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大陆——三足乌》——仲舒

[复制链接]

9

主题

15

帖子

430万

积分

三足乌皇帝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301276
发表于 2019-6-29 17:03: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仲舒 于 2019-6-29 17:06 编辑

前五章(全)
《消失大陆——三足乌》——仲舒
  简介:一支疯子组成的考古冒险研究队,这支队伍的目的是研究神,宗旨是“凡人太无聊,找神玩玩!”
他们通过神迹,闯入消失的大陆“姆大陆”,原名三足乌大陆。
面对着拥有神的三足乌大陆,这群疯子,敢向神发起挑战吗?
如果不能,又该何去何从?


序幕
  2019年6月27日,欧洲意大利撒丁岛,直布罗陀海峡中心,海平面以下8000多米,散发着探照灯的微光以及热能探照器的光晕。一艘巨大的军事潜艇,停靠在海底旋涡之前。
“oh!My god!菲尔夫!菲尔夫!快看,前面有海底旋涡群!”佛尔兰激动的手舞足蹈。
“我知道,看见了!”菲尔夫无所谓的回应。
“菲尔夫!你看,前面的旋涡群在移动,可是一直都没有脱离中间的巨坑。你仔细看看,那片旋涡群好像在守护着什么东西!”佛尔兰情绪渐渐平静,指着旋涡群中间的巨坑,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菲尔夫在潜水镜上仔细的观察起来。
三天后,菲尔夫敲响潜艇室的警报器。
“李军,唐国栋,埃尔斯白,你们快来看!”菲尔夫指着控制室里的虚理三维立体投影道。
“这个旋涡群是佛尔兰发现的,它有它自身的旋转规律和光学轨迹。看见旋涡群间隙的光线了吗?在深海,这处于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光是不应该纯在的,这意味着什么?你们应该都知道!”菲尔夫给众人分析他的想法。
“那说明有希望了?”唐国栋迫不及待的问道。
“对的!”菲尔夫肯定的点了点头。
“yes!终于找到了!”唐国栋举着双拳大声的呼喊。带动潜艇里的所有人。大家拥抱在一起!开了香槟,尽情得狂欢。
是的!这是一支考古队伍,说是考古队伍也不能代表他们的全部。这是一支寻找神迹的考古冒险研究队。寻找神,是他们的目标。他们不是神的信徒,他们想要研究神。对的!他们是一群将神看成小白鼠的疯子!是一群狂徒!是践踏各国法律的狂妄者!
凡人太无聊,找神玩玩!
第一章 寻神者
李军,中国人,身高182cm,体重150kg,军人子弟。刀削脸,钢铁身躯,铁血性格。14岁参军,参军当年,经历维和战争,一个人拯救中国维和部队,屠杀美国特种部队33人,歼灭日本维和部队27人,被告上联合国军事法庭。在中国的强力维护下,拒绝美国的死刑条例,判处监禁15年,被关于世界最严的监狱“恶魔监狱。”两年后,2010年,越狱成功,逃往中东参加雇佣军。2012年,雇佣军“铁血”成为全球最大的雇佣军组织。其领导人正是李军。两年内消灭大小雇佣军21支,近两万人。执行任务无一败绩,在雇佣军界被称为“战争恶魔”。
同年,建立生物科学研究所,购买制造全球最好的研究设备,掳掠各国顶尖人才。开始研究以生物基因主导的“超神计划”。并同时进行,由科学家法兰米克提出从神迹中也许可以找到神的力量,并加以研究。如果可以的话,就能打造超神军团。李军组织人员进行“寻神计划。”
2014年“超神计划”破灭“寻神计划”的多次探索无果,探索人员损失惨重。留下五个地方,疑似含有神迹。这五处地方分别是印度语中的死亡之谷(哈拉帕和摩享佐·达罗)、东非大裂谷、东方的蓬莱岛和瀛洲、西奈半岛中部的西奈山、消失的亚特兰蒂斯,前去探索的人都一无所获,既不能证实有,也不能确定没有。李军不得不亲自召集人员进行探索。
唐国栋,美籍华人,身高175cm,体重60kg,商人遗孤。精神分裂者,正常面有说有笑,触及兴趣及爱好,疯狂无底线。8岁父母车祸死亡,留下巨额财产。一夜之间,陷入癫狂。疯狂的挥霍金钱。5年时间,从挥霍到拥有自身产业完成转变。10岁,在美国建立13个销金窟。14岁,拥有好莱坞数家集团股份,成立唐氏财团。旗下上千家企业,数十个军工厂,唐氏酒店遍布全球。成为全球最富的青年企业家,福布斯榜单上排名第九。是全球著名的瘾君子。15岁,迷上黑客技术。19岁,成功入侵美国五角大楼、联合国办事处、英国唐宁街10号,并未惊动任何人员,成为全球所有黑客的神。
2008年末被女友爱洛斯·史蒂文逮捕。通过资本交易后,判处50年有期徒刑。送入“恶魔监狱”,与李军关于同一层。2010年,伙同李军共同越狱,并越狱成功。篡改所有网络数据,毁灭所有实体文件。洗白身份,重归唐氏。将唐氏的野心家全部送入监狱。部分人员被篡改行刑文档,判处死刑。
