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铁研发中心

  [复制链接]

1633

主题

2276

帖子

254万

积分

三足乌皇帝

耶衡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41479
QQ
发表于 2019-2-22 22: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恺撒.Shao 于 2019-2-22 22:51 编辑

漠铁研发中心

坐标定位:兽族的一片荒漠中组织人数:三四十人
组织目标:研发秘密武器,称霸大陆

大陆前线调查员:恺撒.Shao

配套短篇小说————生命规则

   作者:耶衡天
  在一望无垠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中,风沙流走,如同非牛顿流体般的流沙,一旦陷入非经验丰富者难以自救。
  美国科学家————斯特朗吉克尔,与他的巴西美女助手————伊姬斯,一同来到中国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
  
  生命与死亡竞争,绿浪与黄沙交织,现代与原始并存,这里是观光考察自然生态与人工生态的理想之地。
  有寸草不生、一望无际的沙海黄浪,有梭梭成林,红柳盛开的绿岛风光;有千变万化的海市蜃楼幻景,有千奇百怪的风蚀地貌造型;有风和日丽、黄羊漫游、苍鹰低旋的静谧画面,有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昏天黑地的惊险场景。
  
  他们选择从中国的东部往西部进入,先是进入了霍景涅里辛沙漠,作为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东部通道,这里同样是一片荒芜。
  沙土呈半固化,风力较小,也没有非洲撒哈拉沙漠的无比炎热,这里只有宁静荒凉与死亡的回声。
  连续步行了小个半月,在半个月的煎熬下,每个夜晚都忍受着低温,克尔和伊姬斯带的水源也仅剩一半了,他们终于走出了霍景涅里辛沙漠.
  克尔和伊姬斯来到这是为了调查十五年前的一个事件。
  十五年前,克尔与伊吉斯便空降到过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中心腹地,那是一个春天,沙漠里冬季有较多积雪,春季融雪后,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特有的短命植物迅速萌发开花。
  这时,沙漠里一片草绿花鲜,繁花似锦,把沙漠装点得生机勃勃,景色充满诗情画意。
  春季开花的短命植物群落最引人瞩目,冬季的雪景、春季的鲜花、夏季的绿灌都各有特色。
  这里埋藏的古冲积平原和古河湖平原,沉积有巨厚的第四纪松散沉积,赋存着淡承压水,使古尔班通古特虽有沙漠之名,但也是生机盎然,生存的植物多达300种以上。
  克尔和伊姬斯此行便是为了验证十五年前的一个疑团。
  去年美国航天局在火星探测时发现了一些神秘的雕塑,一男一女还有一只四肢行走的生物的雕塑。
  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孤零零的屹立在火星光秃秃的表面,白天高温,晚上忍受着零下几百摄氏度的寒冷。
  在火星上发现雕塑的事情就足以震撼,这关乎着是否有生命比我们地球人更先到达火星,火星上是否存在着生命,外星人的传说是否属实。
  美国航天局立刻封锁消息,但只有少数的圈内认识才知晓。
  克尔是美国著名的生命研究学家,对地球上许多的生命起源都做出了很好的解释与判断。
  当克尔得到消息后,拿着手中航天局给的雕塑照片,心中大为震撼。
  他颤颤悠悠的从抽屉里掏出了一个皱巴巴的照片,那是他十多年前去中国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时留下的照片。
  照片中也有一男一女的雕塑,区别在于没有那只四肢行走的类狗生物。
  两张照片上的雕塑人动作一般无二,这让克尔心中大惊。
  这可能是巧合么?还是另外一种文明?为何会出现在地球和火星上?
  内心的疑惑促使克尔上路,再次去中国一探究竟。
  滋~~~啦············”的声响从克尔的通讯设备中传出。
  这是美国军方专用的德胜784x号手机,利用卫星定位,基本实现全球无死角通讯。
  手机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男子,有着俄罗斯人的面孔,一双紫色的眼眸,一头棕绿的短发。
  嘿,克尔,你的情况怎么样,我这边又有最新的发现。从视频通话中传出来声音。
  屏幕中的男子是他的科研成员之一,叫做维夫多斯基,他负责给克尔整理情报和汇报工作。
  哦,你说吧。克尔躺在沙堆上回应着。
  老大,你不是去调查火星与中国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中,出现的两处相似的`雕像么?
  还没等维夫多斯基说完,克尔便回应:你这不废话么,我去干嘛你不知道么,还来问!
  不不不,老大,我说的是,这件事又有了新的进展。维夫多斯基连忙补充。
  哦?
  最近,中国的科研人员在泰山之巅,发现了中国古时皇帝的封禅祭坛,那里仿佛连接着一个神秘的区域,有着强大的电磁场,能够干扰卫星信号,所以我们无法捕捉信息。
