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中国网络文学20年”大神访谈——血红

[复制链接]

268

主题

339

帖子

45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52891
QQ
发表于 2018-11-9 23: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言:中国网络文学从最初进入公众视野,到如今的繁花盛开、蔚为大观,已经走过了20年的历程,在这高速发展的20年里,日渐规范的网络文学不仅变革了人们的书写和阅读方式,还因其3.78亿网文读者,600余万网文作者的巨大体量,以及它在新文艺发展方向、文化产业支柱等方面所体现的重要分量,从边缘草根文学转移到了主流文学,极大地丰富了当代文学版图。

20年来,中国网络文学行业内涌现出无数的优秀网络文学作家,是他们用一部部脍炙人口的网络文学作品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眼球,是他们用一个个华丽的文字为疲惫的中国文坛不断带来荣耀与活力……


血红,原名刘炜,苗族人,祖籍湖南常德,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第二届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长。2018年5月,第三届“橙瓜网络文学奖· 网文之王”评选中位列十二主神。其著有《三界血歌》、《升龙道》、《逆龙道》、《巫神纪》、《巫颂》、《邪龙道》、《偷天》等优秀作品。2018年10月,血红登上《网文圈》杂志封面人物。

血红创作16年,创作4800万字,被誉为全中国最高产的网络作家。



每一部作品都是“新生”,不断变化才是写书的乐趣所在

写作是孤独的,但在宏伟壮丽的文学世界里,文字让书写者与阅读者都不寂寞。2003年夏天,随着血红敲下自己的第一篇玄幻著作——《林克》,血红正式踏入网络文学的世界。16年的创作,血红不断尝试新的变化:更丰富的人物形象、更多元的写作手法、更独特的写作风格、更深刻的思想表达……就如血红所说:“每一本书,都是一段不同的心路旅程,每一本书,都是一段不同的人生的经历,一种不同的人生感悟。”血红的每一部新作品,都是“新生”,他用自己对创作的爱与热情,诠释着每一部“独特”的新作。

9月10日,著名网络作家血红新作《开天录》在起点中文网火热上线,在这部作品中,在这里,血红以自己的理解探究着生存与生活的意义,渺小与伟大的界限。一本书,就是一个世界。

橙瓜:血红大大您好,首先恭喜大大9月10日在起点中文网开了新书《开天录》。据了解,《开天录》上线15天就有了20位盟主,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那大大先给我们介绍一下这部作品吧?
血红:这是一本风云跌宕的作品。一个文明崩毁破坏之后,文明的种子在灰烬中野蛮生长,重归繁华而引发的故事。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思维,不同的利益诉求,独特的封闭却又相互影响的世界环境,引发了无数的矛盾争端,这是一个变幻莫测,所有人都在漩涡中身不由己的故事。

橙瓜:您之前表示过,《开天录》这部作品塑造的是一群有血有肉像活人,却又各自极端且鲜明的男女老幼!可以说,这是一部以多主角诠释故事发展的作品吗?
血红:确切的说,像是一个糖葫芦串。主角就是那根木杆儿,他顺着主线,串起了好多好多的故事。每一个果子,就是一个分故事,每一个分故事中,有些角色可以顺着杆子向别的果子爬一段距离,有些还没有爬出这个果子,就已经被吃掉了,也就这么消失了。因为是糖葫芦,所以在甜滋滋的表层下面,会有酸涩、有苦辣,有各种不同的风味,这就是那些角色的情绪,他们的经历,他们的各种表现。

橙瓜:为什么会想到创作《开天录》讲述的这样一个故事呢,灵感来源于哪?
血红:灵感来自很多很多方面,来自很多素材。首先,是中国传统神话,《开天录》确切的时代背景,是末法时代之后,天地元气复苏的时代;其次,这是一个天地元气复苏,但是曾经所有的文明都彻底毁灭,一切道德伦理都几乎完全丧失,一切精神层面的概念都在重组的时代;再次,这是一个拥有诸多元素,包容性极大,丰富性极高的世界。一群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没有足够的道德约束的智慧生物,他们在一个封闭的、看不到前路的世界中会演绎出什么样的故事,这是我想要在这本书中探讨的问题。