2012年,萌发通过生物电波,人脑潜意识控制人的想法。制造“神网”开始控制普通人群。
2014年事发,当时的他已经控制了美国近半普通人口,各个行业,掌握上千万人的生死。
由于消息泄露,引起各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及暗中争夺。“神网”控制效果的不理想,又无法再进步。不能像在网络世界一样,成为无所不能的神。他将“神网”自我毁灭。2014年末,接受李军的邀请,加入进李军的队伍。
两个人对神都产生了兴趣,又是共患难的兄弟。是李军第一个认可的兄弟。
李军通过唐国栋对网络的统治力量,来到了纽约地下拳场。这是一个占地百亩的湖心小岛。小岛中心一个宏伟的建筑内。建筑内的光线将擂台照的通亮。一群大块头正在举行狂欢。。他们群情激愤在观众席的前排喝着香槟。
看台上的黑人、白人和夹杂着寥寥无几的黄种人。他们坐在观众席上,中间是一个占地200平方米,离地十米高,铁网打造的擂台,四扇铁门,铁门外向三面延伸下数米的阶梯,正东面是从擂台向上延伸了十几米的阶梯,上面的红地毯铺到一个巨大的暗金色王座前。
此时,台上正在与印第安人斯蒂夫搏击是一个身材弱小的黄种人。没有任何防具,也没有裁判。失败者,死!
全场都在呐喊:“打死他,上啊!斯蒂夫,干掉这个黄皮狗!”
嘈杂的声音陆续传来,“oh!漂亮的左勾拳。”整个观众席都在喝彩。包括哪几个聊聊无几的黄种人。
史蒂夫一记左勾拳将黄种人击飞于空中,用双手抓住黄种人的脖子和脚踝,势大力沉的给了黄种人一个残暴的膝击,随后一脚踹在了擂台边缘。落地的黄种人整个身躯都变了形,早已没了气息。
李军笔直的站在观众席的栏杆前,眼神冷漠,毫无同情。
唐国栋随意的靠在栏杆上,拳头捏紧,眼睛充满怒火。李军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唐国栋平息下来。
李军看了看王座上半躺着的菲尔夫,跟菲尔夫得眼神对上。
“他怎么提前来了?”唐国栋疑惑道。
菲尔夫就是一头熊,意大利人,原名叫弗莱克。因为打地下黑拳而小有名气。黑手帮的人找上门来,叫弗莱克打假拳,他没有同意。那时陷入爱河的他怎么会再去打黑拳。
她的女友伊力兰莎·菲尔夫被人奸杀。他一个人步入黑手帮,将黑手帮的帮众一拳一个全部打死。死状皆为脑浆爆裂。
2006年,重回到地下黑拳场。22岁的他从意大利打到北欧,从国内打到国外。将菲尔夫之名戴上皇冠,他是全球拳击手的信仰,他是全世界公认的“拳皇!”
如今30岁的他坐在王座上,仿佛一座大山压在所有人的头上,没有人敢去与他对视。
他站了起来,全场一片寂静。他指着李军勾了勾手,“打赢我,我就跟你走!”
印第安人斯蒂夫待在台上未动。
李军沿着阶梯走进擂台。看了看菲尔夫,这时的斯蒂夫冲了上来,向李军挥出了右勾拳。全场传来了惊呼!还未到惊叫就已经哑然而止。李军目光都未看向斯蒂夫,一直盯着假寐的菲尔夫,左手格挡,右手挥拳直中咽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净利落的解决斯蒂夫,一击毙命。
这时,菲尔夫脱下银色的披风,站立起来。两米多高的身躯,满身的肌肉,烛龙般的青筋。雄壮、强健的菲尔兰一步一步的走下他的王座。来到他自己打造的擂台。
全场落针可问,直到菲尔夫站在李军对面时。李军感受到了磅礴的压力。全场高呼,“拳皇!拳皇!拳皇!.......”
菲尔夫伸手做请。
李军向菲尔夫直冲过去,菲尔夫挥拳直朝李军面门而去。李军双手架在身前格挡,被击退十几步方才停下。
李军揉了揉胳膊,再次冲上去,避开菲尔夫的拳头,偶尔被击退,但也和菲尔夫开始缠斗。
唐国栋看着擂台中与菲尔兰缠斗的李军,嘴角咧起一抹嘲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缠斗有三十分钟,李军始终不能对菲尔夫产生有效的伤害,菲尔夫也始终不能对李军产生致命的伤害。
再一次将李军击退后,了解李军的菲尔夫知道,他拼体力是拼不过不饮不食潜藏十几天将敌人一击毙命的李军的。所以他主动发起了冲锋。
李军再次灵活的避开菲尔夫的双拳,并向他的肘关节、膝关节、太阳穴发起进攻。菲尔夫完全不在乎,他硬生生的抗住李军的攻击,将李军锁到在地。锁到在地的两人玩命的、疯狂的勒住对方的每一个部位。李军感觉到菲尔夫如同一块石头,菲尔夫感觉李军如同一团棉花。两人在擂台上折腾半小时后,李军拍了拍菲尔夫的胳膊。认输了!
“不在擂台上,你已经是个死人!”李军头也不回的走出擂台。
全场依然在为拳皇呐喊!永不停歇!只要是菲尔兰胜利的站在擂台上。
唐国栋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早,飞机正好”。
李军和唐国栋,走出湖心岛,踏上去印度的飞机。

