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20年发展及其社会文化价值】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132

帖子

51万

积分

三足乌丞相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18164
发表于 2018-11-24 19:06: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瞬子 于 2018-11-24 19:08 编辑

                                                                           
2018年被看作“中文网络文学20年”,各类评 比、总结纷纷出台。其中,由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 委员会、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上海市作家协会、阅文 集团联合组织的“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优秀作 品”评选活动,因高规格的组织机构、对2008年“网 络文学十年盘点”的历时接续、全国范围内资深网 络文学研究者的推荐背书而尤为惹人注目。此次评 选入选名单依年度排列如下:“1.1998痞子蔡《第一 次的亲密接触》;2.2000今何在《悟空传》;3.2003萧 潜《飘邈之旅》;4.2003萧鼎《诛仙》;5.2005桐华 《步步惊心》;6.2006天下霸唱《鬼吹灯》;7.2006当 年明月《明朝那些事儿》; 8.2006月关《回到明朝当 王爷》;9.2006辰东《神墓》;10.2007酒徒《家园》; 11.2007辛夷坞《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12.2008 唐家三少《斗罗大陆》;13.2008我吃西红柿《盘龙》; 14. 2009猫腻《间客》;15.2009阿耐《大江东去》;16. 2009天蚕土豆《斗破苍穹》;17. 2011蝴蝶蓝《全职 高手》;18.2012金宇澄《繁花》;19.2015 wanglong 《复兴之路》20. 2015血红《巫神纪》。”①
这一评选基本反映出20年间网络文学的发展 面貌。从中可以看到作者知名度、潮流性和市场之 外的考量因素:如《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因首次将网 络文学概念带入大众视野入榜;《繁花》则是面向自 身的传统长篇创作与面向外部的互联网思维结合的 产物,展示出网络媒介对文学观念的突破;榜单整体 倾向于现实题材,反映出当下主流机制对网文创作 的导向。当然,榜单20席中,类型小说仍占据绝大 部分,这种状况与当前网络类型小说庞大的作品基 数和繁荣的创作局面相符,并已综合各类型作品的 开创性、独特性、影响力等因素反复斟酌。“20年榜 单”体现出对网络文学较为温和、包容的态度,是一 份意图满足多方(专家、网友、生产者等)的答卷。
类型网文是当前网络文学当之无愧的主流,拥 有庞大的点击量和经济产值。数据的庞大使其具备 成为人文科学研究对象的价值,但除此之外,作为重 要的当代文化现象,网络文学还体现出更多方面的 价值,例如由全新媒介与类型文学概念结合衍生的 独特故事要素,作为新文化力量在媒介嬗变时代扮演的阶层代言角色,以及因创新组织生产模式而引 发、暴露的社会问题等。

