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已签约,纵横《在阴间的日子》欢迎来看,收藏推荐...

  [复制链接]

25

主题

106

帖子

21万

积分

三足乌丞相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9066
发表于 2019-2-12 23: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book.zongheng.com/book/798668.html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所以,我现在正在饿着肚子被人追杀,呃不,是被鬼追杀……
我叫项安羽,是二十一世纪最最最顶尖的阴阳师,现在正在执行一件由最高区下达的绝密任务,不过任务出现了一点小意外,才导致了这个事故的出现。
这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相传,沙漠的下面有乾陵宝藏,当年唐高宗与武则天合葬于陕西乾陵,之后有人在其下葬后不久窃取了乾陵宝藏,而后一路朝着北奔去,之后失踪在这片沙漠之中。
而我们一行四人的任务并不是乾陵宝藏,而是为了这片沙漠经常出现的一只百年厉鬼。
“老于,你说这沙漠渺无人烟的,谁没事会来这里啊,干嘛非得跟这里的厉鬼过不去啊?”
一个秃头胖子说道,这胖子名叫周富豪,人如其名,这家伙不仅长得确实富裕,家境一样的富裕,因为干这行的没有不富裕的。
那个老于名叫于铁金,办事雷厉风行,快人快语。
于铁金沉声说:“不知道,这是金主直接下达的任务,行有行规,咱们只管执行就是了。”
“嘿嘿,我看,金主的目的恐怕不是厉鬼,而是这片沙漠中的乾陵宝藏吧。”另一人开口说道。
这人名叫仇刃,是我的同门师弟,我与他师承南派青安山一脉。
说实话,我们四人算是属于雇佣兵的性质,只不过解决的是一些不一样的麻烦而已,在这方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手段,就拿于铁金来说,这家伙练就一身驱邪筋骨,敢直接与厉鬼刚正面,打起来的话那是拳拳到肉,丝毫不怂。
周富豪这家伙背着一个大背包,里面装满了枪支弹药,不过这是对付鬼的,因为这家伙是靠科学来捉鬼的……
“甭管他是为了乾陵宝藏还是为了保一方安康,只要咱们的东西少不了就行了。”周富豪咧嘴笑了笑,右手搓了搓,比划了个数钱的动作。
我抬头看着周围一望无际的荒漠,疑问道:“秃头,你确定金主给的位置是这边吗?坐标不会出错了吧?”
我这么一说,胖子顿时恼羞成怒,拿出电子设备就怼到了我脸上,大声吼道:“你敢怀疑我的设备!睁开你那镀金狗眼看看清楚,是不是这!”
我一把推开周富豪,捏了捏鼻子,撇嘴说道:“这又不是我的专长,我不看。”
其实我根本看不懂那块电子显示屏上面的是啥意思,对我来说就是一堆杂乱的数据而已……
仇刃开口说说道:“应该就是这没错了,胖子的仪器不会出现错误的,咱们在周围仔细找找。”
我不屑地说道:“找个屁啊,八百米开外有只蜥蜴我都看得到,更别说一个三米多高的大石头了,别找了,肯定出问题了。”
我这句话说出,众人陷入了沉思,周富豪的电子仪器不会出错,可是周围也没有金主所说的巨石。
结合以上情况得出两种结论,要么巨石消失了,要么金主给的坐标有问题!
仇刃拿出了两块巧克力,走到我面前:“给,师兄。”
我笑道:“你小子,还是你最了解我,知道你师兄就好这口,呦,榴莲味的。”
我吃着巧克力,思索着今天的事情,这时周富豪开口说道:“金主是不是诓咱们啊,这根本就没有巨石,也没有厉鬼!”
周富豪摆弄着电子仪器,指着电子仪器说道:“这上边根本没有检测到厉鬼的波动!”
于铁金说:“没道理啊,金主没必要诓咱们啊,肯定是哪里出错了,胖子你再好好检查检查。”
我抬头说道:“能不能联系上金主?”
周富豪瞥了我一眼,说:“净问这种傻逼话,向来都是金主给咱们联系的,咱们什么时候联系过金主。”
仇刃说:“秃子说得对,说实话,这么久了,我连金主是谁都不知道。”
于铁金问道:“那咱们怎么办,回去?”