第二章 寻神者
印度天竺,印度教前,跪着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恶臭的的人,他口颂《吠陀经典》乞求着梵天的原谅。他已经在印度教前跪了整整11年。
印度教的婆罗门人出入印度教时都会向他吐口水,甚至遭到无业游民的殴打,也不会有人阻拦。路过的印度警察也将他自然忽略。“你这个该死的哈里真(神之子),梵天主神、湿婆主神是不会原谅你的”。
这个人叫加拉瓦·Dheeraj。身高170cm,体重60kg,正跪在教堂前低头忏悔,被朝圣的人称为“神之弃徒”,被印度人视为贱民,不可接触者。
加拉瓦·Dheeraj是混血儿。加拉瓦·Dheeraj的祖上是英国军队退出印度后留下来的殖民者。加拉瓦·Dheeraj一直都不被印度人接纳。加拉瓦·Dheeraj是白皮肤。他从小都对宗教感兴趣。父亲是印度大学的教授,是伊斯兰教的信徒。加拉瓦·Dheeraj学习伊斯兰教的教义是从小开始,八岁时,已经能和伊斯兰教首教辩论。被誉为“上帝之子”。
加拉瓦·Dheeraj不信教,他不信上帝。他开始瞒着家里人学习研读各教教义、信仰、故事。
15岁的他,熟记各个宗教的文字、起源、教条、教义。他试着去揭穿宗教的目的。他煽动印度人们实现自我管理,崇尚无神论。最后被父亲发现。佛尔兰·Dheeraj要将他亲手送上绞架。
在争执中加拉瓦·Dheeraj利用宗教教条杀死他的父亲——佛尔兰·Dheeraj。他将他父亲冠上了背叛耶稣的罪名,诉说他父亲向学生传授梵天的往生论。诱导伊斯兰首教对佛尔兰·Dheeraj下达火刑的命令。他父亲佛尔兰·Dheeraj是被绑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的。那张平静温和的脸一直留在他加拉瓦·Dheeraj的脑海、梦中,他还在对他笑!
那张脸一直缠着加拉瓦·Dheeraj,不管是梦里梦外。
直到两年后,加拉瓦·Dheeraj跪在湿婆神前请求原谅时,他眼前的父亲消失了,唯独剩下湿婆神看向远方的双眼。
他信神了!可是他却被婆罗门的教徒扔了出来,并不在允许他进入教堂哪怕一步。
于是他跪在了印度教前,一跪就是11年。一跪就变成没有灵魂的躯体。11年,吃的都是教妇的垂怜。
李军站在加拉瓦·Dheeraj面前,掉头就走。
唐国栋拉住了他。走到加拉瓦·Dheeraj面前俯身在他耳边说,“凡人太无聊,有没有兴趣找神玩玩?”
加拉瓦·Dheeraj看着唐国栋和李军的身影,健步如飞的跟在了身后。
跪了11年的他,早就忘了父亲的脸。只记得湿婆神的双眼。他想去看看神的双眼为何如此冰冷。
三人开车往“死亡之谷”方向驶去,才出天竺,行至恒河中游,“嘭!”一劳斯莱斯幻影撞上李军的改装吉普。
双方停了下来,劳斯莱斯上下来一金发女郎,黑丝长腿,湛蓝的双眸,冰冷的盯着开车的唐国栋。
身高有180的她,平视着坐在驾驶位的唐国栋。
唐国栋开门下车,玩世不恭的转着手机,“怎么?美女!看上我了?要不上车来玩玩?”
金发女郎对着唐国栋就是一腿立劈,笔直的单腿,紧致的黑色皮短裤,突如其来的攻击。唐国栋脚步微移,这一脚劈在吉普车发动机盖上。“砰!”吉普摇晃了下,唐国栋瞟了眼身旁的美腿和落点处的凹槽,“美女别生气,该怎么算都是我们全责。我们全权承担!”
