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头一万字,求点评

[复制链接]

19

主题

62

帖子

7万

积分

三足乌州牧

Rank: 5Rank: 5

积分
78729
发表于 2018-11-26 10: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密闭的地下室内,一个苍迈的老者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地面上躺着一个赤裸的健壮男子,老者无奈的开口:“逸儿,进来吧。”
咯吱……
地下室的门被推开,一个西装革履的帅气男子走了进来,施礼说道:“义父,实验失败了吗?”
“哎……没错,无法入主这具身体。”老者抬头望着天花板,不知在想着什么。
老者起身,蹲下身来,恋恋不舍的抚摸着这个赤裸男子,突兀的说道:“埋了吧。”
男子疑问道:“义父何必拘泥于这具躯体,我有夺舍秘法,可交于义父!”
“你不懂这具躯体对我的特殊性,哎,算了,去把他埋了吧,就算没有灵魂,它也是应该有它的归宿。”老者摆了摆手,男子施礼道:“是,义父。”
说完,男子将那具躯体背起,走了出去。
老者看着那具躯体离去,喃喃说道:“难道,我真的没办法越过那扇门吗?”
老者不知道,自己这个举动,让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一个不存在的人,或许不算是人。
男子来到地面上,吩咐跟在自己身边的两个跟班。
“你们两把,去把它埋了,我要先回酒吧。”说着,将那具躯体放在了车子的后备箱里,然后独自离开了。
两个跟班点头,驾驶着汽车驶向郊外。
两人一路闲聊,一人说道:“主人啥时候好这口了,以前不都是大胸大屁股的女的吗,这次怎么,这次怎么是个男的,还把人家给搞死了,真是的。”
另一人说道:“别瞎说,我之前都仔细看了,那男的屁股上没伤痕,说明老板没搞他。”
“那他怎么死的,身上也没个伤痕?”
“你管他呢,有本事你问主人去。”
三个小时后,躯体被埋入一片荒地内,这地方距离市区也颇有些距离,荒地的前上方刚好是高速公路。
不知过了多久,一年,或者是两年。
这天高速公路上一个大巴车冲出了高速公路,,一头栽进了这片荒地内,车子的油箱碰到了石头上,车子发生了爆炸,车上三十名乘客全部遇难。
第二天夜里,一个年迈的老者拿着一个簿子和一杆毛笔来到了车祸现场,他见四下无人,打开薄子开始点名。
“杨广志。”
老者念过,一个灵魂从地下飘起,不知所以的看着老者,老者看到他,在那个簿子上将这个名字划去,然后摆了摆手将他招到身后。
接着开始点下一个名字。
……
第二十九个名字念完,老者身后站着一片白色透明的灵魂,老者准备转身离去。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老先生,为什么不念我的名字,把我也带走吧,这里好冷!”
一个透明人影出现,乞求着老者,而老者没有回头,开口说道:“你不是这里的人,不归我管。”
说完,老者慢慢离开了这个地方,走的虽然缓慢,但是身影却迅速消失。
那身影蜷缩在角落,越来越冷,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虚影越来越淡薄,虚影明确的知道,自己正在慢慢的消失。
虚影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却发现自己似乎被莫名的力量禁锢在方圆十米之内,虚影慢慢的变得绝望,还以为自己死过一次了不会再死。
……沙……
不远处的土地在蠕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土地被什么东西顶了起来,突然!
土中伸出了一只手掌,手掌拨开了周围的土,紧接着一个身影从土中爬了出来,似乎从很深的地方爬出来的。
那个虚影愣愣的看着那个从土里爬出来的男子,并没有感到惊讶,而是满脸欢喜的看着那个男子,因为,虚影感觉到那个男子身边很温暖,那种从灵魂上感觉到的温暖,完全忽略了这个男子从何而来。
虚影想要飞快的飘过去,却发现自己依旧被禁锢在这个附近,虚影回头就能看到自己死去的地点。
男子站了起来,迷茫的看着四周,此刻他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喂!来这边,过来啊!”
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他的耳中,他扭过头去,看到了一个虚白色的身影,那个身影在招手,还发出来声音,不过他却丝毫听不懂。
不过他依然站起身来,朝着那边走去,他赤裸着身体,漫步蹒跚,仿佛刚学会走路。
他走到虚影的身边,轻轻地伸手想要去触摸,而虚影却迅速抱紧了他,顿时间,一阵温暖的感觉传到虚影身上,虚影感到自己变得充盈,样子也慢慢清晰,竟是一个妙龄女性。
她知道,或许只有待在这个男子身边自己才不会消失。
“我叫欧阳羽生,你叫什么名字?”女子问道。
男子依旧迷茫的看着欧阳羽生,不知所以。
“不会说话?还好我是幼儿园的老师,没事,我教你。”欧阳羽生很乐观,不烟消云散就已经很开心了。
就这样,男子在欧阳羽生的教导下开始学习说话,识字,教他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男子很聪明,没多久,基本学会了说话,不过由于学习的时间短,口齿有些不清,而且也不怎么会表达情绪,感觉有些痴傻。
“嗯,已经很不错了,先学会说话,以后我再教你识字,现在先解决你肚子的问题。”欧阳羽生看着男子赤裸的身体,虚白的脸庞似乎有些变得潮红,当然这是看不出来的。
