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足乌征文一期-羽殇

[复制链接]

1633

主题

2276

帖子

255万

积分

三足乌皇帝

耶衡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53323
QQ
发表于 2018-11-28 20: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她手里紧紧地拽着一枚三足乌玉佩,干枯的小手因为太过用力而浮起青筋。
三足乌玉佩呈碧绿通透成半月状,反面刻着三足乌像,正面刻有“易”字。
墨音把手放在身后,愤怒地看着眼前绝美的女子。
一月前,她与慕容易上山游玩时,遇见了凤千羽,她说她是一个孤儿,被奸人所害,要将她卖去青楼,她奋力逃了出来。
墨音看她可怜,便将她带了回去。不料,却造成今日的局面。
“凤千羽,你当真要如此对我?我好心救你,你却好害我,你不怕世人责骂吗?”墨音看着她,质问道。
“你放心,你死了,谁都不会知道,我会替你活下去的,呵呵,”女子微微开口,“快把三足乌玉佩给我。”女子绝美的脸变得狰狞起来。
“绝不。”墨雪冷眼看着眼前的女子,握紧的手中的三足乌玉佩,随即望向了后方陡峭的悬崖,一跃而下,“我死都不会将三足乌玉佩给你。”
慕容哥哥,再见了,下辈子再做你的新娘。
“该死。”涯上的女子低声咒骂了一声,随即轻笑起来,转身看向后方的侍女,“你们今天都看到了什么?”
“奴婢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会说。”侍女惊慌地跪了下来。
“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女子轻笑。
“凤姑娘,饶命啊”侍女话还未说完,便“啊”的一声没了气息。
没有人看到,原本容貌妖艳的女子逐渐变得清秀起来,虽不如之前好看,却更加秀气,充满朝气,若有人发现,这幅容貌与跳下悬崖的那名女子十分相似,或者说,一摸一样的。
2
墨音没有死成,她被住在崖底的人给就救了。
一身白色衣袍,三千青丝随意抛在身后,一双深邃的双眸,叫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虽在笑,可笑意却不达眼底,这便是他给她的第一印象。
只是,为何,她看着他竟有种想将他与慕容易对比。
不行,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他怎么能跟慕容哥哥对比呢?
墨音赶紧摇了摇头。
男子看见她这幅模样,不由得轻笑道。
“小丫头,你醒啦。”
“恩,多谢神医救命之恩,请问,你有看到我的三足乌玉佩吗?”墨音找不到三足乌玉佩,焦急地问。
“三足乌玉佩,你说这个么?”男子从怀中拿出一枚三足乌玉佩。
阳光从外射进来,在三足乌玉佩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墨音看着他手中的三足乌玉佩,连忙说道。
“对的对的,就是这个。”墨音正伸手去拿,却见他又将三足乌玉佩放回了怀中,“这是我的,可以还给我吗?”
男子笑着说道,“这是我捡来的,便是我的了”
墨音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当下便楞了楞,而她伸出去的手还未收回来。
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
“哎呀呀,小姑娘哭什么,我又不是不给你了。”他见墨音这幅模样,便急了起来。
墨音听见他的话,停止了啜泣,泪光闪闪地望着他,“给我。”便将手伸了出去。
“给你可以,不过要帮我做点事情,如何?”他看着墨音,说道。
“好。”墨音看着他手中的三足乌玉佩,当下便肯定道。
“你确定吗?那可是很危险的。”男子面容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确定。”墨音点了点头。
“好,不过,你现在的身子还很虚弱,再过些日子吧。”
“可是三足乌玉佩——”
“放心,等你完成之后,我会还给你的,你先休息吧。”
“好。谢谢漂亮哥哥。”墨音看着那人说道。
听到这称呼,他正准备离开而迈出的脚抖了抖,回头看了一眼她,好笑道,“我叫白隐,你叫我白先生就好了。”
“好的,白先生。”墨音轻轻地开口道。
窗外,阳光明媚。
3
经过一个多月的修养,再加上白先生高超的医术,墨音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面容虽仍有些苍白,却已红润了许多。
她想,她已经可以去帮他做事了,这样才能拿回慕容哥哥送她的三足乌玉佩。
她要回去,去找慕容哥哥为她报仇。她一想到风纤羽,便十分生气,她要去揭露她的真面目。