金发女郎注视着唐国栋,收回美腿,掏出手机就要报警。座在后座养神的李军,皱了皱眉。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铁血的身躯,冰冷的面容,“不要报警,麻烦。你走吧!赔偿会让你满意的。报警,你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金发女郎在他一出现就呆住了,完全没听清楚李军在说什么,她紧张的向李军伸出她纤细的美手,“你好!我叫埃尔斯白!很高兴认识你!”
李军瞥了她一眼,转身上车。
唐国栋识趣的上车启动吉普,继续逆行。
埃尔斯白看着远去的吉普,迅速上车跟了上去。
唐国栋边悠闲的开车边说,“埃尔斯白,加拿大人,父亲是加拿大红枫财团的董事长,母亲是中国著名影星。本人是生物界的天才,现在20岁的她,已经横扫各国生物学奖,她组建的生物医学研究所已经成为全球生物研究所的顶端。当然,你那个地下研究所不算。她已经开始研究基因变异,我想她来印度跟我们应该是同一个目的,寻找关于神的基因。可比菲尔夫那业余者强太多。”
唐国栋瞟了眼后视镜,“那小妞居然跟着,要不要干掉她?”
李军冷淡道,“不要管她,加速吧!”
唐国栋把油门踩到底。
在一天后,入夜的时间,他们到达哈拉帕和摩享佐·达罗古城。
劳斯莱斯幻影的车门打开,埃尔斯白对着下车李军走来,“我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李军盯着他,埃尔斯白缩了缩胳膊,还是寸步不让。
“你怕死吗?”李军冰冷得问。
“不怕!”埃尔斯白毫不犹豫的答道。
李军直接对埃尔斯白出手,卡住埃尔斯白的咽喉,将她提在空中。埃尔斯白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她意识到自己的莽撞。放弃抵抗的闭上了双眼。
李军的手指还在锁紧,埃尔斯白窒息的前一刻,李军将她扔在了地上。
埃尔斯白的脖颈一片乌紫的手指印。躬身在地上不停地喘息。
李军将吉普后备箱的东西拿出来。是一个沉重的保险箱。里面有一张“古地图”;两颗漆黑如墨的球体;一截暗淡的权杖;一块血迹未消的石板;一卷泛红的羊皮;
古地图上是一块大陆,四周都模糊不清。两颗漆黑如墨的球体没有任何异常。暗淡的权杖内有一丝丝光线流动,时隐时现。石板上面模糊的刻着除了...神、不可亵渎...帝、谨守...圣日。羊皮卷没打开,众人也不知道。
李军拿出漆黑如墨的球体。
加拉瓦·Dheeraj激动的指着李军,“你是魔鬼,你要做什么?那是打开地狱的钥匙!快停下你的所有行为!那是对神的不敬!”激愤的向李军扑上去。
李军一脚将加拉瓦·Dheeraj踹翻在地,继续向古殿走去。
唐国栋对地上的加拉瓦·Dheeraj说道,“既然跟上来了,就不要坚持心中的信仰,我们正在做的事,对神很尊敬吗?”
加拉瓦·Dheeraj怔了怔,爬起来,“以后叫我佛尔兰!”
不多时,月亮光照射在两座古殿中间的球体上。两颗球体更加漆黑,阴暗的气息传来。两座古殿逐渐显现出一个黑洞,一瞬即逝。两颗球体变成了夜明珠,空气中只留下浓郁的恶魔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李军指了指佛尔兰,指了指两颗夜明珠。佛尔兰自觉的向古殿跑去。
李军看了一眼离得很远靠在路虎上的菲尔夫。
唐国栋冲他摇了摇手机,李军就上了车。
看着后座多出来的埃尔斯白,李军皱了皱眉。坐在了后排左边。
唐国栋将佛尔兰拿回来的夜明珠收好,放入后备箱。继续上车出发。
一行人从印度马德拉斯机场飞往肯尼亚,一路上菲尔夫始终吊在他们后面。