  上级命令你立即前往泰山,参与学术研究,和中方一起解开封禅之谜。
  考,有病吧,老子走了半个月刚进来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说走就让我走,我这不是学术研究么?克尔一脸不忿,骂骂咧咧。
  算了老大,毕竟是上级的命令,你都当自由人这么些年了,很久上级也没下达任务了吧。再说了,谁让你距离最近的,没办法。视频中的维夫多斯基晃晃脑袋,耸了耸肩,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一旁的巴西美女助手,伊姬斯也在附和着。
  诶,真烦,我这个研究也很重要的,这关乎生命的未知。克尔虽抱怨着,但还是起身准备离开了。
  叫中方派专机接我,限时半小时,过期不候!克尔朝着手机大喊。
  得嘞,这就去联系。视频中断,滋啦一下,回到黑屏。
  虽然叫中方派专机来接送派头有些大,但是克尔绝对有这个实力。
  上次联合国邀请他去探究大西洋亚特兰蒂斯的遗迹,因为忙,都推脱了。
  还有一次,希腊安全局邀请他去旷古山洞,一同揭开帕特农的秘密,结果那段时间他心情不好,直接推了。
  大佬的脾气可真的是令人难以捉摸。
  要不是这次是上级直接下达任务,他才懒得搭理什么泰山封禅,让中国哪些科学家自己研究去吧。
  已临夜色,克尔和伊姬斯在寂静无人的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中等待。
  不久,噗嗤噗嗤的直升飞机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直升机放下索梯,克尔教授和助手带着设备和背包沿梯子攀上了直升飞机里面。
  您好,克尔教授······还有伊姬斯小姐。直升机里面坐着一位大校军阶的中国男人,说着一口纯正的英语,流露着一副微微笑的表情。
  行吧,赶紧走吧,具体的事情边走边和我说。克尔教授没好气的回应。
  大校有点懵,刚见面就闹不爽?
  还好助手伊姬斯眼神示意他,我们教授就这脾气,还望多多包涵。
  一路上,大校和克尔简述了泰山封禅与火星和古尔班通古特雕像的联系。
  中国科学家在泰山之巅同样发现了两个雕塑,同样是一男一女,姿势与火星上的男女一般无二。
  这引起了克尔的兴趣与关注。
  过了不久,他们就到达了泰山半山腰上的一个开阔地带,下机之后开始徒步登山。
  从半山腰到山巅的玉皇顶也足足有700余米,已经劳累了半个多月的克尔没有睡过一天好觉,又要登山,可是有些吃不消了。
  征得同意后,克尔教授与伊姬斯打算在半山腰先休息一个时辰,再登顶也不迟。
  几人在山腰上的一个小亭里小憩,克尔掏出了那张十五年前的邹巴巴的照片。
  他在思索这三者之间的联系,是巧合么?还是世人难以知道的事实?亦或是其他生命的表现?
  克尔皱着眉头,暂时还没有任何答案。
  教授,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大校的声音从身旁传来,他一直关注着克尔,看到克尔愣着盯着手中的照片,就前来观望。
  面对大校的疑问,克尔这次终于是心平气和的做出了解释
  实不相瞒,我和助手伊姬斯此行来到中国的目的就是这张照片上的雕塑。
  哦?此话怎讲?大校补充道。
  早在十五年前,我途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考察生命禁区时,曾深入沙漠腹地,当时我便在无人的荒原上发现了两个雕塑,便是手上这张。
  说罢,他将皱巴巴的照片递给大校。
  又接着说道:我原本想这可能是原始人类的产物,因为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形成时间较晚。我拍下照片后,把它当做一次奇特的经历,便忘却了,
  可近日来,我国航天局在火星有了新的发现,发现的雕塑与照片上的一般无二,便引起了我对十五年前的一次回忆。
  要是都在地球上还算正常,尤其是泰山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都在中国境内,不排除原始信仰的可能。
  可是,火星的新发现,让整个事件有了新的疑点,跨星球的信仰,还真是闻所未闻,这其中肯定隐藏着惊天的大事件。
  克尔一开始学术研究,就难以停止,没有了平日里的难以相处和暴脾气,只剩下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
  面对滔滔不停的讲解,大校也是尬笑听着,没想到克尔这么能讲。
  好了,既然这三者互有关联,也算是我的考察研究范围之内了,走吧!克尔对研究的事,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啊?这才休息了不到十分钟,你不累我还累呢!美女助手伊姬斯抱怨道,她也跟随克尔跋涉半个月了,身心俱疲。
  那你就在这待着,等我回来把你炒了吧!克尔的话音从前方传来,他已经开始上路了。
  诶,真是受不了你·········”伊姬斯嘟嘟嘴,一副无奈又生无可恋的表情。
  她倒是不怕被炒鱿鱼,但是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她这将会是一个惊天的大事件,错过了,会遗憾终身,她也想一同见证这个跨时代意义的惊天大发现。
  