一、类型网文与社会文化议程设置

如今被公众认识的网络文学,多指网络首发的 类型化长篇通俗小说,或称类型网文。它率先在网 上实现内容付费,探路“粉丝经济”,将我国网络文 学从新媒体上的弱小概念转变为年产值数十亿的庞 大产业,可谓成果卓著。然而,类型网文并不等同于 网络文学。所谓‘‘网络文学”最初是一个边界模糊 的概念,既泛指网上一切带有文学色彩的文字篇章, 也可特指那些应用多媒体技术的数码作品。由于缺 乏明确本体,这一新造的词语难以令纷纭的众意达 成一致,早期网络文学的盛衰极大依赖大众传媒特 别是主流文学报刊的界定和评价《中华读书报》 《文艺报》等都在网络文学概念的兴起中扮演过推 动者的角色。1999一2002年,纸质媒体对网络文学 的报道呈现出由盛赞其为‘‘新文明的号角”,到质疑 其是否‘‘新瓶装旧酒”,再到斥其为令人失望的‘‘垃 圾”的转向。②随着下网出版物滞销、网络书库关闭、 多家个人文学站点被收购,_度登上媒体热词的 “网络文学”慢慢淡出大众视野。然而没过几年,长 篇在线连载的通俗类型小说再度以“网络文学”之 名卷土重来。起点、晋江、幻剑书盟等网站,积累下 大批以往纸媒上看不到的原创内容。虽然不适于印 刷,但这些故事却在游戏、动漫、影视剧改编中备受 欢迎。媒体适应能力是网络概念独有的特性,这种 特性使新_轮的网络文学即类型网文风生水起:_ 方面脱胎于通俗文学、类型小说,与文学亲缘紧密; —方面具备明显的在线生成特征,通过互动稳固了 大批关系紧密的粉丝型读者。同时,它借助网络支 付技术实现自我供给,后期又得到商业资本支持,开 发出多种提升收益的手段,将“人气”落实为选票和 赏金,逐渐形成独立产业。就这样,既具备独立性, 又可向文学溯源的类型网文日渐替代原本过于驳杂 的概念体系,将‘‘网络文学”统一在‘‘玄幻’ “穿越” “都市’ “言情”等通俗小说故事模式之下。
通俗小说也叫媒体小说,与大众媒体关系密切。 互联网媒体对通俗小说的贡献在于以标签链接等检 索技术,使特定类型迅速锁定读者,短时期内传播到 最大范围的读者中。类型不仅是网站的栏目划分依 据,更是写作模式和阅读趣味的分野,读者的喜爱,通 过评论打赏即时体现,表现得尤其直接。因此,尽管 此前人们对网络文学的认识不同,但类型小说却以 较为统_的面貌和受众_致的认可迅速终结有关 ‘‘网络文学是什么”的讨论,把这个纠缠不清的概念 改造为清晰、实在的所指。从这方面看,正是类型小 说成就了网络文学,使这_概念得以延续。
类型网文有其局限性,如果简单以它替代或遮 蔽网络文学全部,这_概念的发展将会裏足不前,但 类型网文也有其进步性,特别是在网络时代的社会 文化议程设置方面,它起到了革新和代言的作用。 类型网文自2003年左右发轫,2006—2009年间爆 发,4年内登上 “20年榜单”的作品达11部之多。 这期间,各类型在互联网上探索空间,作品与读者迅 速结合成关系稳固、相互依赖的“类型一粉丝”结 构,短期内类型网文实现经济自足、利益增长并迎来 创作井喷。之所以取得如此效应,是因为其自身积 极的社会意义。类型网文能够即时反映民众趣味和 关注点,以热点话题带动大众讨论,形成辐射效应, 进而撼动社会文化议程设置的流程和次序。
大多数人也许未必看过几部网络小说,但对其 中的流行语并不陌生。无论是早期单纯象形的符号 表情,还是晚近意义更丰富的“双面胶’ “裸婚’“男 闺蜜’ “人肉搜索”等,均出自网文。源自网络作者 亲身经历的接地气、有人气的文学作品,从网络走向 影视、书报,借媒介融合契机蠃得广泛受众,以网文 引发整个社会对相关问题的思索。如陈凯歌导演的 《搜索》,即通过网上社会新闻引发的“人肉搜索”事 件,控诉键盘侠们的‘‘网络暴力”,并进一步探讨当 不明真相、情绪激愤的大众骤然获得不受限制的媒 体话语权之后,将在何种程度上制造、传播、渲染谣 言,从而引发网络暴力并伤及当事人现实生活的问 题。®当然,比起〈(搜索》稍显沉重的话题,更多网文 试图以通俗手法向社会表达网络_代的生存状况和 诉求。如《失恋33天》中的“都市大龄恨嫁女’,《杜 拉拉升职记》里的办公室生存之道等,虽然结构简 单、言辞直白,却将当下职场、婚恋、家庭关系、舆论 暴力、社会伦理等领域的现实问题揭示出来,以谐谑 调侃甚至自黑的语气呈现当下青年的生活压力。其 中话题看似轻松时尚,却具备对当下社会问题的批 判性。正是这种批判性使网络文学走出青年亚文化 圈子,进入更广泛的大众视野。
在这个意义上,类型网文越热门,向不同社会文化阶层进行解释、沟通的能力就越强。虽然当前社 会文化整体议程依然由主流文化所设置,但网文以 其流行性风靡青少年群体,并占据各类媒体版面和 时间,进而构成社会文化议程的_个维度。这也是 网络文学自身最宝贵的价值,即它担负起为一个阶 层民众发声的职责。