第三章 神的存在
下了飞机,一行人直往东非大裂谷奔去。一路上李军和唐国栋调动了所有的资源。在他们到时,人员设备已经准备充分。
唐国栋调动卫星经过数据分析发现。东非大裂谷,是被人从3000多米的平流层中,向下一刺造成。使用的多半是长矛之类的武器。
四人全副武装,还在东非大裂谷三角形中间的最深处下吊了一台钻地机。这台钻地机将他们四人都带了下去。
四天时间才终于落于地底。
几万千米的铁索,从下往上看,看不到一丝光亮。四周都是黑暗。
打开钻地机的远光灯,远处一片漆黑。在地上有着十几具尸体,从衣服上的标志来看,全是铁血雇佣兵的尸体。
李军开着钻地机带着三人向前,钻地机碾着尸体一路向前,来到尸体的尽头。
砰!一道黑影撞在钻地机上,钻地机摇晃不停,表面出现篮球大小的凹槽。钻地机的警报器响个不停。“警报!警报!你已被不明物体袭击!力量过于强大,建议启动紧急模式!”
黑影落在钻地机前,这是一个拿着石斧的野人!就像原始时代的穿着。他却能在地底生活。
地下四万多千米不可能有氧气。而且眼前的野人力量如此之大。
埃尔斯白直呼,“地星人!”存于地球表面的传说,“地星人,生活在地底的人!”
李军,看了看他的身躯,嘴角翘起了笑意。
突然,前方的“地星人”像泰山一样拍着胸脯的叫了起来。
四周传来刷刷的声音,在远光灯下,人影绰绰。
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
他们都属于超人类。
于菲尔夫交过手的李军,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群野蛮人的力量不下于菲尔夫,甚至更强。
就在野蛮人准备对钻地机发起冲锋时,带着氧气罩的李军将钻地机的天窗打开。肩上扛着三个炮口的火箭炮,一炮三响,将这群野蛮人,一网打尽。
硝烟一散,埃尔斯白戴上氧气罩,拿出仪器跑上前去采集“地星人”的血液。回来是还将一具地星人的尸体塞进钻地机的后备箱。
四人开着钻地机找到地星人的部落。
一个小小的部落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他们用仇恨的眼神盯着李军四人。当李军带着氧气罩出来的时候,部落里的地星人按捺不住。
李军拔枪将一个幼童击毙。部落里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冰冷的看着李军。
李军扫视着这群“地星人”,一个老者被推选了出来。叽里呱啦的向李军说,“阿里巴杀跨不利己多模多,莫西扩窝里。科莫希多瓦!”
李军将枪印向老者的额头,地星人全都跪了下来。嘴里喊着,“卡西末!卡西末!”
佛尔兰带着氧气罩从钻地机里跑了出来。咱在李军身边,李军正要扣动扳机。佛尔兰摇了摇手。
佛尔兰对李军说,“他们使用的是《圣经》中众神的语言——神语。他说,请您不要再伤害孩子,我愿意满足您所有要求。希望你不要再出现!”
李军收起枪对着佛尔兰说,“你了解下他们,告诉他们我们找什么,让他们全部都待在这里,我要去他们的洞里。”
佛尔兰转身对老者说,“科莫法系莫?摩多事啦?滑稽哇哦,卡莫西多,哦多十来!佛罗米法系马达莫哟蛇螺!(你现在多少岁了?是这个部落的长老吗?他要去你们的家里看看!我们在找关于神及神的东西。)”
老者回道,“卡的摩西卡恰索罗,米拉米发布啦里兮多摩,普恰!莫拉多立卡哇?(我一万零两百岁,是这个部落的长者,他可以去看!神是什么?)”
李军看着佛尔兰问,“为何音节不一样?”
佛尔兰轻藐的说,“《圣经》记载的神语都是组合的,一个音节有无数种意思。你可以进去看了。”
李军看了看与老者继续攀谈的佛尔兰,拿着强光电筒与唐国栋走进地星人的居所。
李军在洞里走迷了路,四处都是不知形状的白骨。听到洞中深处传来的兽吼,李军寻这声音跑去。
龙!西方的神兽,被关在牢笼中奄奄一息,身上巨大的伤口,伤口下方是一个血谭。巨龙的血液源源不断的流进血谭。
血谭周围都是瓢状的泥碗。
李军沿着另一个出口继续深入,碰着与他走散的唐国栋。唐国栋肩上扛着一柄180公分长的铁矛。全身漆黑如墨,李军隔着几步都能感受到矛尖的寒意。