橙瓜:您的玄幻小说中有不少镜头和描述与中国神话故事、人文历史有很大相似之处。这次在《开天录》中,也有涉及到开天辟地的情节,其实,在中国早期的文学作品里也有很多神话的色彩,您是怎样看待玄幻和神话以及中国传统历史之间的关系的?
血红: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历史,是经得起考究的,记载详实的,可信度高的,确切反映了过去真实发生过的事件的记载,才能称之为历史吧?但是有些太过于久远的东西,不详细,不确实,经过口耳相传的艺术加工后,赋予了一些光怪陆离的传说性后,无法考究,无法证实,而且过于离奇的,就可以称之为玄幻。而在我看来,玄幻的极致,就是神话。神话,那是完全超乎现实,存在于另外一个维度的东西。举例来说,‘豢龙氏’这个姓氏,以及‘豢龙氏’相关的一些故事传说,可称之为玄幻;而哪吒击杀东海龙太子的故事,就是神话了。

橙瓜:《开天录》在起点中文网的简介是:“生存,很容易。生活,很艰难。我族,要的不是卑下的生存,而是昂首、高傲的生活。我族,誓不为奴!”您是否通过这部作品向读者传递了您对于生存与生活之间关系的思考?
血红:这是我个人的一点点很粗浅的认知。生存和生活,其实都能用‘活着’一词来阐述,只是‘活着’的境界不同。生存,在《开天录》这本书的语境中,未免有点过于卑下。没有前途,没有想法,从未想过改变,从不思考未来,满足于最基本的生活物资,维持自己肉体的最基本的生命力,这就是生存。他们活着,也仅仅是活着而已。

而生活,在《开天录》中,生活不仅仅是最基本的吃喝拉撒,不仅仅是肉体维持着生命力,他们还有更高的追求。比如说书中最初的灰夫子,他爱美好的词句,他爱追访古代遗留的知识,他会思考这些知识的由来,憧憬过往的美好时代,他甚至会告诫主角,‘智慧才是最强大的力量’。或者说,以灰夫子为例,‘能够思索个体为什么活着’,这代表了‘生活’本身的价值所在。

哪怕大家同样每天啃着蘑菇干,同样喝着浑浊的地下水,同样衣不遮体的住在矿洞中。那些无所求的岩石侏儒,他们仅仅是生存着;而灰夫子这样的,才算是生活着。

生存只是黑白,生活却是七彩。无关物质条件,而是关于灵魂。



橙瓜:《开天录》这部作品的创作背景格局设定的非常之大,而在对主人公的刻画上却是选择了一群性格十分纯粹、淳朴的小人物,这样的“大小”对比有什么深意吗?您以此想向读者传递的精神内核是什么呢?
血红:在《开天录》中,不会存在大人物。哪怕已经出场的诸如长生教的那些长老,又或者雾刀的那些掌令,以及后面陆续出现的那些大家族的长老们,他们在书中,同样只是被摆布的小角色。

或者是被外力,或者是被自己的内心,总之,他们都是受操控、受摆布的小角色。无论他们手下有多少人,无论他们掌握了多少权势,无论他们拥有多少财富,无论他们是何等身份,总之,他们都是小人物、小角色。

外因,内因,总之有无数的因素让他们挣扎、痛苦、烦恼、愁苦,七情六欲让他们摆脱不得,由此才引出了书中的故事。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精彩,写好了小人物,就能写好一个世界。

