脸的苹果肌上还长着一颗不大的黑痣,身上的灰色道袍旧的不能在旧,面前摆着一张塑料制的八卦图。整个人看起来丝毫没有仙风道骨的感觉。

        “这年头,这些算命先生估计也只能骗骗那些大爷大妈了吧?”叶修凌摊开手,苦笑道,“不过这人装得倒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人家这么大岁数还出来挣钱,实属不易,我应该帮助他。”叶修凌向那算命先生走了过去,打算随便算一卦,然后多给他一些钱,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

        叶修凌本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可谁能想到,这算命先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6 天前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3

    主题

    12

    帖子

    5317

    积分

    乌鸦

    Rank: 3Rank: 3

    积分
    5317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挺好的,最起码比我好,所以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描写入微,代入感强。
    我以前也写过一本类似的,比较小众,几乎没什么人看。所以,无论如何,坚持住。我最后太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7:15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3

    主题

    105

    帖子

    2万

    积分

    乌鸦

    Rank: 3Rank: 3

    积分
    21056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对话有点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客服热线
    0534-2416888 周一至周日:09:00 - 21:00
    公司地址:山东省德州市东方红路市委招待所迎宾楼2424

    三足乌,打造中国网文第一学习交流平台,综合所有语言类知识,为中国文学发展提供动力,为中国影视发展提供资源。欢迎世界各地喜欢中国文化者加入!未来战略目标是打造中国迪斯尼!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18-2088 Comsenz Inc.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三足乌 ( 鲁ICP备09099402号-2 )

    GMT+8, 2018-5-23 05:41 , Processed in 0.185344 second(s), 3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