在一座祭坛上找到了这个,祭坛是由粗大的白骨堆积而成,它在上面横放着。必然是极其珍贵的东西,你也许会很趁手。
他将长矛丢在了地上。长矛将地面砸凹了下去。
这时,李军才看见唐国栋肩上有一个机械装置,不然他肯定拿不动这柄长矛。
唐国栋看着李军的疑惑,“小玩意,不值一提!”
李军将长矛从地上捡了起来。费力的拿在手上。他居然有种错觉,这长矛不属于他。
“你说的白骨,就是这个吧!”李军将身后的洞穴让了出来。
唐国栋一眼就看到牢笼中的巨龙。、
这是一只高二十多米,(不算尾长)长30多米的纯黑色巨龙。匍匐在地上,大腿的有一条长达7、8米深可见骨的伤痕。
巨龙看向李军手中的长矛,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李军拿着长矛向前走了几步,巨龙将头垂落在地上,颤抖着缩成一团。
李军饶有兴趣的看着手里的长矛。
没有理会巨龙,向来时的路返回。
唐国栋跑去血谭边用器皿装了好几升龙血,才跟上李军。
看着李军拿着长矛走出来,所有的地星人就要动手,被老者制止下来。
他冷静的向李军说了一句,“厄莫卡丷(恶魔滚吧!)”
李军看向佛尔兰。
佛尔兰了看老者,才向李军说道,“他让你离开。”
李军他们离开部落后,通过佛尔兰才知道,地星人能活很久,能在地底下呼吸,都是巨龙的功劳。是因为很久以前,他们通过迁徙,在迁徙途中发现这里都是巨龙的尸体,他们以巨龙为食。所以身体强壮速度奇快。
很多巨龙都受了致命的伤,他们就将其圈养起来。并阻止巨龙伤口复原。随着地质的变化,东非大裂谷的延伸,他们发现出不去了,于是就将地底当成了家。
可是巨龙的尸体随着他们的繁衍迅速减少,再也回不去地面的他们为了巨龙而厮杀。
拥有着圣矛的他们,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这位老者是见证了厮杀的老人。都活了一万两百岁了!
而如今的巨龙,以李军所见,也不能存在多久。
埃尔斯白十分懊悔,早知道他就不该待在钻地机上。
唐国栋在她眼前摇晃着血瓶,埃尔斯白两眼放光。
四人心里都明白,神是纯在的。《圣经》上的神语是真的。与巨龙战斗的应该就是神,只有神才会有这样的破坏力。
四人开着钻地机,继续向前,不管是横冲直撞还是挖地三尺,除了龙骨和人骨,就再无其他。
一个月后,四人因为油量不够驾驶钻地机回到地面,只能来到来时的地方由唐国栋联系地面工作人员,进行返回。
当铁索落下,李军四人从钻地机里出来时。
无数的石斧、骨矛,向李军四人飞掷而来。
李军、唐国栋、埃尔斯白迅速躲在钻地机后,佛尔兰反应稍慢,瞬间重伤。
地星人随后一拥而上。向着李军四人发起攻击,老人小孩手持利器杀向李军三人。长者捏着拳头,全身紧绷。观察李军三人的反抗。这是他们唯一出去的机会。
唐国栋的随身机械手让他坚持着边打边退的回到了钻地机里。
李军和埃尔斯白在不断的开枪射击。地星人冒死不退,不断地向前涌来。
子弹打光的李军和埃尔斯白开始挥舞着匕首贴身搏杀。面对着几个地星人的围攻,就算是钝器。埃尔斯白的双腿也被打断,一只手也被敲变了型,率先到在了地上。看着浴血奋战的李军,脸上挂着微笑。
地星人踩过埃尔斯白向李军发起冲击。
这时钻地机里的唐国栋拿着格林机枪钻了出来。
格林机枪向长者的族人不断的喷射火舌。长者的族人一个个的倒下。
长者开始长啸。长者的长啸未毕。
黑暗的深处传来兽吼。地面开始晃动,一头巨龙从黑暗的深处奔跑而来。
朝面唐国栋就是一口龙息。
唐国栋见势不妙,迅速的躲在了钻地机内。钻地机上的格林机枪变成了一滩铁水,顺着钻地机的挡风玻璃流淌而下。
李军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依然矗立在钻地机前。就在巨龙要向李军发起攻击时。
唐国栋从钻地机里将圣矛抛向了李军。李军接过圣矛,犹如神助,艰难的将圣矛挥向围攻他的地星人。那些地星人触之即死,李军挥舞着长矛将长者的族人杀的片甲不留。
两个小时后,场上只剩下,驻足不前的巨龙和身在后方的长者。
李军将圣矛对准巨龙,巨龙拔腿就跑,只留下长者。
长者看着堆积如山的尸体,在叹息中,从衣袖拿出金黄的匕首,自刎而亡。
李军看着老者倒地,强悍的身躯一哄而下,昏迷不醒。