“那便有几件破衣服,你去把下面围起来吧。”欧阳羽生将身子扭过去。
男子挠了挠头,他现在还不太懂得这么深奥的词汇。
“下面?什么意思?”男子问道。
欧阳羽生捂了捂脸,无奈的转身,瞄了一眼男子下面,指着说道:“就是那里啊!”
“哦。”男子跟着欧阳羽生捡起来不远处的破旧衣服,穿在了身上,由于头发蓬乱,脸部脏兮,再穿着破衣服,有些像乞丐。
欧阳羽生对着男子说:“趁现在天还没黑,咱们去市区吧,我记得前不远有条路。”
“哦,那咱们走吧。”男子显得有些木讷。
这条路离得很近,路上行驶的车辆很多,男子徒步走在路上朝着欧阳羽生指的方向前进。
“喂!你这样走到明年也走不到市区啊。”欧阳羽生有些无奈,男子挠了挠头:“那怎么办?”
“搭个车啊,来,像我这样做。”
说着欧阳羽生将自己的大拇指立起来,目光看向来往的车辆,男子也学着,站在路边上。
可是谁会在路上拉一个满是尘土,身着破烂的乞丐?
一辆保时捷飞驰而过,溅起一阵尘土,尽数扬在男子的身上,又一辆奔驰轰鸣着马达,没有做丝毫的停留。
每一辆车都扬起一阵尘土,男子满是污垢的身体又贴上一层尘埃,仿佛是屹立在路边的雕塑。
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一辆车停下来,它们似乎都将男子默认为一个雕像。
“现在人怎么都这样啊!出门在外谁没有个难处啊,竟然没有一个人停车,连问都不问一下!”欧阳羽生愤愤的说,就在她话音刚落时,一辆载满沙土的时风翻斗三轮车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突突突……
三轮车发动机的声音逐渐接近,当走到男子身边时,车子停了下来,司机一副农村大叔的模样,黝黑的面孔,说着一口正宗的中原话。
“你去哪?”
男子回道:“我,我去市区。”男子有些木讷,说话还有些口齿不清,给人一种傻傻的样子。
“上车吧,刚好我去那里送沙子。”司机回道。
“谢谢您!”男子向司机道谢,男子准备坐在后面的沙土上,司机突然说道:“坐我旁边吧,这有位置。”
男子却说:“我,身上脏。”司机笑道:“哎,脏啥脏,上来吧。”
男子看了看飘荡在自己身边的欧阳羽生,见她点了点头后男子才坐在了司机的身边。
“吃个橘子吧。”司机拿出水果,递给男子,男子伸手接过,但他没见过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怎么吃,就要直接咬去,幸亏欧阳羽生手疾眼快。
“哎哎哎,橘子不是这样吃的,要把它外皮剥开才可以吃。”
“哦,知道了。”男子回道,可旁边的司机却不淡定了,他扭头看过,发现眼前这男子并没有跟自己说话啊,自言自语?
司机问道:“我叫罗生,你叫什么名字?”男子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又没有名字。
不过男子脑筋一转,回道:“我也叫罗生。”
欧阳羽生欣慰的看着男子,暗暗想到:“这家伙学的挺快,有前途。”
突突突……
大约又过半个小时,三轮车来到了市区附近,附近有一处建筑工地,司机对男子说道:“你去市区的话就在这下车吧,我要去那边的工地送沙子。”
“好,谢谢您,罗生。”男子下了车,给司机鞠了个躬。
司机笑了笑,开着车子前往工地去了。
欧阳羽生笑道:“对了,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之前是干什么的,怎么从土里爬出来了?”
对于欧阳羽生的疑问,男子唯一的回应就是摇了摇头,他对自己的过去没有丝毫印象。
“既然如此,那我就叫你罗生吧。”欧阳羽生回道,男子点了点头,说:“我就叫罗生。”
“走吧罗生,我看你也应该饿了吧,先去找点东西吃吧,不过你也没钱,看能不能给别人要点吃的,然后再找个工作,活下去再说。”
一人一鬼行驶在街道上,欧阳羽生不停的盯在周边的商铺上,看看能不能找个可以让罗生讨饭的地方
“哎罗生你看,那家餐馆人挺多,应该会有剩饭菜,你去要一点吧。”欧阳羽生指着前面一家炒菜馆说道。罗生虽不知人情世故,但肚子饿还是感觉到的,他看着餐馆内人来人往,嘴巴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迈起腿朝着餐馆内走去。
罗生刚踏入餐馆内,一位身材瘦弱的服务生立即走了过来。
“去去去,要钱别地要去,这里没有!”
服务生直接驱赶罗生,但罗生身上脏乱,服务生很是厌恶,不想碰他,站在罗生面前不让他进去。
罗生面色有些害怕,低头小声说道:“我……我想吃饭。”
服务生双手抱胸,说道:“吃饭?好啊,你有钱吗?”
“没,没有。”罗生不知道他们所谓的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吃饭需要那东西。
“哼,没钱还想吃饭,看你这肮脏的模样,赶紧滚!”说完,服务生拿起来扫把开始驱赶罗生,虽说没有打在他的身上,但扫把却不停的朝罗生的脚上打着,让他离开店内。
欧阳羽生看到后非常生气,指着那服务生大声吼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你们这有那么多的剩饭菜,给点吃的不行啊!”说完,欧阳羽生直接飘到服务生前面想要打他,可是自己的手直接从服务生的脸上穿了过去。
对于灵魂状态的欧阳羽生,外人是看不到的,自然也听不到。
服务生仍然拿着扫把不停地打着罗生的脚,企图把他赶出去。
而罗生一直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走,他很饿,想要吃饭,他从来没有吃过饭。
服务生看罗生一动不动,情急之下竟直接拿着扫把开始抽打罗生,口中骂道:“臭乞丐!滚,到别处要饭去,还不走?滚!”