  就这样,几人全都踏上了登顶之路。
   700多米的路程,说长也不长,加上又有克尔教授的积极带路引导,一干人半个小时不到就来到了泰山的山巅————玉皇顶。
  
 一到达玉皇顶,俯瞰众山小,克尔立即想到了中国古代李白《游泰山》中的几句诗。
 
  六龙过万壑, 涧谷随萦回。
 北眺崿嶂奇, 倾崖向东摧。
         天门一长啸, 万里清风来。
  旷然小宇宙, 弃世何悠哉。
  虽然并不完整,但他对这几句格外的记忆犹新,面对此时此景,这几句诗实在太妙了。
  
      此时的玉皇顶,已经有一大堆的科学家,生物学家,人文学家,进化学家,外星生物研究学家,中国方面貌似对泰山封禅之地的神秘雕塑十分的重视与上心。
  克尔教授认出来了几个圈内有名的教授。
  
  一大堆研究学家站在神秘的雕塑前各抒己见,喋喋不休。
  当他们看到克尔登顶后,便自觉的让开位置,从两侧分开,形成一条直达雕塑的小路。
  
  李思达教授是国际上同样很有名的物种研究的佼佼者,名气仅次于克尔,这次他也束手无策。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克尔教授的到来,等待着业界最权威的言论。
  临近,克尔与李思达点头示意,大概情况克尔已经大致了解,他让中国军方暂时隔绝雕塑,让其他的研究人员先退下。
  
  这一举动可是让中国的科学家不忿了。
  考,凭什么呀,这么大谱儿······以为自己是谁啊!  
  就是,就是,别以为自己有点名气就了不起了,居然都不让我们研究?怕我们抢功劳是么?呵呵······”
  
  好多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克尔不以为然,他已经习惯了被质疑的声音,他更喜欢在众人的质疑声中找到真相,让那些人惊掉一地下巴。
  
  
  即便克尔的名声享誉中外,是这方面最最权威的专家,可人类的嫉妒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这是人之习性。
  
  
  假若有一天,当地球上所有的人类,已经完全没有了负面情绪,没有了自私,贪婪与利益至上,那么世界不是更美好了,反而说明人类已经不是人类了,是活在精神信仰中的假体了。
  
  
  中国军方毫无质疑克尔的专业能力,立刻开始行动,无关人员立刻清场。
  
  
  克尔心底有数,但还有一事不明,于是问身旁的李思达教授。
  泰山仅仅1500米多,玉皇顶又是旅游胜地,每年的客流量以亿计数,为何之前没有发现体积这么大的雕塑呢?克尔问。 
  
       克尔只听过泰山之名却也从未来过泰山,很是疑惑。
  
  克尔教授,这也是问题的疑点,之前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雕塑,是近日来兀地出现在这里的。类似于空间传导,凭空出现在这里。 
  
  
  
  哦?还有这种事?卫星监控也不好用吧。克尔偏过头问李思达。
  ················怎么知道!!
  想必是空间传导造成的电磁场紊乱,这类事情我遇到过。克尔回答。
  
  
  
  李思达心中大惊,世界第一的克尔教授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空间传导的事件都遇到过,真的是隐而不露的高手,他这么世界第二相差太远了,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克尔掏出十五年前的照片,仔细对比,结果却大吃一惊。
  照片上与玉皇顶的祭坛雕塑一般无二,甚至连雕塑人物的动作,神态,衣物刻画等等方面都好无差别,简直一个模子复刻下来的。
  
  克尔甚至怀疑,这是否就是十五年前沙漠中的塑像,经过离奇的空间传导,从而来到了泰山呢?
  