墨音走出门前,看见白隐站在桃树下,桃花飘洒下了,落到了他的肩头上,那个背影既落寞又孤寂,她想,白先生肯定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吧。
她轻轻地走了过去,将他肩头下的花瓣拂下。
“你来啦。”白隐没有看她,他仍像之前那般站着,带点忧伤,带点,哀愁。
墨音发现,他的声音里有一丝伤感,不知不觉中,她想到了慕容易,不由得变得伤感起来,“是的,我想拿回三足乌玉佩。”
“三足乌玉佩是你心上人给你的吧。”白隐不紧不慢地说道。
“嗯嗯。”墨音想到了慕容,嘴角勾起一道美丽的弧线。
“你认识月珑花吗?”白隐问道。
“月珑花,不认识。”墨音摇了摇头。
“诺,就这个,它通常生长于潮湿的地方,”白隐将一副图画仍给她,“三天之内,找到它,三足乌玉佩就还给你。”
墨音看了看画,将它的模样印在了脑海,便开始了寻花之路。
墨音根据白隐的提示,找了三天,终于在第三天傍晚的时候在一处沼泽地发现了月珑花。
她满心欢喜,终于找到了。
就在她小心翼翼采摘月珑花的时候,旁边的草丛里冒出了一只黑色蟾蜍,丑陋无比。
突然,她看见蟾蜍嘴里喷出来什么来,她下意识的闭眼,片刻后,她睁看眼,发现蟾蜍已不知道何处,她突然发现脸上奇痒无比,可就在她抓痒时,她发现有黑色的血从她脸上救下,散发着令人恶心的味道。
然而,她却顾及不到这些,她现在只想拿到月珑花。
就在她刚接触到花时,她赫然发现那只黑色蟾蜍就在花的身旁,她压制住心中的恐惧,釆了花,便准备离开。
突然,蟾蜍向她扑了过来,她用手挡了一下,随后便晕倒了,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有人走近的声音。
好像是,白隐。
墨音醒来时,发现浑身没有力气,脸上也被包扎了,也重新回到了草庐中。
花呢?花呢?
她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月珑花,却发现三足乌玉佩完好地躺在她身旁。
她猜想,又是白隐救了她,或许,月珑花已被他拿走了,所以三足乌玉佩才会还给她。
“你醒了,”白隐推门而入。“你想得没错,是我救了你,月珑花我也拿走了。”
果然是这样,她摸了摸被包扎过的脸,带着疑惑看向白隐。“那我的脸?”
“先喝药吧,”白隐看向她。“你的脸,毁了。”
“毁了,”墨音喃喃自语。“没事,只要能见到慕容哥哥就好。”
墨音一想到那个温文如玉的男子,心情便好了起来。
“白先生,我想离开这里,可以吗?”墨音眨着眼睛问他。
“可以,”白隐背对墨音说,缓缓地说道:“只是,你现在只有几个月的生命了。”
“什,什么,我,怎么会?”墨音吃惊地望着他的背影。
“之前你遇见的那只黑色蟾蜍有剧毒,而你,中毒了,”白隐抬起一只脚,准备离开。“可是,我不会解,抱歉。”
墨音似乎有点不敢相信,她现在还没去找慕容哥哥呢,还没为她报仇呢,不,不行,她怎么能死呢?
白隐站在门外,看着墨音呆呆着望着手中三足乌玉佩而流泪,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其实,他可以救她,而月珑花便是救她的关键。只是,千羽怎么办,他花了差不多五年才找到使她苏醒的药材,正巧,关键一味也是月珑花。
他,究竟要怎么做呢?
白隐看着手中的月珑花,终是转身离去。
4
墨音看着湖中的自己,有些紧张地握紧怀中的三足乌玉佩。
她这幅模样,慕容哥哥还认得出来她吗?
没事的没事的,慕容哥哥一定会认出我来的,不是还有三足乌玉佩吗?墨音在心中肯定。
因为怕家人担心自己,于是墨音准备先回家再去找慕容温。
可是当她刚看见自己家时,发现门前有一只迎亲队伍,她带着疑惑询问旁边的年轻男子。
“这位大哥,墨府这是有喜事吗?”
“姑娘,你外地的吧,哎哟,吓着我了,这么丑。”男子看着墨音的脸惊呼起来。
墨音听见男子的话,有些尴尬地低了低头。
“哎呀,姑娘,我不是这个意思。”男子看见她这动作,顿时感觉自己说错了话。
“没事,大哥。”墨音笑了笑。
“没事就好,”男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随即解释道,“今呐,可是墨府千金墨音与慕容公子成亲的日子呢。”
“什么,墨音?怎么可能?”墨音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她自己明明就在这里,对了,凤纤羽呢,她哪去了?“对了,大哥,你知道墨小姐带回来的凤千羽在哪里吗?”
“唉,说起凤千羽,那也是可惜咯,前些日子墨小姐与凤小姐去寺庙烧香,结果遇到了山贼,凤小姐为了救墨小姐,被杀死了呀,唉,最后墨小姐一个人回来,”男子惋惜道,“远在军营中慕容公子知道后,连夜赶了回来,好像听说,慕容公子向墨府老爷下聘娶墨小姐,当然,谁都知道墨小姐与慕容公子情投意合,于是便有了今天的婚礼,唉,真是令人羡慕啊。”
不,不,我才是墨音。墨音无法相信,她的慕容哥哥会与另一个“她”成婚,怎么可以呢?
墨音推开眼前的人群,往墨府跑去,只是她还未进府,便被仆人赶了出来。