服务生越来越大声,扫把打的越来越重,自然也吸引了不少顾客的目光。
一些顾客看到这情况,立即开始大声起哄。
“用力啊!你没吃饭吗,把他打出去,你看那要饭的动都没有,你是不是跟他闹着玩呢!”
“把他赶出去,看着倒胃口,一个年轻人有手有脚的不好好找个工作偏偏在这要饭,真给这他祖宗丢人,滚!”
“哈哈哈,没想到来这吃饭还能看到节目表演,这趟来的值啊!”
当然,也有人开口劝服务生住手。
“哎那小兄弟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人家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也说不定啊,不要为难人家了,让他走吧。”
又有人开口持不同的意见。
“啥他妈的难言之隐,没听过一句话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不定人家是通缉犯呢,还是报警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不停地讨论着嚣张跋扈的服务员与默不作声的罗生,但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制止这一行为,唯一一个反应激烈的就是欧阳羽生。
她不停地试图阻止着服务员,可是身为一个鬼魂,又怎能奈何的了一个生人。
她发现自己触碰不了服务员,便立即转身想要把罗生拉走,可欧阳羽生虽能碰到罗生,但却丝毫拉不动他。
“罗生,咱们走,不在这吃了,去别家要点吃的去!”欧阳羽生站在罗生面前,想要劝罗生走,免得在这挨打,罗生抬头看着欧阳羽生,口中喃喃:“我饿……”
“你在这人家也不给你饭吃啊!”欧阳羽生有些生气,不知罗生在想什么,宁愿站在这挨打也不去下一家要饭吃。
“我走不动了……”罗生有些虚弱的说,这时欧阳羽生才反应出来,罗生自从土里爬出来,到现在为止只吃了一个橘子。
可旁人看来,罗生在那里自言自语,那个服务员可有些吓坏了,他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乞丐,想把他赶出去而已,可没想到竟然把他打傻了!
“你!你少装蒜啊,赶紧滚,这里没吃的给你!”服务生停止了动作,不再打罗生,但嘴巴仍在不停地咒骂。
这时刚好有一个厨师模样的人走了出来,看到了服务生在驱赶罗生,便上前询问,得知原由后,厨师,转身回到厨房,不久,端出来一份蛋炒饭,递给了伫立在门口的罗生。
“吃吧。”
“谢谢。”罗生道了句谢,接过了蛋炒饭。
看到这一情况,服务生立马指着厨师骂道:“你脑子有病啊,他一毛钱都没有,给他吃的咱们一毛钱都赚不到,咱们不是做慈善的!就算把这东西喂狗吃等它长大了还能杀了卖钱,给他吃咱们能得到什么!”
可只见这厨师直接掏出了十块钱扔给了服务生,对他说道:“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你不给他吃,他就会死,你有什么权利判定他们的生死。这份饭,是我买的。”
这时,人群中传出来了一阵掌声。
“啪啪啪,好,说得好,谁都有活下去的权利,就算你不给人家吃的,凭什么打人家!”
“对啊,你有什么资格打人家,谁都有落魄的一天,当你变成这个样子,你也希望别人这样对你吗!”
众人又开始你一言我一语,指责服务生,服务生恼羞成怒,拿着扫把,对着厨师吼道:“祝言富你找死!”
说着,服务生拿着扫把就要打厨师,厨师手疾眼快,直接夺下扫把,一巴掌打在服务生脸上,一下将他拍到在地。
服务生本就瘦弱,在厨师那颠大勺的手臂下根本不是对手,服务生怒火中烧,站起来就要想反击,可看到厨师那凌厉的眼神后,服务生有些害怕,二人体型相差不小,恐怕厨师一脚都能把他踹死,服务生按耐住冲动,指着厨师,恶狠狠的说道:“祝言富!你有种,你等着,我让我姐夫开除你!”
“不用,回头我自己走。”厨师盯着服务生的眼睛,显然他已经受够了嚣张跋扈的服务生,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服务生吼道:“那你就赶紧滚!”
说完,服务生拿着厨师的十块钱,离开了门口,冷冷的看着厨师。
罗生吃完饭,对着厨师说道:“谢谢你,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厨师笑道:“叫我老祝好了,吃完饭,找个工作,好好活下去。”
说完,厨师回去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了餐馆。
可厨师不知道,自己失去这一个工作,而将来会换回来自己的一条命。
解决了一顿饭,罗生离开了餐馆,他还没有想到下一顿饭在那里,今天晚上在那里睡觉,因为他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太少,这些问题,他还没考虑到。
而欧阳羽生则不一样,她必须帮助罗生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因为如果罗生死了,恐怕她也会烟消云散,所以她现在正在带路,想着帮罗生找一个能解决温饱问题的工作。
可是正规的工作都需要身份信息,而眼前这个人连自己叫什么都是刚取的,更别说身份了,所以欧阳羽生在一些小巷子里飘荡,想要找一个小工厂或小作坊的那些不需要身份信息的工作。
可找来找去,不是重金求子,就是酒吧招聘男公关,没一条有用的信息。
罗生蹲在地上休息,而欧阳羽生则在他的头上飘来飘去,想着去哪给罗生找个工作。
欧阳羽生看着前面的高楼大厦,忽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你可以去建筑工地啊,那地方不要身份证,还管吃管住!”
