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人设是认真的

[复制链接]

9

主题

29

帖子

6万

积分

三足乌州牧

不知名affair

Rank: 5Rank: 5

积分
68163
QQ
发表于 2018-12-5 22:41: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姓名:张建
  性别:男
  能力:擅长使毒
  性格:疯狂,暴戾,残忍,易怒
  外貌特征:一头凌乱的长发时常盖住他的脸,脸上生有毒疮,一双三角眼,无时不刻透露出你离我三步,我让你血溅五步的杀意,佝偻着背,手上拿着一根拐杖,腰间提着一个兽皮包,干枯的手显得他根本不像一个30多岁的人。
  转变过程故事:
  张建,在小时候9岁便被卖进了大户人家,成了一名任人使唤的狗奴才,平日里被大上他几岁的奴才欺负,某些特定的日子里还被夫人叫去用鞭子打,可谓让人心疼……
  “张建,把我袜子洗一下,还有他们的。”一个少年将一堆臭烘烘的袜子摔在了张建的床上。
  张建有些茫然,说道:“柴头,我为什么要帮你们洗?”
  那个被称呼为柴头的少年一下子怒了,一只手朝着张建抓了过去,抓着他的衣领:“你帮不帮?不帮我就揍你!”
  张建也有几分火气,大半夜的你叫我去洗袜子?
  于是反驳道:“我就是不帮!自己的事自己做!”
  其他的少年已经围了过来,看向柴头一脸嘲讽,一个手部有些肌肉的少年走到柴头旁边,一手拉开了柴头说道:“柴头,你废不废啊,跟个狗奴才说那么多有用吗?”
  然后就对着张建的脸部一拳头打了下去:“狗奴才,去给爷们洗袜子,你还想再挨一拳吗?”
  张建眼角泛着泪光,手捂着已经开始肿胀的脸说道:“华安!不也是奴才吗!你难道就不是一条任人使唤的狗吗!”
  “哟呵?”肌肉少年华安扯了扯嘴角,将捂着脸流泪的张建从床上拖了下来,一脚踩在了它的胸口处:“我们和你不一样,我是要成为宅院护卫的,他们,也是,只有你,一个被父母卖到这里的狗,你才是最下贱的,就算我们杀了你,顶多将来扣除一两个月的俸禄而已,是不是很绝望?事实就是如此,起来,给老子洗袜子去!”
  华安用脚在张建胸口狠狠地跺了一脚,笑着将脚移开,回到了自己的床铺上睡觉了,周围少年一看,老大都打了,自己等人不踹一脚怎么行,那不就是表不忠心吗?
  柴头首当其冲的喊到:“打!只要别打死就成!”
  少年们有了出头鸟,一个接一个的动起了手脚,一拳一脚打在张建身上,打得张建嗷嗷直叫,因为这是在那大户人家分配的院子,离主院有一百多米的距离,所以那些大人物是听不到任何一些声音的,何况是在这么黑的夜里,谁还敢多管闲事,万一碰上了某些修真大人物岂不是要凉凉。
  张建被群殴了五分钟,浑身上下都是灰尘,甚至还带着一些淤青,除了头部,没一处不是被蹂躏过的样子。
  “呼~”柴头吐出了一口气,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床铺,剩下的一看主心骨不玩了,立马就停了下来,也和柴头一样回到了自己的床铺,张建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双眼无神的盯着房梁,他在想,自己这样还能活多久?
  一只鞋被华安丢了过来,砸在张建那张清秀的脸上:“艹,起来,洗袜子啦!”
  张建只好站起身,不过身形有些佝偻,弯着腰捡起了床上的袜子揣入怀中,再将那只狠狠的砸在自己脸上的臭鞋放到了华安的床底,走出了门。
  这个时候正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圆月高悬在夜空,照亮了整个世界。
  张建一个人,沿着自己经常走的小道,来到了湖边,将装着袜子的盆放在旁边,坐在自己经常坐的那块大石头上放声大哭。
  “我为什么那么没用!我为什么那么窝囊!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所有人!为什么要将我卖入青府做一个最下贱的狗!我不甘!”
  哭了好一会,张建就停了下来,擦了擦自己的泪水,拿过那些臭袜子在水中狠狠地搓着。
  “你在怨恨什么?你在不甘什么?我可以当你的朋友吗?”一个悦耳的声音从张建身后传来,张建回头一看,有些被吓到了,急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低着头回答着他面前这位美人胚子:“小姐……奴才不敢……”
  (还想看?等明天吧~点关注,不迷路~)
1543991346365_154399981792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29

主题

977

帖子

163万

积分

版主

倾我三生,送你迷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38854
QQ
发表于 2018-12-6 08: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弄啥呢?
没有人会一直陪着你,没有人会在意你,学会孤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