二、非专有性社会生产促动网文经济
向自发创作的新人敞开大门,曾是文学网站有 别于传统期刊、吸引大量原创者的最大优势。早期 文学网站的生产力可用本科勒的“非专有性社会生 产”®来形容:网民自由写作、自发贡献内容并带来 流量。网民的自发写作构成对权威期刊审核制度的 抗争行动,带来大量点击。不同网站为吸引点击而 致力于提升内容,由此,网文写作对印刷期刊的挑战 构造出有利于网站发展的共享经济。2003-2009 年间,大量新人投身网文界,引起类型文爆发。我们 现在看到的《诛仙》(玄幻类)、《鬼吹灯》(盗墓类)、 《步步惊心》(穿越类)、《明朝那些事儿》(历史类) 等代表作都诞生在此间。这些作品成名于网络后, 下网印刷出版的行动对传统印刷出版构成了冲击, 展示出网络创作的强大生产力。除专门的文学站点 之外,综合网站的论坛也是网文_大生产基地。诞 生于音速论坛的“跑团记录’《天变崇祯二年》和以 《临高启明》为代表的几部明穿小说,在创作中就充 分利用论坛群策群力、角色扮演的机制。⑤虽然后者 属于“起点中文网”,但具备群体创作性质。
互联网为不同观点提供平台,就像LINUX和微 软争夺电脑操作系统、安卓和苹果在手机界面上争 夺_样®,对于网络信息内容是否应免费试用和传 播,也_直存在分歧。部分人主张开源,坚持免费共 享,他们对于网络抱有乌托邦似的幻想,也曾经无偿 为网络贡献内容,其中包括众多网络文学写作者。 在非专有性创作时期,多数网民自发、免费、无功利 地创作,同人写作、跟风写作也十分常见。网络创作 因作者无利可图而获得极高的网络声誉,作者虽然 没有经济补偿,却得到无形资本。内地早期网络作 者如李寻欢、宁财神等,后期转行文化产业,使早期 积累的无形资本得到转化。这可以看作非专有型网 络创作的附加产品。
对文学网站来说,自由创作成本低,但由于强调 共享、不重原创的“非专有性”,容易引发模仿跟风,后续商业开发难以确认权益归属。因此,随着网络 文学商业模式成型,其后的作者走向专业化写作,网 络文学的原创性问题从创作领域走向经济和法律领 域,需要细加甄别。同人、跟风写作等由于欠缺原创 性而容易引发利益冲突,更有部分作者出现抄袭、洗 稿等行为。这_系列问题虽然引起网络文学内部的 争论,但为知识产权、文化产业以及相关领域的管理 和调解贡献了新案例,对于社会法规的健全等具有 积极意义。
在商业利益达到_定规模之后,行业内部必然 开始对生产方式进行调整,以确保可预期的盈利方 式稳固下来。2010年‘‘盛大诉百度案”后,网站、作 家维权常态化“全产权运营”和“IP”的兴起,促使 网文转向专业化生产。网文不再免费创作,类型也 不再随机出现,而由网站根据盈利能力精准定制:拥 有大批付费读者且容易改编为游戏的玄幻类得到大 力推广,擅长以“爽点”提高粉丝粘性的作者相应获 得更多展示渠道和转化机会;而小众类型写手则得 不到相应回报,有些甚至被迫转型。类型文的批量 制造模式使其供给得到保障,质量也相对稳定,但前 期培训、宣传、运营等投入增加,网站和作者都追求 更高回报,由此引发2015年后网文界大神涨价、IP 抢夺、官司不断的局面。
非专有性网络创作推动文学网站兴起,网络写 作自由竞争、跟风的状态吸引大批稳固的作者和粉 丝。这种抛弃传统观念上的文学标准和权威媒体的 行动与网络经济共振并相互促进⑦,是非专业化网 络创作的优势。以商业网站为单位的网络文学生产 运营团体确保作者收入和内容的稳定供给;但同时, 它们终结非专业写作,制造出以满足‘‘市场一消费 者”而非“读者”的网络小说创作模式,导致知名专 业网站中新人难以获得相应的资源和关注,使网络 文学不再是自由的园地。