罗生疑问:“什么是建筑工地?”欧阳羽生回道:“就是帮别人盖房子,人家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能吃饱饭吗?”罗生问道,欧阳羽生回:“当然能啊,不过可能会有点累。”
“那咱们走吧。”罗生站起来,朝着巷子外面走去,欧阳羽生说:“咱们来的时候那个司机好像说他是给工地送沙子的,咱们就去那个工地把,不过估计那个司机早就走了吧。”
说干就干,罗生与欧阳羽生凭着记忆朝着建筑工地的那个方向走去,实在找不到的话就让罗生问别人,终于在一个小时后来到了这个位置偏僻的小型建筑工地。
此时虽临近傍晚,但天气依然无比炎热,汗水止不住的流下,工地的工人在工作的时候不断地向体内补充着水分,防止自己中暑昏厥。
在欧阳羽生的指点下,罗生直接上前询问一个正在搬砖的工人。
“这位大哥,你好,我想问一下你咱们这边还要人吗?”
那位工人放下了手中的砖头,上下打量着罗生,说道:“你要来这里干活?”
“嗯。”
工人看罗生虽有些脏兮,但体格还算是强壮,于是对他说道:“行,那你跟我来吧。”
说完,工人就带着来到了离工地不远处的一座小房子内,房子内有一个秃头肥胖的中年人,刚一开门,屋里一阵凉爽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感到无比的舒畅。
那秃头男正在看着电视,手不停地在裤裆处揉搓,看到人进来了,秃头男立即把电视关掉,指着那工人大吼道:“你不去干活来这里干什么!”
工人指着罗生说道:“马哥,这人想要来工地干活,我把他带来了。”
说完,工人出去了,接着开始自己的工作。
秃头男没有起身,对着罗生问道:“你要来工地干活?”
“是。”
“行。”说完,秃头男拿出电话,拨了出去:“老张,这有个人,你过来带他干活去。”
秃头男挂完电话,接着打开DVD,看着没有看完的影片。
罗生问道:“我想问一下这边的待遇怎么样?”
秃头男说:“管吃管住,一天十块。”
一旁的欧阳羽生惊讶的道:“一天十块!这么少,我当老师天还一百多呢!你这明显就是坑人!”
说完,欧阳羽生回过头一想,这本就算是一个黑工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管吃管住就行了。
“算了,先在这待着吧,等你熟悉了这个社会,咱们再去别的地方。”欧阳羽生对着罗生说,罗生点了点头。
不久后,一个身材矮胖,面色红润的中年人走了进来,那人看了看罗生,对着他说道:“你跟我来,我先给你安排个工作,待会吃完饭给你找个住的地方。”
那个老张带着罗生朝着工地走去,给他安排了一个推水泥的工作,并告诉他:“你先在这帮着牛有石推水泥,再过一个小时就吃饭了,待会让他带着你。”
说完,老张就走了,回到了搭好的凉棚下,吃着冰棍盯着这些工人干活。
欧阳羽生看着那位牛有石,皮肤黝黑,两鬓微白,看着有四五十的样子,他旁边有一个水泥搅拌机,整个工地需要的水泥都是从这里搅拌出来的。
老张刚走,牛有石放下了手中的活,看着罗生的面容,竟有些出神,牛有石对着罗生说道:“你好,我叫牛有石。”
“我叫罗生。”
牛有石笑道:“罗生,跟送沙子的老罗一个名字啊。我看你年轻体壮的,怎么来工地干活了,像你这样的年轻小伙应该找一份好工作,坐在空调屋里看着账本才对啊,你的家人呢。”
罗生想了想,摇了摇头。
牛有石疑问:“没家人?不会是从土里爬出来的吧。”
罗生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说,牛有石又说道:“我有个儿子,应该也有你这么大了吧,他不喜欢上学,跟我一样,没文化,干的都是卖力气的活。”
“待会你跟着我,时间到了我带你吃饭,对了,刚才那个叫张全力,是咱们的监工,我们都叫他监工张,那个工头你见过吧,那个是秃头马,以后你见到他们两个要喊张哥马哥知道吗,要不然他们会整你的。”牛有石吩咐道。
“哦,知道了。”罗生回,牛有石说:“走,咱们开始干活吧。”
罗生独自推着一个载满水泥的独轮车,很重,而且罗生也没有什么经验,工作的过程中水泥经常洒出来,每当水泥洒出来的时候,监工张就拿着那个大喇叭开始训斥罗生。
“喂!那个新来的,多大人了这点活都干不好,让你留这个不是让你捣乱的!”
“干活麻利点,长得这么壮上坡都上不去吗!”
“待会把撒地上的水泥全都给我清理干净,要不然扣你工资!”
牛有石放下了手中的活,走向了监工张,飘荡在罗生旁边的欧阳羽生远远地看到,牛有石从兜中掏出了一盒烟,递给了监工张一根,在跟他交谈着什么,并指了指罗生,欧阳羽生虽不知牛有石在说什么,但监工张今天再也没有呵斥过罗生。
一个小时的工作结束了,罗生大汗淋漓,汗水滴落时顺便冲刷掉了粘在他脸上的灰尘,罗生略微白皙的面容显露了出来,带着几分英俊,几分迷茫,几分痴傻。
欧阳羽生看着罗生隐藏在灰尘下的面容,不由得赞叹说:“想不到你这家伙还挺英俊,不知道你穿西服打领带是什么模样。”
“吃饭了!”
监控拿着大喇叭在大声的呼喊,所有人都已饿的前胸贴后背,放下了手中的活,拿着自己的碗筷去大锅那里去打饭,每个人都有碗筷,可是就罗生没有,他什么都没有。
牛有石看着罗生不知所措的样子,对他说道:“你在这等一会,我去给你找吃饭的家伙。”
“谢谢。”罗生对牛有石说道,看着牛有石离去的背影,欧阳羽生说道:“他人真好啊,自己生活都已经很苦了,还是时刻关心着你。”
罗生喃喃说道:“他人很好。”
不久,牛有石拿着两副碗筷走了过来。
“给,你用这个吃饭吧。”
“好。”