如果说要向读者说什么,那么,用一句比较装的台词来阐述吧——我们仰望天空,或者俯瞰大地的时候,要时刻保持敬畏之心。

面对世界,我们每个人都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沙尘。

橙瓜:相比起之前的作品,您觉得这部作品的突破和新意在哪里?
血红:又是一个好难回答的问题。总有种老王卖瓜的感觉,自吹自擂什么的不擅长啊。非要说的话,那么,或许是会比较注重人物的刻画吧。我尽力的让书中的每个角色,都能保持多样性和复杂性。我会尽力让他们显得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鲜活的,是真实的,而不是脸谱化的。

不会说一个好人就是一个好人,一个坏人就一定是纯粹的坏人。

每个角色,他们都是因为自己的立场,因为各种外因和内因在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时间点作出了自己的抉择。没有纯粹的黑和白,没有纯粹的好和坏,只有在乱世中的挣扎。

只不过,对应前面的回答,在这乱世的挣扎中,有些人是为了生存,有些人是为了生活。

那些心中拥有一线光芒,为了生活而努力的人,是我着重描写的对象。

橙瓜:在《开天录》这部作品的创作中,您的写作手法有哪些改变?
血红:快速的情节推动,快速的场景变化推动故事发展。用急骤的矛盾冲突来刻画世界,刻画人物。大概就是这样。

橙瓜:很多网友评论说,《开天录》的风格是东方玄幻和西方玄幻杂糅在一起,行文也很有《紫川》《神木》那个年代特有的气息,这是您在创作之初就预设的作品风格吗?
血红:这倒是没有刻意的去设置,只是因为故事的世界设定的缘故,所以才有了这种东方和西方混合的印象。其实这也就是因为,这个故事的世界设定包容性极高,是一个完全开放式的,任何元素加进去都可以得到合理解释的世界。

龙,凤凰,麒麟在这个世界都是理所当然的。

蜥蜴人,吸血鬼,狼人,在这个世界都是顺理成章的。

巨人,矮人,侏儒,在这个世界都是画风和谐的。

总之,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都是可以完美的自我解释、自我阐述的。大家耐心地追文,后文都有回答。

至于行文风格,是故意和之前的几本书略有不同的。

写书这事情,如果总保持一个面貌,一个味道,自己都会腻味的。在不断的写书过程中,不断尝试新的东西,这才是写书的乐趣所在啊。

橙瓜:现在现实主义的题材很火热,您有没有考虑创作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呢?
血红: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暂时没考虑啊,目前的几本书的策划,还是侧重玄幻、仙侠甚至是科幻类的。写现实主义题材,暂时没有想好。

橙瓜:目前,《开天录》正在火热连载中,您目前有多少存稿呢?在创作《开天录》的同时,有没有在构思其它的新作品呢?
血红:嗯,存稿不多,而且估计上架后几天功夫就会被书友催更彻底解决掉吧。每本书都是这样,早就习惯了。曾经最多有三十万字的存稿,也就上架后一个星期清洁溜溜……早就习惯了。

我现在手上的新书构思蛮多的。

但是就一个人,每天能写的字数就这么点,所以,慢慢写吧。脑子是一个单线程的结构,只能一次写一本书,没办法开双,所以,慢慢写吧。

橙瓜:《开天录》这部作品有进行IP制作方面的打算吗?
血红:懒……所以,交给网站去负责吧,我自己从来不掺合这些事情。累,太累。身体累,最主要是心累。有那功夫,还是努力多写几千字,书友开心,自己也高兴。

橙瓜:《开天录》后面的情节发展可以透露个小彩蛋给读者吗?
血红:好吧,我已经写到了主角拥有造化之血,已经开始孵蛋养宝宝了。但是还没想好孵蛋孵出来什么东西……肯定不可能是小鸡小鸭,那么究竟是什么,我也在三四种选项中很惆怅啊!