“去去去,今是我们大小姐成婚的日子,”仆人看见墨音的面容,厌恶地开口,“你这丑八怪,走远点。”
墨音似乎没听见仆人的话,仍往墨府走去。她再一次被扔了出来。
痛,浑身都痛。
突然,一阵马蹄声穿入了她的耳朵。
她趴在地上,看着马上一袭红袍的男子。他的身形硕长,五官精致。白皙的脸庞犹如美玉精雕细琢一般,棱角分明。
她知道,那就是她的慕容哥哥。可是,他今天就要娶别人了,不,不,不会的。
墨音艰难地站了起来,向慕容易跑了过去,嘴里喊着,“慕容哥哥,慕容哥哥,我才是墨音啊,那是假的。”
只是,她话还没喊完,便被人推到了,本来她身体就弱,再加上连日地赶路,身体早已吃不消了。于是,她晕倒了。
梦魇再次侵袭了墨音。
梦里,她看看“墨音”与慕容易站在一起,一副郎才女貌的样子,她听见“墨音”恶毒地对她说。
“你看,我才是墨音呢,你心心念念的慕容哥哥其实喜欢的是我呢,呵呵。”
“不,不是,慕容哥哥,你喜欢的是我对不对?”墨音不敢相信地问道。
“你?别做梦了,丑八怪。”慕容易嘲讽地笑。
不,不会的,不——
墨音满头大汗地做了起来,又是这个梦,她讨厌这个梦。
“姑娘,你醒啦,来,喝口水。”黑衣男子推门而入。
墨音认出来,这是之前的那个人,“大哥,是你救了我吗?”
“什么救不救的,举手之劳嘛,”男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了,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呀,一直在说”不会,不会的”,怎么了吗?”
“我没事,大哥,”墨音笑了笑。
“没事就好。”
墨音谢过男子之后,便离开了。
她来到了慕容府,可是,她却进不去,她握紧了衣袖,喃喃自语道,“我一定要进去。”
她在慕容府等了两天,终于在第三天等到了“墨音”回门的日子。
她看着慕容易与“她”出府,于是她拿着手中的三足乌玉佩向慕容易走了过去。
“姑娘,有事吗?”慕容易看向她问道。
“我,慕容哥哥,是我啊,我是墨音啊。”她急冲冲地解释道。
“什么,墨音?姑娘,这个玩笑可不好玩啊,音儿刚被我扶上轿呢。”慕容易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然而却温和地说道。
“我,”墨音皱起了眉头,对了,她还有三足乌玉佩啊。“我真的是墨音,你看这玉”
突然,墨音发现,三足乌玉佩不见了。
“慕容哥哥,还没好吗?我们该走了。”轿中传出一道天籁的声音,打断了墨音的话。
“好了。”慕容易温柔地回答道,接着看向墨音,“姑娘,在下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墨音看着他的背影,楞了楞,竟忘了追上去。她垂下了眉头,看着地面,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三足乌玉佩呢?”
人群中,墨音孤独地站在街道上,呆呆地望着地面。
突然,她的身旁出现了一位白衣男子。
男子看向她,发现她那双明若星辰的双眸里此时满是泪光,教人怜惜。
街道上,行人来往匆匆,然而,墨音始终呆呆地望着地面。
“滴答”一声,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掉到了地上。
虽阳光明媚,可墨音却感觉十分寒冷。
她擦了一下眼角,看向白隐,低声说道,“我的三足乌玉佩不见了,怎么办?”
白隐看着她,心中不免的多了一丝心疼,她让他想起了羽儿。
要是他的羽儿还在那该多好啊。突然,他猛然地想起来,三天前,他带着月珑花去找羽儿,可是,原本躺在寒玉床上的羽儿不见了。
他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羽儿应该是自行离开的,莫非,她醒过来了?
“白先生,你在想什么?”
墨音的话拉回的他的思路。
“没什么,去找三足乌玉佩吧。”白隐说完,便踏步离开了。
墨音看见他离开,便赶紧地跟了上去,也忘了问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风,呼啸而过,卷起了地上的落叶,飘散在空中。
5
墨音想起了之前的那位黑衣男子,心想,三足乌玉佩也许不小心留在了他那里。
她想了想,便带着白隐回到了他家。
男子坐在院子里,而他手上,赫然是她的三足乌玉佩。
墨音走近男子,男子听到了动静,看向她与白隐,疑惑地问道,“你怎么又回了?”
我的“三足乌玉佩可能不小心留在了这里。”墨音轻轻地开口。
“三足乌玉佩?这个吗?”男子将手中的三足乌玉佩申出去。
墨音点了点头,接过三足乌玉佩。
“你朋友吗?”男子看向白隐,问道。
“是的。”
他向白隐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同样,白隐以微信回报他。
墨音与男子闲聊了一会儿,便与白隐一同离开了这里。
她想继续去找慕容易,将三足乌玉佩给他看,从而证明自己的身份,只是,白隐说先不急。先等一会儿,稍后再去,同时,将她之前的经历说给他听”。