晚上的饭菜很简单,猪油炖白菜,每个人都拿了两三个大馒头,等到牛有石和罗生走到的时候只剩下四五个小馒头了,牛有石拿着一个碗,把汤上漂浮着的几根白菜盛进了碗里,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拿过另一只碗打了一份菜汤,拿着一个小馒头,对着罗生说道:“我看你还年轻,千万不要饿坏了身体,快点吃吧。”
说完,牛有石端着汤水,拿着馒头走到了一个角落里,享用着晚餐。
罗生看着漂浮在汤上的几片菜叶,眼眶不禁热了起来,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感觉到胸口处很沉重,很闷。
夜色降临,温度开始下降,夜间工地通常不开工,所有人吃完饭都洗尽一身的灰尘,舒服的回到自己的床上,盖着被子,安静睡去。
唯独罗生,睡在冰冷的床板上,没有被子,没有枕头,连多余的衣服都没有,他蜷缩在床上的角落里,拥抱着自己取暖。
欧阳羽生坐在罗生的远处,她想要抱着他,虽然自己能够触摸到他,可她却发现,每当自己靠近他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到更加的冰冷,而他却不说话,只是笑着看着她。
她想要哭,可自己早已没了身体,何来泪水,她认为是自己害了他,也许他本不该出现在城市里,也许他的归宿应该是在自然之间,山野之中。
当她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只能在他四周徘徊,就像自己之前被禁锢在死去的地方一样。
她多么期望有个会过来给他送一床被子,让他能够温暖的度过在人间的第一个晚上,可是她失望了,那些工人在这寒冷的夜里也只能裹着自己的衣服取暖,又那有多余的被子拿过来给罗生用。
至于牛有石,他可能不知道罗生一无所有吧。
周围虽然冷,但罗生的眼皮越来越重,最终,寒冷还是没有敌过困意,罗生慢慢的入睡。
隐约之中,他做了一个梦到一个巨大的门户,它发着耀眼的光芒,自己不断地将灵魂送入那个门户,他又梦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一个苍老的自己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周围还有好多人围着自己,他们好像很开心。
在未来的日子里,这种奇怪的梦他做了很多次,每次都与灵魂有关,与那个奇怪的大门有关。
罗生还在睡梦之中,忽然感到有人在叫他,不停地推着他的身体。
“喂,起床干活了,起晚了可是要被扣工资的……”
罗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昨晚的风很凉,很冷。
新的一天开始,枯燥无味的工作对于罗生来说都是新鲜的,工作很累,很苦,但是罗生丝毫不在意,就如欧阳羽生所说,他要尽快的适应这个社会,这样才能活下去。
牛有石得知罗生没有被子,便拿了自己的一床被子给罗生用,还拿了几件换洗的衣物以及一些生活用品。
“我用了被子,那你盖什么啊。”罗生问,牛有石笑着说:“我在这干这么久了,一床被子我还是搞的定的,放心用吧。”
罗生在这生活了一个多月了,也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为了自己能吃饱饭,他工作很卖力,平常也不怎么与旁人说话,休息的时候就坐在牛有石的身边,听他讲着以前的故事。
牛有石除了推水泥,有时候还做泥瓦匠,牛有石在的时候没有人欺负罗生,当牛有石走了,其他的工人看罗生工作这么积极,便让他来帮一下自己的小忙,监工张对此也不闻不问。
“哎,那傻大个,帮我把那车砖推过来。”一个带帽子的男人叼着香烟对着罗生说道,罗生放下手中的活,去给帽子男推砖头,而帽子男则坐在阴影下,抽着香烟,席地而坐。
当罗生把一车砖推到帽子男指定的地点时,帽子男一根香烟也抽完了,帽子男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你回去干你的活吧,我自己来的就行了。”
罗生刚回到自己的岗位,突然监工张的大喇叭开始响起了:“喂!那傻大个,赶快把水泥送到前门,都等着用呢,墨迹啥啊!”
罗生又赶紧接了一车水泥,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推向前门,接下来又被叫去帮忙抬架子,一直到吃饭的时候,罗生也没有休息过一刻,就连吃饭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
每当牛有石不在的时候,帽子男都会让罗生帮自己干活,欧阳羽生不停地对罗生说:“你歇一会吧,别帮他了,他在欺负你啊,你看他自己在那歇着让你帮他干活!”
罗生却笑着说:“没事,不就是帮忙吗,没什么的。”
可是每到晚上,罗生累得站都站不住了,但他为了活下去,必须接着干,他不知道自己除了这个还能干什么,或许自己本不应该在这个世界出现。
牛有石知道这一情况后,与那帽子男大吵一架,险些大打出手,自此之后,帽子男再也没有欺负过罗生,让罗生帮自己干活。
又过一个月,天气寒冷,已入深冬,寒冬带走的不仅是大地的生机,似乎还有罗生的青春。
此刻的罗生两鬓有些微微发白,短短两月时间,罗生就由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三十岁多大叔的模样。
欧阳羽生很是疑惑,不知道为什么罗生会老得这么快,欧阳羽生对着罗生说:“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吧,为什么你会老得这么快?”
罗生一听到医院,慌忙摇头说:“不去不去,太贵了,我听那粉刷工说,上次他感冒花了十几块钱呢!”
欧阳羽生拗不过他,她也不能硬拉着他去医院,更何况,医院的费用还真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承担得起的。