16年的创作,见证中国网络文学发展

血红作为最早一批进入网络文学大军的作家,至今已陪伴中国网络文学走过了16年的时间,这16年,血红不仅创作出许多脍炙人口的优秀文学作品,更见证了中国网络文学这16年来的蓬勃发展。血红说:“网络文学的出现是一种偶然,是一种文学自我发展的偶然。但是它更是一种必然,是一种社会经济、科学技术发展,以及公众对文学作品的需求极大提升的必然。”如今,玄幻、仙侠、军事、悬疑、言情、灵异、都市……中国网络文学已成为一道独特的文化景观。

橙瓜:从2003年写作至今,您已经陪伴中国网络文学走过了16年的时间,在这个行业中也可以算是元老啦!今年恰好是中国网络文学20周年,站在您的角度,您如何看待中国网络文学从最初到现在的发展与变化?
血红:非常欣然,网络文学的出现是一种偶然,是一种文学自我发展的偶然。但是它更是一种必然,是一种社会经济、科学技术发展,以及公众对文学作品的需求极大提升的必然。网络文学正在快速发展,同时在自我完善,自我突破,业内的作者、编辑和相关的从业人员,都对网络文学寄予了更高的诉求和期望。网络文学会在未来可见的时间内发展得更好,我坚信这一点。

橙瓜:随着时代的发展,网络文学越来越备受关注,其受众也是越来越多。不得不说,很多作家选择投身网络文学行业是看中了“高收入”“高回报”,而并非单纯的忠于创作本身,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血红: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很简单的,只有真正热爱一个行当,才能坚持到最后。在网络文学发展的过程中,有很多昙花一现的作者,他们并没有坚持下来。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是真正热爱写作、热爱阅读的作者加入网络文学这个生态圈,让大家共同努力,将网络文学发展得更好,涌现出更多更好的书友喜闻乐见的作品。

橙瓜:您认为一部精品甚至是经典的作品应该具备什么要素? 作家在创作作品甚至是对作品进行IP改编时,应该如何践行核心价值观?又应如何平衡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之间的关系呢?
血红:精品小说,就是好看吧?这是我个人的一点浅薄的认知,能够让读者觉得好看的,能够爱不释手的追看的小说,就是精品。而经典小说,则不仅仅是情节好看,它应该在曲折动人的情节、有血有肉的人物之外,赋予一些更多的精神层面上的东西。它必须能够感动读者,能够让读者得到某个方向的精神共鸣,能够得到教训,拥有精神层面上的收获,而这种感动、共鸣和收获,必须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而不会衰减的,是在未来一段很长的时间内不会过时的。

所以,我们的作品必须在精神立意上是积极向上的,是符合人类美好、善良、正义、光明的道德观的。

我们要用真挚的美和善,那种积极向上的精神力量去感染读者,宣扬美好的人和事。不能为了一时间的经济利益,去做那些三俗的作品,比如说打擦边球的色情描写之类的,这种手段只会害人害己,是会受到社会、公众和读者的一致唾弃的。

总之,还是那句老话——你的作品,敢让你自家未成年的孩子看么?

橙瓜: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PK似乎是文学界一个不老的话题,您是如何划分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之间的楚河汉界的呢?您认为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哪一个更能推动中国文学的发展呢?
血红: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其实没有楚河汉界之分。网络文学中的很多很多类型,比如说神魔小说、科幻小说、爱情小说等等,他和传统文学中的很多类型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仙侠小说的鼻祖,就是《蜀山剑侠传》嘛!

所以,传统也好,网络也好,这只是传播手段的不同,传播渠道的差别,单纯的就文学本身而言,传统和网络没有任何区别。

或者说,我更愿意将我们现在所谓的传统小说归结于‘严肃文学’,比如说很多的纪实文学、传记文学等等,你可以说它是一种严肃的文学表达方式。

而我们现在所谓的网络文学,或者用‘商业化娱乐化小说’来称呼更加准确些,的确现在所谓的‘网络文学’,更加注重读者的娱乐化,而且更倾向于各种周边娱乐体裁的改编,所以这样的划分也是比较合理的。