三、多方迎合限制题材挖掘

以类型小说为主的网文虽然具备通俗、接地气、 易传播等优点,但其缺陷也显而易见。最突出的就 是类型小说力图满足各方需求的迎合性,这限制了 网络创作原本具备的突破性和创新力。
通俗文学以故事好看为最大追求,无意于触碰 权力边界。早期网文中成人、暴力等类型只是个别 作者迎合公众猎奇心理的产物,网站则利用它们吸 引眼球,打制度“擦边球”以牟取利益。随着监管、 扶植双管齐下,网站作为经济主体的本性立即暴露。 它迅速放弃“突破禁忌”的企图,采取种种手段从根 本上杜绝所有可能有违监管的类型。
为积极配合监管,网站自查严厉甚至过激。在 这种情况下,写网文如同打游击,作者首先要避开_ 切疑似敏感点,以免无辜受累。体现在作品中,是幼 稚的两性关系、空洞的现实题材和瞻前顾后的表现 手法。如起点军事栏目里的热血文,通篇是精密武 器、以穿越带入的炫酷装备和接连不断的打斗场面, 除_般意义上的民族立场,其他判断都模糊而犹疑; 为避免影响海外市场,军事文不敢将任何真实国家 设为敌方,以至于军人只能勇斗外星人。
在接受管理之外,网络文学也谋求荣誉、资金方 面的扶植。各类评优、排行榜就是扶植的一个方面, 它们对入选作品的基本要求是符合主流价值观。唐 家三少《斗罗大陆》的魔幻小世界里,团结友爱努力 修炼的少男少女颇能满足家长心目中理想中小学生 的设定,因此,这部作品虽被诟病为儿童读物“小白 文”,却因不出差错而屡获推荐,以至于成为中国网 络文学的代表。而黑道、官场、特殊性向等面向更广 泛社会层面、可能触及深层社会问题的题材,却不被 看好,这导致本就有限的类型文题材越发单_。
除了配合监管、寻求扶植,类型文更要满足商业 需求、迎合大众趣味。由于网络文学对媒介表现方 式依赖极强,首页位置、排行榜席位、封面推荐、搜索 排行等都是资源。这些资源的分配影响到网文的后 续收益。网文界逐渐呈现马太效应:越是热门类型 的链接导向越集中、曝光率越大,也越容易被点击。 高点击意味着商业前景好,网站的投入也相应更大 方。同样是大神,热门类型签约稿费更高,获得跨媒 介转化的机会更多。在这_导向下,越来越多优秀 的作者向流行门类集中。网络作家无罪的经历就十 分典型。他最初依托网游《星际争霸》撰写《SC彼 岸花》《流氓高手》等,写玩家少年潜心苦练,在网游 中拓展交际空间、建立认同的主题,与现实生活结合 紧密。但作品的后续开发受制于游戏的产权和生命 周期等,难度较大,不被网站看好。因此,他不得不 转型,先是探索都市这_相对贴近现实的题材,后来 又在修真中尝试,最终还是在最热门的玄幻中停留 下来。他的忠实粉丝们也不得已把对真实校园的兴 趣转向玄幻虚空。即便是热门类型大神也没有太 多的发挥空间,大众审美惯性和文体本身的模式化 使类型文创新能力有限,大神们不得不在有限的类 型模式中深耕细作,力图让粉丝满意,但_定阶段后 必然流于程式,以至于网友都能看出其中奥妙。有 人曾以大神天蚕土豆几部热门作品主角的口吻发 帖,发现无论林动、萧炎还是牧尘,他们的性格、特 长、经历都高度重合。⑧其实,这不能怪作者天蚕土 豆偷懒,只能说是在类型的限制之下技穷。
四、数字技术进行注意力再分配
网络文学与媒介终端关系紧密。在网络文学发 展初期,阅读界面是电脑屏幕、活跃的发表平台是 BBS,其中常见BBS用语,并带有社区特色,如宁财 神曾以同论坛网友邢育森、李寻欢等的ID作为作品 中的人物。这些作品表现为动态性强,网民参与度 高,但内容却比较浅显的特点,似乎印证着人们基于 当时的硬件预测,屏幕阅读不利于长篇连载,不可能 涉及深度话题的说法。然而,2000—2001年,榕树 下先后推出陆幼青《死亡日记》和黎家明《最后的宣 战》,癌症、艾滋病患者将面对死神召唤的私密体验 呈现在网上,在受众间引发种种评价。真实生命体 验的即时分享是网络文学在题材方面对传统的突 破,而随着计算机日益成为当代写作阅读的基本工 具,也说明电脑写作并不天然与深度思维相悖。但 实际上,人们看到的网文在深刻性和突破性方面的 确曰益消解。这一情况不应简单归咎于类型网文的 风行,而是与数字技术对注意力的分配策略相关。