我直接大手一挥,说道:“走!老子可不受这风吹日晒,回去!”
就在我欲转身离开之时,突然感到了一阵寒意自脚底传遍全身,我不可思议的抬头
看了看天上火红的太阳,我慢慢的转过来看着他们,小声说道:“哥几个,不大对劲啊。”
我这边话音刚落,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地底突然传来了一声凌厉的嚎叫,仿佛源自于地狱深渊一般。
我对于危险的感知比较敏感,听这声嚎叫,我就知道,这东西不是我们几个对付得了的。
“跑!”
我大声吼道,然后立马转身朝着吉普车奔去。
‘哒哒哒……’
‘哒哒哒……’
我惊诧的看着车子的仪表盘,喃喃说道:“这时候你给我搞这事,你这不要我命吗!”
后面仨人上车了,周富豪大声吼道:“赶紧跑啊,等什么呢!”
我急得满头大汗,说道:“打不着火啊!”
“草!我来!”周富豪赶紧下车,来到了驾驶位,而我也立即让出位置,因为对于电子类产品,人家是专业的。
‘哒哒哒……’
‘哒哒哒……’
“老铁!去看看起动机是不是有问题!”周富豪对着于铁金说道,于铁金立即下车,可就在这时,一声更加清晰地叫声从我们前方传来,而且,我们眼前的那片沙漠开始蠕动起来,而且伴随着巨大的呼啸声。
“铁金!快!”
周富豪大叫道,于铁金迅速检查发动机,众人都知道,埋葬在沙漠中的厉鬼,而且还有着躯体,绝对不是我们几个人能打得过的。
“胖子,火花塞断了!有没有新的!”
于铁金抬头吼道,就在说话之时,沙漠里的东西爬了出来,并且迅速的朝这边飞奔过来。
那是一个穿着盔甲的将军,尸体干枯,但其双眼冒着幽蓝的火花,手上握着一柄长矛,在其胯下有一匹战马,观此马的气质便感觉它生前已经经历过无数场战争,战马同样是如同骷髅一般。
“下车,跑!”
周富豪立即跳车,按下鞋上面的两个按钮,突然一对弹簧从鞋底弹起,然后飞快的朝后奔去,速度不比那匹战马慢。
我见到那厉鬼的架势,顿时心就凉了半截,这哪是百年厉鬼啊,这分明是千年前的战士啊!
于铁金看到厉鬼过来了,也不管发动机的事了,直接朝着周富豪跑去,只见他没有借助任何工具,速度竟不输于周富豪。
仔细看过,在其腿部隐约有铭文闪烁,原来这是他修炼的腿法,专门用于追杀和逃跑的。
我与仇刃属于阴阳师,既没有科技,也没有那么快的腿法,但对于保命,我还是舍得下本钱的。
神行符!
我掏出两张神行符,分别贴在腿上,此刻感觉整个人比空气还请,一步迈过就已是数十米外了……
“师弟,走!”
我对着仇刃说道,仇刃点了点头,同样拿出神行符,朝着周富豪他们赶去。
“老于,你说那家伙不会是黏上咱们了吧,怎么一直追着不放啊!”周富豪对着于铁金说,于铁金回头看了看气势汹汹的厉鬼,恶狠狠的说殴打:“实在不行跟他拼了!”
此话一出,令我心惊胆战,我指着于铁金说:“拼你大爷!就你这样,十个你都打不过人家,那家伙可是千年厉鬼啊!”
仇刃点了点头,说:“没错,咱们只能逃了,我估计这只厉鬼只能在沙漠范围活动,这片沙漠不大,咱们穿的过去!”
我点头附和道:“没错,这种级别的都是有地盘的,不会轻易出地盘的。”
数个小时之后……
“你大爷的!这片沙漠这么大吗!”
我愤怒的咆哮着,神行符已经用了六张了,在跑下去神行符就没了!
仇刃沉声说道:“咱们恐怕中招了……”
“鬼打墙?”于铁金说,仇刃点了点头,突然仇刃看了看我们,开口说道:“分开跑!它只能追一个人,分开跑,能活三个!到时候距离远了,它的把戏也就不管用了!”
我抬头看了看周富豪那富豪的身体,赞同的点了点头,说:“分开跑!”
而周富豪明显知道自己对于厉鬼来说更有诱惑力,这家伙明显不愿意分开跑,不过少数服从多数。
“你大爷的!为什么追我啊!”
我在前方无奈的咆哮着,回头看着其与仨人,早就跑没影了,现在这情况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人一鬼,你跑我追,追到我,我就让你……吃。
一个小时后……
后面的厉鬼似乎不知疲倦,而且还很执着,他们三个应该已经跑出沙漠了吧。
神行符已经用完了。
肚子好饿,好渴。
虽然使用着神行符,但是奔跑已经是耗费体力的,数个小时下来,身体早已是疲惫不堪,就现在这情况,别说是鬼了,就算是人恐怕也打不过。
‘扑通……’