文字是相同的文字,无非侧重点不同。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现在很多现实主义题材的小说,也在网络上得到了读者的欢迎,而且类似体裁的精品数量越来越多。

这是一种非常可喜的现象,‘网络文学’正在自我的完善,而且在快速的发展。

我想,当未来各种体裁的小说都能通过网络渠道发布的时候,‘传统’和‘网络’的划分,其实就可以消泯了。

至于说谁能推动中国文学的发展?大家本来就是一体,也就无所谓区分了吧?任何一个时代,你需要严肃的文学样式,你自然也需要商业娱乐化的文学作品。共存共荣,这是极好的事情。

橙瓜:对于您的作品的相关IP改编运作工作,您是如何规划的呢?
血红:暂时没什么规划,圈子里的朋友都知道我很懒很懒很懒,这些东西全都丢给网站去做了。

橙瓜:如果您的作品进入IP运作状态,您会多大程度的参与进去?哪些原则是您必须坚持的呢?
血红:一心一意码字,基本上不愿意掺和。

嗯,前面也说了,我是一个单线程构成的脑袋,我没办法同时做两样事情。一门心思的码字吧,写出好的小说来,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当然,前提是,我的书是专业的,我希望做改编的小伙伴,也拥有高度的专业性。

橙瓜:现在有很多作品本身很火,但是改编成网剧或电影作品之后却既不叫座也不叫好,您觉得这个现象是问题出在哪里呢?
血红:看我上面的那个问题……或许,就是因为不够专业吧。



生活就是:以阅读为生,为创作而活

读书、创作、喝点小酒,这几乎是自称资深宅男的血红全部的日常生活,看似简单无味,但事实上,这正是如今大多数人所追求的——用喜欢的方式过一生。从喜欢阅读到独立创作,从西方玄幻到本土特色,从名不见经传到上海作家协会会长,一路走来,血红从未脱离过这看似随性实则坚定的生活,就像他书中那些用奋斗换来光环的主角,这一路,他走得铿锵有力,走得脚踏实地,看似前方只有一条漫漫长路,其实道路两旁百花齐放。

橙瓜:我们了解到您大学是在武汉大学读的计算机软件专业,包括在毕业后也是在湖南一家计算机公司实习,那在2003年为什么选择投身到了网文大军中呢?
血红:因为那时候没工作了嘛。和一伙大学的同学群租在一起,每天就是上网看看书啊,然后每天喝喝啤酒啊什么的。

但是那时候,没有专职作者这个说法,所有的网文作者都是兼职的。他们有着很好的构思,有着非常棒的文笔,写出了极其美妙的、在现在回想起来都堪称经典的小说。

可是他们不是专职的嘛,普通的一个星期出一章,一般的半个月写一章,神仙一点的大概两三个月来一章?

我记得我从99年开始追书,曾经有一本书我一直追到了03年,大概总共写了十七八万字?然后作者就从网络上消失了,不见了,永久的烂尾了……

那时候就经常碰到这种情况,一本开头万分精彩的小说,突然就嘎嘣断了,下面没有了,光溜溜一片了。

那种莫名的窝火啊,很憔悴,很心伤。于是,我告诉自己,为什么不自己写写呢?反正,脑子里憋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情节。

于是就开始写了。一写,就是十六年。

橙瓜:在业内,您一直被大家誉为“玄幻界的掌门人”。最初的时候,您是如何确定自己的写作风格的?
血红:啊,其实没什么写作风格的。嗯,我这个人是纯粹的意识流,心情好的时候,文字就轻松愉快一些,心情糟糕的时候,书里面就血雨腥风一阵……而且,我每写一本新书,都在力求变化。