  
  不对,这事有蹊跷!美女助手伊姬斯首次发声,她虽然没什么名气,但许多事情没有她,克尔也难以成就今日的威名。
  就如同达芬奇这位奇才,各各领域全部精通,将他一辈子的著作研究全算在一起,足足有70多年才能完成,可他远远没有活到那么久,其中相当一部分就是他助手的功劳。
  
  伊姬斯依靠天生的,出色的感知能力,从而在数万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克尔教授的助手。
  
  
  这塑像与照片上有些地方不同,请注意两者的眼神,站在我们面前的塑像眼神空明毫无生气,而照片上的眼神则是苍老的微眯着的,仿佛在抵御着大漠的风沙。伊姬斯抚弄着自己的秀发,指着照片说道。
  
  
  克尔与李思达面面相觑,女人的感觉还真的是不一般,这二者的眼睛确实不太相同。
  
  克尔静而不语,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
  
  下一瞬,他拉着伊姬斯就是往山下冲,全然不顾旁人的眼光,从玉皇顶就往半山腰的停机坪奔跑。
  有这样的教授,伊姬斯心里也是一万个草泥马飞过,他总是这样的一惊一乍,灵感来了,谁也挡不住。
  
  
  只留下玉皇顶上一干科学研究人员,在风中凌乱,不明所以·······
  
  李思达和大校也是一脸懵逼,紧跟着二人也是往山下跑去。
  
  几人坐上直升飞机,按克尔的命令,直接就往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飞去,以最快的速度极速赶往沙漠腹地。
  螺旋桨快速旋转,击打着空气,音爆连连,已经到了最大速度,克尔还是嫌慢,就差自己长翅膀飞过去了。
  
  
  
  不久,很快就到到达了目的地。
   
  已是夜晚,温度极低,天空中一轮皎洁的圆月,倾撒着月光,照亮黑暗中的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
  
  克尔打算凭着十五年前残存的记忆,再次寻找那神秘的雕塑。
  
  
  他依稀记得,雕塑位于魔鬼城附近,旁边有着一个月形沙丘,是风力堆积的产物,再加上埋藏的古冲积平原和古河湖平原,沉积有巨厚的第四纪松散沉积,所以这样的地貌在这里很常见。
 
  在沙漠的西南部分布着沙垅-蜂窝状沙丘和蜂窝状沙丘,南部出现有少数高大的复合型沙丘。
  魔鬼城地面海拔高程300--500米,平均海拔380米,由白垩纪形成,主要岩性为褐红色泥岩、砂质泥岩。属典型的雅丹地貌,是受风力和流水作用的影响形成的。
 
  
  几人在偌大的沙漠苦苦寻找,也没有结果,几人甚至怀疑克尔的记忆了。
  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他们几人终于是来到了魔鬼城附近。
   
     魔鬼城的地面尽是深浅不一的沟谷,高低错落的山丘,裸露的石层被狂风雕琢得奇形怪状,千姿百态。
  有的呲牙咧嘴,状如怪兽;有的危台高耸,形似古堡,或似亭台楼阁,檐顶宛然,有的象宏传宫殿,傲然挺立。
  
  经过亿万年岁月,大自然的雕刻出千奇百怪、栩栩如生的各种形态,属千古杰作神秘壮观,令人浮想联翩。
  在起伏的山坡上,布满着血红、湛蓝、洁白、橙黄等各色石子,宛如魔女遗珠,更增添这里的神秘色彩。
  
  
  
  
  啊!一声尖锐的女声尖叫传来,几人的距离并不是很远,怕在夜晚中失去方向。
  几人聚集到了一起,发现原来是伊姬斯在求救,黑夜中她被蛇咬伤了,慌乱中也没有看清蛇的模样。
  克尔用手电筒照亮伤口,根据伤口的形状了蛇的品种————诺菲雅迪三花蛇,还好这种蛇并没有毒性,只是其牙齿构造有些特殊,捕猎时三颗獠牙一同刺入,造成的伤口如同现代的军刺般,往往会血流不止。
  拿凝血剂来!克尔朝大校伸出右手,一行人来的太匆忙,根本就没有准备什么药品。
  伊姬斯的伤虽然不危及生命,但长时间大量的流血,在沙漠中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累赘。
  看到大校和李思达教授一脸尴尬的笑容,克尔心中就明白了。
  他从靴子上抽出一把利刃,举过头顶,朝着伊姬斯就是刺去。
  月光下,寒光映照在匕首上,下一瞬,匕首上充满了伊姬斯的鲜血········
  
  大校和李思达简直难以置信,克尔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为了早一些发现雕塑的秘密,干掉碍事的受伤的助手?
  