我一头栽进了沙子中,双腿发麻,发软,使不出一点力气,我努力的将自己翻了个身,看着慢慢逼近的厉鬼,我掏出了两张雷爆符。
“他们,应该已经离开沙漠了吧。”
“呵呵,想吃我,今天老子不崩掉你几颗牙,老子就不叫项安羽!”
我气喘吁吁,虽然身上还有不少攻击性的符篆,但是全身上下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试问谁能连续狂奔数个小时后还能跟人家打架的?
我左右手各拿着一张雷爆符,等着那厉鬼走进时,我用尽全身的力量向着厉鬼的头颅扔去,可那千年厉鬼哪会害怕这些小玩意,只见那厉鬼提起长矛直接朝着我胸膛刺去,雷暴符虽然在厉鬼身上爆炸,但符篆上的雷光丝毫没有牵制住厉鬼的行动,反倒是我,在厉鬼的攻击下,连躲避的力气都没有。
‘噗嗤……’
下一秒,我挺拔伟岸的胸膛就被厉鬼的长矛轻松刺入,犹如切豆腐一样毫不费力。
‘噗……咳咳。’
好凉,感觉身体被掏空,血液不断地顺着伤口向外溢出喉咙深处一股鲜血从体内涌出。
紧接着,感觉到身体如同撕裂般的疼痛,就眼前这个情况,自己能活下去的程度无限接近于零。
我抬起右手,死死地抓住厉鬼的长矛,喉咙中还有着鲜血呛得说不出话。
“死鬼……管你是个什么东西,今天碰到小爷我算你倒霉!”
我恶狠狠地说道,横竖都是一死,倒不如死的轰轰烈烈,就算除不了这厉鬼,也要让他伤筋动骨,再不能危害人间!
我左手从满是鲜血的衣服里掏出一张符篆,那是一张火爆符,而且不是一张普通的火爆符,这张火爆符引爆时可触发周围十米之内的所有符篆,换而言之,我现在是一个炸药包,一点就着。
我将火爆符攥在手里,癫狂笑道:“厉鬼,哈哈哈,咱们一块下地狱吧!”
说着,我将火爆符引爆,绚丽的白光瞬间淹没了我的身影,同时也包裹着厉鬼的躯体。紧接着,五彩斑斓的光芒绽放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大地上。
“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
“安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青安山的弟子,是我幻符老人的徒弟,日后下山行走,若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就报我的名号。”
“是师父!”
人死之前总会不由自主的回想起生前的画面,依稀记得,我初入山门时还是个孩子,而现在已经家缠万贯,而且还有个貌美如花的妻子,可现在就要惨遭厉鬼毒手,难道老天爷嫉妒我吗,真是悲哀啊……
“安羽,如今你已得到我的真传,通天符箓你已尽数学会,为师也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明日阴阳师资格证考试,拿到资格证,就下山去吧。记住,所为阴阳师,通阴阳,驱邪祟,无论是多么强大的鬼,遇到了阴阳师也是不敢放肆。若以后遇到不能解决的麻烦,就报我的名字。”
就这样,拿到阴阳师资格证的我便开始了下山惩奸除恶,发财创业的壮举,没过多久便遇到了麻烦。
那是一处乱葬岗,埋葬了数不尽的亡灵,曾是一处古战场,由于亡灵太多,地府也不敢捉拿,只好在乱葬岗周围设下结界,让这些厉鬼不能扰乱人间而已,而由于此处亡灵太多,导致此地终年不见日月,很是阴暗。
那天一个老太婆带着自己孙女来乱葬岗外围历练,刚好那女孩肚子疼想要去方便,于是她就跟她奶奶说“奶奶奶奶,小嫣肚子疼。”
老太婆笑道:“那有几棵树,去吧,对了,带纸了没有?”
“小嫣带了!”女孩说完赶紧朝着那棵大树跑去,可是刚巧不巧的是我就躲在另一颗大树后方便,当时我正听着最炫民族风拉的正起劲的时候,猛一抬头,看到一个俏丽的身影在我面前脱下了裤子……
“啊!……”
一声凌厉的惨叫划破了夜空,不要想歪了,不是那女孩叫的,而是我。
此刻的我正被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婆按在地上使劲摩擦,疯狂蹂躏,旁边一个小女孩正蹲在地上哭哭啼啼,看着十分可怜,殊不知她正在用她的噬魂蛊蚕食着我的肉体,我感觉屁股上的肉都快被啃光了。
这个腹黑的小婊砸……