我每一本新书,都想写出和上一本不怎么相同的感觉,不怎么相同的世界,不怎么相同的人物,力求每一本书给人的味道都不同。

一个作者,如果一辈子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个腔调,感觉也是蛮可怕的事情。

所以,一直在力求变化,我努力追求不至于形成一种固定的写作风格。

橙瓜:您的作品《巫神纪》《三界血歌》《光明纪元》等作品至今仍然吸引了数以百万人的追捧。您如何看待玄幻对于中国读者乃至世界读者的影响?像《指环王》《哈利·波特》这些西方玄幻作品,与我们东方玄幻的不同有哪些?
血红:最早的时候,我们的网络小说在上个世界末,以及这个世纪最早的几年,其实都是受到了西方的魔幻、奇幻小说的影响。

所以那几年的网络文学作品,多为巨龙、骑士、魔法师之类的构思,很少有属于我们本土特色的东西。

所以类似于《龙枪》、《暗黑精灵三部曲》这样的作品,对我们早期的创作影响是蛮大的,在整个世界的影响力也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必须要提一下,随着《缥缈之旅》这本书的出现,我们开始有了本土色彩的仙侠小说,于是乎网文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烟花一样,突然就爆出了极其绚烂的光芒。

这是一本里程碑一样的作品,必须要重点提一下。

而《指环王》、《哈利·波特》这些西方的玄幻作品,就我个人的想法,他们的作品当中,宿命光环、主角光环之类的色彩太浓重了一些。

我们的网络文学作品当然也有我们的主角光环,但是二者的情况是不同的。

西方玄幻作品中,他们的每个主角,似乎都天生带着某种宿命性的使命感,他们天生就必须去完成某个重大的任务,成就什么或者改变什么,而这些成就或者改变,总是能影响到整个世界亿万生灵的命运之类。

而我们的小说当中,主角的成长多为小人物的奋斗史,我们的主角成长故事更加的平民化、世俗化,更加的平易近人,更加的面容可亲一些。

或者可以这样说,西方的玄幻小说中,动辄就有一种‘天命神授’的味道。

而我们的网络小说东方玄幻中,则充盈着一种‘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的奋斗精神。

橙瓜:回顾自己的创作经历,会分为哪几个时期呢?
血红:每一本书,都是一个新的时期吧。

每一本书,都是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新的结束。每一本书,都是一段不同的心路旅程,每一本书,都是一段不同的人生的经历,一种不同的人生感悟。

所以,用书来划分,还是比较恰当的。

橙瓜:在16年的写作经历中,您创作了非常多脍炙人口的优秀网络文学作品,你现在的写作心态和最初有什么不同吗?
血红:嗯,暂时没有什么变化吧。因为就我的生活状态来说,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和十六年前没什么两样。

依旧是宅男,依旧是每天看书和码字,除了身边多了一个老婆,没什么别的变化。所以,我的心态还是那样,每天都能写一点自己喜欢的文字,每天都能看好多好多自己喜欢看的书,这种生活简直不要太惬意。

除了阅读和写作,我也没什么别的爱好了,能一直的写下去、读下去,这是极其美好的事情。

橙瓜:在您创作过很多有性格的角色中,您最喜欢、最满意的人设是哪一个呢?
血红:啊,《升龙道》里面的契科夫吧。

那家伙,不折不扣的一个死宅男,不折不扣的一个王八蛋。

但是他却是血肉饱满、有情有义的一个家伙,在他的身上,我还是颇为花费了一点心思的,嗯,我感觉我蛮喜欢他的。

到了之后么,那些角色无论塑造得怎么样,因为都是玄幻、仙侠之类的背景了,不可能有电脑、啤酒、爆米花加上‘宅’的文化元素,所以我很难将自己代入到那些角色中……比起契科夫,还是略欠了一些感受吧。

橙瓜:不久前,您正式担任上海作家协会会长,这对于您16年的写作之路来说是一个充分的肯定。多了一个“会长”的身份之后,您的创作心态和对未来的规划有发生什么改变吗?您在任上最希望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对网络文学有哪些引导?跟我们谈谈您的想法吧。
血红:嗯,没什么变化,依旧是写作、看书,以及看书、写作吧。