随着移动终端的发展,读屏行为遍布日常生活 场景。这也影响着网络文学的创作和内容。移动技 术越先进,移动阅读被当作时间碎片填充物的功能 就越明显。坐下来面对电脑的整块时间被分配给需 要手脑协作的输出型工作,而阅读这种只需要眼睛 的简单输入行为被分散给零碎生活场景,阅读对象 的深度和严肃性自然遭到进一步消解,话题因而越 来越趋向于停留在读者的阅读“舒适区”。正是这 个原因使“玄幻”成为网文第一大类,乃至许多网文 在反映现实生活时,也采用穿越、重生、金手指等方 式。正如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 所言,这些文章‘‘呈现现实生活中的矛盾,却采用非 自然、非现实的手段来化解”⑨,以童话和魔法应对 现实生活问题。这种以眼花缭乱的精彩招式应付问 题,在热血沸腾的表面下编织白日梦的倾向,与碎片化的阅读方式合拍,因而越来越盛行。
大数据时代算法的选择也不容忽略。如果点击 过某类话题,我们的页面上就会出现“猜你喜欢” ‘‘你可能想看”的推送,数字追踪下无所遁形的点击 历史为我们的阅读预设标签。即便是网络新鲜人, 大数据也会根据平均值推荐“大家正在看”选项。 这些精心构造的算法,量身定做每个人的阅读界面, 形成基于庞大数据库的信息茧房,屏蔽了邂逅外部 信息的机会。简短直接的流行题材读起来不费力, 占用的时间和注意力不多,很容易被“随意点开”。 无意的点击在信息流中成为有意义的分析数据,变 成流行话题的支持因素。带有难度的题材对注意力 和理解力要求高,判断因慎重而稀少;而浅显话题阅 读更快、反馈既快且多,相应题材就会获得数据优 势。从受众方面来看,网文阅读主体是青少年,且以 男性居多,他们正是最希望获得归属感和群体认同 的一类人。面对“大家都在看”的诱惑,谁希望自己 格格不入?如果不了解流行题材的最新版本,就失 去了与群体交流的切入口。这种追求与虚拟群体保 持一致的心态也导致网文中流行题材更流行。看似 不带价值判断的数字技术“公平”地诱使公众注意 力远离相对小众的话题。
网络文学20年榜单的出台,标志着这一曾经带 有强烈草根色彩的文化现象已稳步踏上经典化道 路。20年前那个急于以“无功利’ “纯文学”等说辞 论证自身合理性的弱小新概念如今成为庞大收入数 据加持的文化巨鳄,成为各类产业竞相追捧的宠儿。
公众目光的聚焦使榜单上的20部作品的名字越发灼热,它们是否能够在某个层面代表网络文学 发展的巅峰水平?从文学角度看,它们的内容尚显 稚嫩;从媒介角度看,它们的表达技术不够先进;从 产业角度看,它们的体量虽然超出印刷品,但还远不 及下游衍生物。其独特价值到底在哪里?笔者认 为,网络文学的价值,在于其参与设置社会文化议程 的可能性,在于其能够反映网络经济生产模式的变 革,在于其作为文学一经济实体的面貌上留下的外 部规训机制烙印,在于其流行题材经由媒体技术分 配的注意力策略。不可否认,需要自我增值的商业 资本对于网络文学发展变革起到重要作用,但网络 文学之所以具备源源不断的发展动能,更源自媒介 变革时代社会文化生成方式的差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6 19: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总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132

帖子

51万

积分

三足乌丞相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18164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7 13:36: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anzuwu 发表于 2018-11-26 19:43
很好的总结

(^v^)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