老太婆开口说道:“好你个好色之徒,竟然专门来这地方偷看我孙女,找死!小嫣,她哪只眼睛看到的?”
那女孩哽咽的指着我的眼睛说:“他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当时我就怒了,我对着那女孩吼道:“喂!无凭无据你不要乱指啊!我只是碰巧蹲在那而已,我什么也没看到!”
“还敢狡辩,我挖了你的眼睛!”老太婆的手指正朝着我的双眼刺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我突然想起了下山前师父对我说的话。
“若以后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麻烦,就报为师的名号。”
我当即就喊道:“婆婆住手,在下是青安山幻符老人的亲传弟子,婆婆手下留情!”
此话一出,果然镇住了那老太婆,老太婆恭敬地将我搀起,并将我扶到大树前,拿出了一根绳子,亲切的对我说道:“原来你是那个老杂毛的徒弟,难怪一个德行,挖了你的眼睛太便宜你了!”
说完,老太婆轻轻地将我的衣物褪下,仅留下一条内裤,然后将我与大树融为了一体。
“呜呜呜……师父啊!您对这可爱的婆婆做过什么事情啊,徒儿心里苦啊!”
“你个死老太婆,要杀要剐赶紧的,你这是在侮辱我!你以为玩捆绑啊!”
只见老太婆把我绑在大树上,然后在地上放了一根熏香,然后就走了……
我满脸疑问,这老太婆啥意思?把我裤子都脱了就把我绑在这,这是对我更大的侮辱!
‘嗡嗡嗡……’
“沙沙沙……”
“嘶嘶嘶……”
寂静的黑夜突然阵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令我感到毛孔悚然,我并不是怕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出现,因为咱就是干这行的,没什么好怕的,可关键是老子现在手脚都被绑着,别说来个鬼了,来条狗我也打不过啊……
我定眼望去,前方出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飘在半空中,嗡嗡直响,左边地上有什么东西在朝我这边爬过来,当它们走进的时候我心中暗暗庆幸。
‘还好还好,不是狗……’
这那是马蜂和毒蛇啊!
而脚底下还传来了阵阵沙沙声,只见一只只蚂蚁从我的脚下爬出,慢慢的朝着我的身体爬来。
当然了,我没有去踩它们,因为师父说过,万物皆有灵,你不招惹它,它也不会伤害你。
师父,您老人家的话我一直记着呢,可是我明明没有招惹那老太婆,那老家伙为什么这样对我!
她不禁蹂躏了我的肉体,还践踏了我的自尊!
总有一天我要杀了她!
看着周围汇聚过来的蛇虫,我低头又看了看离我不远的那根熏香,心中冷笑。
‘哼,这老太婆是想让我在这被万虫咬死啊,真是够狠毒的,还是师父有先见之明,在山上就教给了我驱虫的秘术,看来他是想让我把他的旧债还了啊。这不坑爹嘛!’
那次,我活了下来,可今日,我被厉鬼逼死,我就想问师父一句话。
“师父,你不是说厉鬼都害怕阴阳师吗,怎么这货敢这么欺负我?”
好疼,感觉身体被炸碎了,不知道那厉鬼有没有被炸死呢。
黑暗中,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有人推我的时候我才醒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106

帖子

21万

积分

三足乌丞相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9066
 楼主| 发表于 2019-2-14 14: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次,收藏评论推荐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6 08:15: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人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