能够担任上海网络作协的会长,这是作协的老师们对我的信任和看重,也是这么多作者小伙伴对我的信任和支持。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要逼迫自己写出更好的作品吧。

用一种文绉绉的话来说——有一种力量,有一种目光,有一种信任,逼得你必须更加努力的向上攀登。

全心全力的写作,写出精品,力争经典。这不是口号,而是未来的写作规划。

要说对网络文学的引导……汗,微薄之力,不敢这么说。偌大的网络文学生态圈,区区个人之力,何谈引导?只是尽力将自己的事情做到最好,就是这样。

橙瓜:创作16年,您写了4800万字,您被誉为全中国最高产的网络作家,也被读者称为最辛勤作家,您觉得是什么支撑您16年来如此勤奋创作的?
血红:嗯,首先,喜欢写东西,其次,喜欢读书。

最重要的是,除了写作和读书之外,我似乎不会做别的事情了。当年刚刚从学校毕业的时候,还能写点不值钱的小程序,现在么……和大学同学聚餐的时候,他们各种行业术语都已经听不懂了。

这样看来,似乎除了写东西,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吧?

尤其是,写东西已经变成了一种生活习惯,已经烙印在了骨髓里……如果你们试过长期休假的时候,就直接高血压,唯有写点东西,血压立刻就降下去的感觉,就知道,这个人已经无可救药了,除了写东西,他也不能干别的事情了。

橙瓜:您自称自己是资深宅男,而且是那种宅了十几年的资深宅男代表。那作为宅男的您,在创作之余,有哪些兴趣爱好呢?都是如何来安排自己码字之外的时间的?
血红:读书,好多书要读,所以,每天好多时间在读书。

除了读书,大概喝酒算一种爱好?

如果有作者小伙伴来上海,大家凑在一起喝喝酒,聊点人生感悟,更是聊点八卦新闻,也是很逍遥自在的事情。

其他的,似乎也就没什么了。

打游戏么,我嫌浪费时间,基本上不玩游戏。

其他的好多活动,也没什么兴趣,所以,除了写书,就是看书,喝点小酒,嗯,也就没什么别的了。

似乎生活得太简单了一些……



橙瓜:据了解,每天占用您大部分时间的内容并不是写作,而是阅读,这样的习惯在作家大军中算不算特别?您为什么会这样分配自己的时间呢?
血红:我认识的好多网络作者,他们每天都在大量的阅读。

阅读能够带来灵感,阅读能够开拓思维,阅读能够带来素材,阅读更能陶冶情操……

所以,每天用大量时间阅读的作者,一点都不特别。

嗯,结合上一个问题,我每天写作两个到三个小时之后,每天大概写一万字出头,剩下的空闲时间,基本上都用来读书了。

这是因为,除了读书和写东西,我没什么别的爱好了。

或者硬要说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读书是最低碳的生活方式吧?静静的坐在家里,低头,看书……做一个岁月静好的书虫子,感觉也蛮适宜的。

橙瓜:在这些年的创作经历中,您除了勤奋的码字之外,还喜欢读一些什么作品呢?有没有对您影响较深的作家或者作品?
血红:我是各种书都读。散文,诗歌,传记,游记,美食,天文……

网络小说看了无数,经典名著也看了不少。要说对我影响较深的作家或者作品……当当当当,又一次郑重推荐我已经推荐过三十几次的我最喜欢看的一本书——《基督山伯爵》,或者说《基督山恩仇录》!

橙瓜:最后,对一直喜欢您、支持您作品的铁粉们说点什么吧?
血红:写书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读书更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人生漫漫,能够和大家结缘,能够和大家携手前行,而且是我写书,大家读书,这更是一件愉快得不得了的事情。

岁月静好,让我等静静的相守相伴,直到地老天荒,如此更好!


来源:橙瓜

侵删

来自群组: 墨羽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