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大陆——三足乌》——仲舒

[复制链接]

9

主题

15

帖子

430万

积分

三足乌皇帝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301325
发表于 2019-6-28 19:25: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仲舒 于 2019-6-28 19:36 编辑

第二章寻神者
印度天竺,印度教前,跪着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恶臭的的人,他口颂《吠陀经典》乞求着梵天的原谅。他已经在印度教前跪了整整11年。印度教的婆罗门人出入印度教时都会向他吐口水,甚至遭到无业游民的殴打,也不会有人阻拦。路过的印度警察也将他自然忽略。“你这个该死的哈里真(神之子),梵天主神、湿婆主神是不会原谅你的”。
这个人叫加拉瓦·Dheeraj。身高170cm,体重60kg,正跪在教堂前低头忏悔。被朝圣的人称为“神之弃徒”,被印度人视为贱民,不可接触者。加拉瓦·Dheeraj是混血儿。加拉瓦·Dheeraj的祖上是英国军队退出印度后留下来的殖民者。加拉瓦·Dheeraj一直都不被印度人接纳。加拉瓦·Dheeraj是白皮肤。他从小都对宗教感兴趣。父亲是印度大学的教授,是伊斯兰教的信徒。加拉瓦·Dheeraj学习伊斯兰教的教义是从小开始,八岁时,已经能和伊斯兰教首教辩论。被誉为“上帝之子”。加拉瓦·Dheeraj不信教,他不信上帝。他开始瞒着家里人学习研读各教教义、信仰、故事。15岁的他,熟记各个宗教的文字、起源、教条、教义。他试着去揭穿宗教的目的。他煽动印度人们实现自我管理,崇尚无神论。最后被父亲发现。佛尔兰·Dheeraj要将他亲手送上绞架。在争执中加拉瓦·Dheeraj利用宗教教条杀死他的父亲——佛尔兰·Dheeraj。他将他父亲冠上了背叛耶稣的罪名,诉说他父亲向学生传授梵天的往生论。诱导伊斯兰首教对佛尔兰·Dheeraj下达火刑的命令。他父亲佛尔兰·Dheeraj是被绑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的。那张平静温和的脸一直留在他加拉瓦·Dheeraj的脑海、梦中,他还在对他笑!那张脸一直缠着加拉瓦·Dheeraj,不管是梦里梦外。直到两年后,加拉瓦·Dheeraj跪在湿婆神前请求原谅时,他眼前的父亲消失了,唯独剩下湿婆神看向远方的双眼。他信神了!可是他却被婆罗门的教徒扔了出来,并不在允许他进入教堂哪怕一步。于是他跪在了印度教前,一跪就是11年。一跪就变成没有灵魂的躯体。11年,吃的都是教妇的垂怜。李军站在加拉瓦·Dheeraj面前,掉头就走。唐国栋拉住了他。走到加拉瓦·Dheeraj面前俯身在他耳边说,“凡人太无聊,有没有兴趣找神玩玩?”加拉瓦·Dheeraj看着唐国栋和李军的身影,健步如飞的跟在了身后。跪了11年的他,早就忘了父亲的脸。只记得湿婆神的双眼。他想去看看神的双眼为何如此冰冷。三人开车往“死亡之谷”方向驶去,才出天竺,行至恒河中游,“嘭!”一劳斯莱斯幻影撞上李军的改装吉普。双方停了下来,劳斯莱斯上下来一金发女郎,黑丝长腿,湛蓝的双眸,冰冷的盯着开车的唐国栋。身高有180的她,平视着坐在驾驶位的唐国栋。唐国栋开门下车,玩世不恭的转着手机,“怎么?美女!看上我了?要不上车来玩玩?”