墨音将她离开崖低之后遇到了事全都告诉他白隐,包括另一个“她”事件与她坠崖之前的事。
原本平静的慕容易在听到“千羽”与另一个“墨音”之后,面容变得严肃起来。
墨音告诉他,她怀疑另一个“她”便是由千羽易容来的。
易容吗?他清楚地记得,千羽最擅长的便是易容了。
只是,那人真的是千羽吗?
在她印象里,千羽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子,虽有着绝高的易容术,却从不会冒充别人,亦不会伤害别人。
不,那人肯定不是千羽,只是巧合罢了,白隐在心中安慰自己。
“千羽,那绝对不可能是你”白隐喃喃自语道。
“你说什么?”墨音听着白隐喃喃自语,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我们先去找间客栈住下来吧。”
“好的。”
6
午夜,到处漆黑一片,多数人早已入睡,只是,却不包括她。
墨音睁着双眸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想到了慕容易,想到了千羽,白隐,那个梦,她感觉好累,她真的不知道接下去该干什么了。
而此时住在隔壁的白隐,同样睡不着,他有点害怕,害怕真相会让他难过。
突然,隔壁传来一阵吵闹声,他连忙起身,跑向隔壁。
此时,隔壁。
墨音按住正不断流血的手臂,冷眼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该死,他到底是谁,为何要来杀她?
“刺~”伶俐的剑法再次向她袭来。
墨音害怕了,当剑距离她眉心只有几厘米的时候,她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
她害怕地闭上了双眸。
慕容哥哥,救我,救我。
她被救了,只不过救她的人不是慕容易,而是——白隐。
“咚”的一声,一声倒地的声音响了起来。
墨音睁开双眸,他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黑衣人已经不见了,而白隐,背部的衣服已被刺坏,血,顺着他的背部顺流而下,“滴答,滴答”地落到了地上。
“你没事吧?”墨音赶紧跑到他身旁,想帮他看看伤势。
“没事,小伤而已。”白隐温柔着笑着,只是,他的脸色非常苍白。
“还是我来帮你看看吧。”墨音作势便要脱下他的外套。
“你还是个未出嫁的姑娘,不合适。”白隐抓住了她的手,继续说道,“别忘了,我是个大夫。”
墨音看着他的笑容,有点心疼,为什么,为什么每次她遇到危险的时候,都是他在身旁。
她看着白隐苍白的脸颊,泪,无声落下,她看向门口,抬起来左脚准备离开。
“先等下。”
她停了下来,低头看向白隐,她怕他看到她眼底的泪。
“我先帮你包扎一下吧。”他看着她的手臂,缓缓说道。
她握紧了手臂,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泪,流得更凶了。
“哭什么?”白隐看着她,笑着用衣袖为她拭泪,“可不要嫌弃脏啊。”
“没。”墨音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出来。
慕府。
一位长相清丽的那女子看着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原本温柔清丽的面容变得狰狞起来。
“废物,连个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都杀不了,活着干嘛。”
“主子,有高手帮她。”黑衣人惶恐地说道。
“高手?呵呵。”女子看向远方,笑道,“我倒要会会你。”
呼~一阵风吹过,潋起了女子的三千青丝。
今夜,注定无眠。
7
翼日清晨,当大地迎来第一缕阳光的时候,墨音决定放弃去找慕容易了,昨晚她想了许多,她累了,她不想再麻烦白隐了。
可是,白隐却说,必须去,她想知道那个“墨音”到底是谁。
只不过,不是主动他们去,而是等“她”来。
墨音不知道为什么他如此确信“她”一定会来,但她会选择相信他,没有理由的想信。
之后的几天里,墨音趁着空闲的时间带着白隐到处游玩,为他介绍这几的风土人情。
第四日傍晚,墨音刚回到房间,便看见有人坐在那里,一身蓝色衣裙,容貌清丽。
墨音握紧了双拳,看着与曾经的她一摸一样的的面容的女子,无比愤怒。
“怎么,愤怒吗?呵呵。”女子拿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
墨音冷眼看着她,没有说话。
女子望向墨音,自顾自地说道:“其实啊,你没错,就是不该回来,若你没有在我成亲那日出现在我眼前,我或许还会放过你,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你看你自己这副面容,还会有谁认出你,呵呵,你当初救了我,我本该感谢你的,可惜呀,可惜”