这天下雪,工地没有开工,工人们都选择去镇上玩会,牛有石没有去,因为监工张需要几个人来清理楼层的积雪,这天按平常工资算,原本罗生也想留下的,不过欧阳羽生却说:“咱们出去走走吧,我想看看下雪的样子。”
罗生与欧阳羽生踏在雪中的街道上,雪后的寂静给人一种十分安逸的感觉,仿佛置身在一个童话般的世界。街道上,一家三口温馨的在雪中嬉闹,孩子就算跌倒了也十分开心的在雪中打个滚再起来,母亲跑近前去拍打粘在孩子衣服上的雪花,父亲拿着照相机给母子两拍照。
“你怎么了?”罗生感觉到了欧阳羽生的情绪,她很伤心,似乎在哭。
“我想家了……”欧阳羽生的语气有些哽咽。
罗生看着前面,喃喃说道:“家,真好,你还有家可以想,而我却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我活在这世上的意义又何在。”
欧阳羽生看着罗生面无表情的脸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人一鬼继续在街道上走着,罗生忽然看到一家棉衣店,罗生说道:“我去买一件衣服。”
罗生进店内,选了一件老式大棉衣,问道店员:“这个多少钱。”
店员回:“这个一百一。”
罗生打钱掏出来,对店员说:“给我包起来。”
旁边的欧阳羽生疑问道:“你买这棉衣是送给牛叔叔吗?”
罗生点了点头,说:“牛叔叔穿的有点单薄,我看他的手都已经干裂了,而且还有冻疮,所以我给他买件大棉衣,让他暖和一点。”
店员抬头,看了看罗生,有看了看周围,发现也别人啊,难道跟他自己说话?
罗生微微一笑,早就习惯了别人这样异样的目光。
罗生带着打包好的衣服朝着工地走去,心情愉悦,想象着牛有石看到这份礼物时开心的面容。
来到工地时,地上的积雪已经被清除大半,楼层上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被清理干净,不过却没有人在工作,罗生看到不远处有一群人围在一块,似乎在堆雪人,但罗生不知为何,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罗生走到人群外向里看去,赫然看到,一个满脸鲜血的人躺在冰冷的雪地里,热乎乎的鲜血已经将周围的积雪融化,犹如一朵朵红花绽放在雪中,显得无比的妖艳,凄惨。
“牛叔叔!”
那人正是牛有石,罗生慌忙跑到牛有石身边,将他抱起,牛有石的鲜血沾满了罗生的胸膛。
情到至深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罗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在哭,这是他第一次哭。
牛有石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罗生,突然开心的笑了,他抬起自己的手臂,伸手想要摸摸罗生的脸,但是感觉手臂很重。
罗生握紧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语无伦次的说:“牛叔叔,牛叔叔你一定会没事的!快去叫医生,快去叫医生啊!”
罗生冲着周边围观地人喊道,可周边的人依旧无动于衷,他们每个人都知道,牛有石快不行了,他从楼上一头栽了下来,头颅早就碎掉,隐约可看到颅内的大脑。
牛有石嘴角慢慢扬起,对着罗生说:“孩子,你来接我了。”
这时,一张照片从牛有石的怀中滑落,罗生拿起一看,那照片里的年轻人竟和自己有些相像,而那年轻人旁边,便是牛有石。
这个世间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
“爸!我来接您了!”罗生泣不成声的说,牛有石口中不断地有血液冒出,但依然开始很开心的说:“好,好,哈哈!”
罗生看着牛有石单薄的衣服,立即拿出自己刚买的棉衣给牛有石盖上,抱着他为他取暖,虽然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冰凉。
欧阳羽生看着这一幕,也忍不住有些抽噎,蹲坐在空中。
这时,罗生听到旁边有声音说道。
“这老牛一辈子真可怜啊,孩子刚出生没多久老婆就病死了,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到大,还没开始享福呢,孩子就出事故了,十一二多岁的小伙子说没就没了,如今又轮到了自己。哎,这么好的人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惩罚人家。”
“我看这人跟老牛的儿子长的有点像,怪不得老牛对他那么好,不过老牛也没算白疼他,看他这个样子,也是把老牛当亲人了。”
“哎,或许他也不应该出现,要不是为了他,老牛也许不会从楼上摔下来。”
另一个人赶紧说道:“嘘,小声点,这是人家的事情!”
事后罗生才知道,牛有石把厚被子给了罗生后,自己盖得则是夏天的薄被子,冷的时候就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才能睡着,可就算如此,在寒冷的冬夜,牛有石还是被冻醒过无数次,以至于他的双腿在遇冷风的时候会止不住的打颤。
“罗生你看!他的灵魂!”欧阳羽生指着牛有石大声叫着,罗生赶紧抬头看去,正看到牛有石的灵魂从身体内飘出来,罗生大惊,他知道,牛有石这时要死去了!
罗生赶紧伸手,抓住牛有石的灵魂,不想让他离开身体。
“不!牛叔叔你不能走,你要活下来,我给你养老!牛叔叔你不能走啊!”
罗生这一举动吓坏了周围的群众,他们都以为,罗生是因为刺激过度而精神失常了。