金发女郎对着唐国栋就是一腿立劈,笔直的单腿,紧致的黑色皮短裤,突如其来的攻击。唐国栋脚步微移,这一脚劈在吉普车发动机盖上。“砰!”吉普摇晃了下,唐国栋瞟了眼身旁的美腿和落点处的凹槽,“美女别生气,该怎么算都是我们全责。我们全权承担!”金发女郎注视着唐国栋,收回美腿,掏出手机就要报警。座在后座养神的李军,皱了皱眉。推开车门走了下来。铁血的身躯,冰冷的面容,“不要报警,麻烦。你走吧!赔偿会让你满意的。报警,你会从这个世界消失。”金发女郎在他一出现就呆住了,完全没听清楚李军在说什么,她紧张的向李军伸出她纤细的美手,“你好!我叫埃尔斯白!很高兴认识你!”李军瞥了她一眼,转身上车。唐国栋识趣的上车启动吉普,继续逆行。埃尔斯白看着远去的吉普,迅速上车跟了上去。唐唐国栋边悠闲的开车边说,“埃尔斯白,加拿大人,父亲是加拿大红枫财团的董事长,母亲是中国著名影星。本人是生物界的天才,现在20岁的她,已经横扫各国生物学奖,她组建的生物医学研究所已经成为全球生物研究所的顶端。当然,你那个地下研究所不算。她已经开始研究基因变异,我想她来印度跟我们应该是同一个目的,寻找关于神的基因。她可比菲尔夫那业余者强太多。”唐国栋瞟了眼后视镜,“那小妞居然跟着,要不要干掉她?”李军冷淡道,“不要管她,加速吧!”唐国栋把油门踩到底。在一天后,入夜的时间,他们到达哈拉帕和摩享佐·达罗古城。劳斯莱斯幻影的车门打开,埃尔斯白对着下车李军走来,“我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李军盯着他,埃尔斯白缩了缩胳膊,还是寸步不让。“你怕死吗?”李军冰冷得问。“不怕!”埃尔斯白毫不犹豫的答道。李军直接对埃尔斯白出手,卡住埃尔斯白的咽喉,将她提在空中。埃尔斯白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她意识到自己的莽撞。放弃抵抗的闭上了双眼。李李军的手指还在锁紧,埃尔斯白窒息的前一刻,李军将她扔在了地上。埃尔斯白的脖颈一片乌紫的手指印。躬身在地上不停地喘息。李军将吉普后备箱的东西拿出来。是一个沉重的保险箱。里面有一张“古地图”;两颗漆黑如墨的球体;一截暗淡的权杖;一块石板;一卷羊泛红的羊皮;古地图上是一块大陆,四周都模糊不清。两颗漆黑如墨的球体没有任何异常。暗淡的权杖内有一丝丝光线流动,时隐时现。石板上面模糊的刻着除了...神、不可亵渎...帝、谨守...圣日。羊皮卷没打开,众人也不知道。
李军拿出漆黑如墨的球体。加拉瓦·Dheeraj激动的指着李军,“你是魔鬼,你要做什么?那是打开地狱的钥匙!快停下你的所有行为!那是对神的不敬!”激愤的向李军扑上去。李军一脚将加拉瓦·Dheeraj踹翻在地,继续向古殿走去。唐国栋对地上的加拉瓦·Dheeraj说道,“既然跟上来了,就不要坚持心中的信仰,我们正在做的事,对神很尊敬?”加拉瓦·Dheeraj怔了怔,爬起来,“以后叫我佛尔兰!”不不多时,月亮光照射在两座古殿中间的球体上。两颗球体更加漆黑,阴暗的气息传来。两座古殿逐渐显现出一个黑洞,一瞬即逝。两颗球体变成了夜明珠,空气中只留下浓郁的恶魔气息,让人不寒而栗。李军指了指佛尔兰,指了指两颗夜明珠。佛尔兰自觉的向古殿跑去。李军看了一眼离得很远靠在路虎上的菲尔夫。唐国栋冲他摇了摇手机,李军就上了车。看着后座多出来的埃尔斯白,李军皱了皱眉。坐在了后排左边。唐国栋将佛尔兰拿回来的夜明珠收好,放入后备箱。继续上车出发。一行人从印度马德拉斯机场飞往肯尼亚,一路上菲尔夫始终吊在他们后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