墨音听着她说着这些话,喉咙里涌现出了一股腥甜的味道,她努力克制自己,担心下一秒她就会吐出来。
“怎么,要死了吗?”女子看着墨音,嘲笑道。
“你死我都不会死。”墨音费力地从口中冒出这一句话。
“呵呵。”女子理了理头发,“碰”的一声,茶杯被扔在了地上。
一把剑向墨音刺来,墨音瞥了瞥门口,将门一拉。
一根光滑的针刺进了女子的拿剑的手,“叮”的一声,剑掉到了地上。
女子愤怒地看向门口,瞬间,脸僵了僵。
门口,赫然站着两人,一脸平淡的白隐和一脸不敢想信的慕容易。
“音儿,你,不,你不是音儿。”慕容易望着女子,满脸不敢相信。
“我,该死。”女子看向两人,便已知道事情暴露了,思索着如何逃离。
她看向墨音,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一瞬间,她到了墨音身旁,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放到了她脖子上。
血,缓缓流了下来。
“让开,否则我杀了她。”女子恶狠狠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真的墨音在哪里。”慕容易看着女子说道。
女子看着墨音,没有说话。
白隐望向女子,心中的问题的答案早已明了。
“千羽!”
女子听见他的声音,不由得顿了顿,拿匕首的手抖了抖。
血,流得更凶了。
白隐看见她的动作,皱了皱眉头,一根针从他的衣袖中拿了出来,飞向了女子。
忽然,女子倒地不起,原本清丽的面容变得妖艳起来。
白隐迅速地冲向了墨音,将她抱在了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他安慰道。
“晤,我没事,呜~”墨音啜泣道。
慕容易看见女子倒地,便赶紧跑了过去,推了推女子,见女子不醒,便说道:“该死,她不是墨音,那”
慕容易看向白隐,问道:“我送给墨音的三足乌玉佩被你送了回来,莫非,墨音在你那里?”
墨音听到这话,苦笑了一声,推开了白隐,原来,她的慕容哥哥到现在还没认出她来,呵呵。
“墨音死了!”
“什,什么,不可能。”
墨音没有再理会他,她看向了白隐,想与他一同回到崖底,然而,白隐却看向地上的女子,眼里满是心疼。
而这种心疼却刺痛了墨音的心。
她看向他那专注的眼神,可笑道,她还以为他多次救她是因为算了吧,她只是为了千羽。
8
一月后,白隐在一户农家找到了墨音。
墨音吃惊地看着他,似在疑惑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白隐笑着说:“笨蛋,怎么一个人走了,千羽是我妹妹。”
墨音吃惊地看着他,忽然就明了,原来竟是这样。她看着站在阳光下的男子,突然就笑了,此生有他,足够了。

来自群组: 三足乌部落
耶衡天在此,何人敢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33

主题

2276

帖子

255万

积分

三足乌皇帝

耶衡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5332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8 20: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嘿,我的文章在最后一刻赶上了!
耶衡天在此,何人敢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78

主题

1113

帖子

188万

积分

版主

倾我三生,送你迷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84844
QQ
发表于 2018-11-30 12:3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呜呜,我居然没有看到征文!!!
没有人会一直陪着你,没有人会在意你,学会孤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33

主题

2276

帖子

255万

积分

三足乌皇帝

耶衡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5332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15: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生无悔 发表于 2018-11-30 12:33
呜呜呜,我居然没有看到征文!!!

哈哈哈哈哈,下次你会看到的
耶衡天在此,何人敢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