良久,罗生松开了自己的手,任由牛有石的灵魂飘离体外,因为他知道,自己在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牛有石已经死亡的事实。
但是离体的灵魂又怎能再回去,即便不让它飘起,它也不会再回到那副躯体里了。
牛有石灵魂离体,初死之人灵魂离体会有数个时辰的朦胧状态,通常会在午夜结束,此时牛有石的灵魂,正悬在自己身体的上方,双眼紧闭,而罗生则愣愣的看着牛有石的灵魂,默默地留着泪水。
时间慢慢过去,周围的群众也逐渐散去,直到警察来到,判定这是一场意外,然后带走了牛有石的尸体,联系他的家人认领。
罗生看着牛有石的尸体被带走,一句话也没有说,依然站在原地,等着牛有石的灵魂醒来。
“这人不会真的傻了吧,老牛走了对他的刺激竟然这么大?这都傍晚了,还在那站着呢,不会是冻死了吧!”
“难说,你看他穿的也不厚,怎么在雪地上受得了的,要是我穿这样站在雪地,早都冻趴下了。”
天空又开始飘雪,雪花一层层的落在罗生的身上,若是雪势再大一些,罗生可能都变成一个雪人了。
有好心人想要去劝他,却被旁边的人伸手拉住了:“你去干嘛,这是人家的事,小心惹祸上身!”
好心人看了那人一眼,说:“你知道这世上什么人最可恶吗。”
那人问道:“什么人?”
“就是那种自己不愿意帮助别人,还拉着旁人冷眼相观的人。”
说完,好心人打起伞走向了罗生,走到罗生面前,对着罗生说道:“回去吧,老牛已经走了。”
罗生喃喃说道:“我知道。”
“那你还站在这干嘛?”
“我在等他醒过来。”
“等他醒过来,什么意思?”
罗生微笑道:“您不懂,您先回去吧,我没事。”
好心人叹息的摇了摇头,将伞留给了罗生,独自冒着大雪回去了。
罗生将伞撑起,撑在了牛有石的灵魂上,不让大雪再穿过他的身体,而自己,依然伫立在冰雪之中。
夜幕降临,黑暗与冰冷笼罩着整个大地,所有人都已躺在温暖的被窝中享受着这安逸的一刻,此时冰天雪地中屹立着一个挺拔的身影,在他面前,一个灵魂悬浮在半空中,而他,正在为那个灵魂撑伞,另一个灵魂在默默的看着他。
欧阳羽生开口说道:“他应该快醒来了吧,我记得我们那车人死的时候都是在午夜左右醒来的,恐怕他也是。”
罗生点了点头,说:“应该是吧。”
午夜时分,是为极阴的一个时间,通常出现的恶鬼闹事大多都是在这个时间,而在这个时间,初死的人会度过朦胧期,再度醒来,等待鬼差的接引,或者是送灵人……
“这?这是阴曹地府吗?”
牛有石醒来,一眼看到的就是面前的无尽的冰雪,夜色颇深,灯火未亮,所以未看到城市的建筑。
“不?不对,这地方好熟悉。”
这时,罗生开口说道:“牛叔叔,您醒了。”
牛有石看到罗生后自己反倒吓了一跳,指着罗生说道:“罗生?你!你怎么会在这,难道你也死了?不!”
牛有石飘到罗生的身边,紧紧抱住了罗生,大声的嚎哭,不敢相信罗生也同自己一样死去。
这时欧阳羽生的声音响起:“牛叔叔,罗生他没有死,这里也不是阴曹地府。”
牛有石大惊,说道:“谁!”
牛有石松开罗生,环顾四周,忽然看到同样漂浮在半空中的妙龄少女欧阳羽生。
“啊鬼啊!”
牛有石一辈子也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吓得转身就跑,不过却只能跑到周围十米左右,再无法前进半步。
罗生走道了牛有石的身边,向他解释着这一切以及关于欧阳羽生的事情,至于为什么他可以看到灵魂甚至触碰到它们,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这真是太神奇了,我真的不知道人死后还能够停留在世间,我还以为死了之后会有鬼差带我去地狱受苦呢。”
牛有石一脸惊喜的说,没想到死后还能够停留在这个花花世界,虽然这个世界没那么好,但他依然眷恋着这里。
说道这里,欧阳羽生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的老者,并开口说道:“可能真的有鬼差。”
欧阳羽生将那天晚上的事情对罗生说了说,罗生感觉这种场面很熟悉,自己似乎在梦中见过,亦或是现世中经历过,他分不清。
罗生喃喃开口:“可能,那个鬼差明天晚上就回来吧。”
牛有石听着他们的讨论,微笑说道:“来就来吧,还能有什么事比现在更糟糕的,无非就是被送进地狱,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好事,但我自问也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
罗生握紧拳头,盯着未知的黑暗看去,默默说道:“我不会让他带你走的。”
这时,欧阳羽生问到一个问题。
“牛叔叔,您真的是从楼上失足掉下来的吗?”
说道这里,牛有石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
“不是。”
罗生冷眼盯着前方的集装宿舍,问道:“牛叔叔,是谁害了你。”
牛有石摇了摇头,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也没有提起那天的事情,因为,他害怕罗生会因为他而去做傻事,那样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罗生。
罗生知道他的顾虑,于是对牛有石说道:“牛叔叔您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但我肯定会让凶手受到应有的惩罚!”
而牛有石依然摇了摇头,说道:“算了,算了。”
罗生见牛有石这么坚持,也没有再问,因为有另一件事等着他,就是明天可能回来的那个鬼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28