  
  下一秒,伊姬斯腿上的血液先是随着利刃的刺入而鲜血喷涌,可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血流的速度大幅降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血,伤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克尔解释道:我这一刀,将三角形的伤口变成了四边形的伤口,没有了高度差与血液浓度差,伤口自然容易愈合。
  
  大校与李思达面面相觑,心中震撼!
  
  
  很快,伤口在紧紧的包裹下,伊姬斯恢复了行走的能力,几人也是继续分头寻找了。
  
  
  
  魔鬼城!就在前方!大校喊道,几人聚集起来一同出发。
  十五多年过去了,许多事情早已物是人非,沧海桑田,这里的景象变化了太多。
  
  嗯?李思达教授感觉脚下一硬,他俯下身,用手清除了脚下的沙土,露出了一个圆滚滚的脑袋。
  
  
  
  嘿!克尔,是这个吗?!!
  
  克尔用照片比对头颅后,基本确定这就是那个塑像,只不过这么多年来被风沙掩埋了。
  
  
  众人将沙子清理了出来,露出了雕塑的全部。
  那男人雕像的身材比女人雕像略微高些。克尔清楚地记得,那两座雕像的脸是用粗线条雕刻出来的,几乎分辨不出鼻子,也看不清耳朵,宽阔的嘴巴只是一个窟窿。
  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不可能!不可能!克尔教授奇怪的大叫起来。
  
  他把目光从照片移向雕像,然后重又移回照片,莫非是他的眼睛看花了不成?
  他走近一些,又退后几步。不,眼睛并没有看花。
  照片上,两座雕像笔直地站着,两手下垂,而现在,却改变了姿势。
  
  女雕像两膝微屈,一只手紧握着另一只手,面目狰狞。
  而那座男雕像则左脚向前迈了一步,朝那女雕像投去关怀切切的目光。
  
  克尔震惊到全身颤抖,手中的老照片飘然落地。
  
  十五年前他曾不小心撞掉过女雕像的一根伸出的手指,而现在的景象,意味着什么呢?
  
  
     伊姬斯,大校,李思达教授同样十分震撼,这雕像怎么会离奇变了姿势?!!
  
  
  
  对于克尔来说,周围的一切都已荡然无存。他的脑海里除了雕像,再没有其他任何事物。
  
  
  比如某些细胞每隔一两个小时就发生分裂,而许多高级组织的细胞却要好几天才能分裂一次。
  每种生物都有自己的时间、自己的空间和自己的生命期限。
  对于巨鲸来说,蚂蚁对它们来说就如同尘埃,毫无意义。
  
  两座雕像仍旧纹丝不动地矗立在那儿,但克尔已经领悟到这只是一种假象。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雕像,而是来自其他行星,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生命!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火星,沙漠,泰山封禅之地,都有他们的身影。
  而沙漠中这两个雕像,十五年间动作的变化,便足以说明他们是活的生命。
  
  
  他们有自己的时间。
  或许我们这儿的一百年,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瞬间。
  
  这个女雕像感到手指上的疼痛,并开始对此作出反应,这竟用了十五年时间,而男人关怀的目光是说明具有生命的充分体现。
  
  它们可能是侵入地球的外星生物,也可能是地球古生代的古老物种,但是以他们的反射弧和动作速度,对人类毫无威胁。
  当他们活在自己定义的时间体系里面,每做出一步反应,都需要耗时十年之久,到时候,纵使其多么强大,人类也早已想出来了解决的对策。
  
  不同物种,生活在不同的时间体系。
  地球上的物种况且不同,更何况广大的宇宙空间?
         而宇宙的一切都在时间规则的掌控下有条不紊的运行。
  
  有的人生活得毫无价值,庸庸碌碌,另一些人却生活得高尚伟大,多姿多彩。
  时间是自然界的万物之主,而人则是自己时间的主人。
  
  沙漠尽头一抹晨曦即将升起,黑夜逐渐暗淡消寂,众人想要从克尔镇定自得的脸上寻求答案。
  
  一阵风沙吹过,众人慌忙遮挡面孔,等风平浪静时,睁开眼眸,雕塑已不可寻········
  与此同时,泰山玉皇顶,火星地表的雕像全部瞬间消失········没人说得出来为什么·······
  只有克尔在雕塑的眼角中看到了一丝共感的目光,还有那雕像上无人捕捉到的,不可捉摸的微笑·········
  
  返回美国后,克尔在世界奇妙生命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
  时间是无法抗拒的,自然在时间中消逝,万古恒定,或许我们可以友善对待茫茫宇宙中朋友········


Desert.jpg




来自群组: 三足乌部落
耶衡天在此,何人敢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