主题

2253

帖子

163万

积分

三足乌丞相

耶衡天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30991
QQ
发表于 2018-11-26 11: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回头有空看一下
耶衡天在此,何人敢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62

帖子

7万

积分

三足乌州牧

Rank: 5Rank: 5

积分
78729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7 18: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发给了责编,责编很官方的拒绝了我,无数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29

主题

977

帖子

163万

积分

版主

倾我三生,送你迷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38794
QQ
发表于 2018-11-28 12:45: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感觉啊!不要想多,我感觉有点拖前部分,
没有人会一直陪着你,没有人会在意你,学会孤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62

帖子

7万

积分

三足乌州牧

Rank: 5Rank: 5

积分
78729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8 19: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生无悔 发表于 2018-11-28 12:45
个人感觉啊!不要想多,我感觉有点拖前部分,

去年年底开始决定写小说,写了快一年了,笔力越来越好,故事也越来越多,可是还没有一个作品签约成功,这部作品还没有在网站发布,先投给了责编,不出所料的被拒绝了数次。
这部作品已经写了六万多字,而开头一直在修改,还没有修改完成,个人感觉这部作品写的虽然没有那么出色,但也不至于一无是处。
哎……没办法,过不了,接着改。
可最让我无助的是不知道自己哪方面不足,不知道往那个方向修改,感谢您的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