第四章  上帝的居所
一个星期后,李军看着眼前铁塔般的身躯。
唐国栋上前说,“我们需要他!”
埃尔斯白凝视着菲尔夫。
佛尔兰嘴里念叨着《吠陀经典》,叽里咕噜的念叨着,不清不楚的话。
良久,李军擦过菲尔夫的肩膀。迈步登上去西奈半岛的私人飞机。
众人陆续跟上。
传说:
摩西在西奈山“因为不屈服于奴役,所以他们选择了流浪”,是犹太民族4000年不变的性格。在经历了430年的奴隶生活后,在民族英雄摩西的率领下,宁死不屈的犹太人扶老携幼,赶着牛马破车,烟尘滚滚地向着东方的故乡迦南进发。这一走,就是整整的40年!
出埃及的第七个星期,以色列人进入了浩瀚的西奈沙漠。这里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绿色、甚至没有路。头上是炎炎烈日,脚下是滚滚地砂砾,迎面而来的是狂飙的沙暴,背后是亚马力人的骚扰攻击,这一切使刚从风景秀丽的尼罗河畔走来的以色列人感受到的只有恐惧,惶惶不可终日。他们不时停下沉重的脚步,仰问苍天:“上帝啊!你许诺的圣地究竟在哪里呢?”
长时间的沙漠跋涉使摩西的队伍出现动摇、怀疑。由于经常性的缺水和饥饿,又看不到前途,队伍里的人开始失去信心。他们不停地朝摩西嚷嚷:“是你将我们带出来的,自由?见鬼去吧!”他们宁可会带那个费劲周折才逃脱的那个地方重新当奴隶,也不愿意再忍受这没完没了的车马劳顿之苦。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刚刚获得自由,就有人开始留恋做奴隶的生活,他们感觉新的生活比奴隶主的鞭子更可怕。
摩西看着失魂落魄的人们,不免忧心忡忡。他知道,长期处于暴君的统治下,以色列人已经失去了信仰和独立的意识,此时还没有恢复勇气和信心,所以,他不停地鼓励族人们继续向前,不让他们回去做奴隶。
可以说,如果没有摩西永不屈服的毅力,也许这些从埃及逃出来的奴隶们不到一年便走回头路了!
无尽的鼓励和强制是没有用的。此时这个即将在内忧外困中分崩离析的共同体需要的是一位具有崇高威望的精神领袖,他要站出来,用巨大的精神力感召、鼓舞人们,把大家团结在一种不可动摇的思想旗帜下面。
摩西懂得,神的启事和保护能够使这些对命运丧失信心的人安慰和勇气。
约公元前1250年的一天,在浩瀚的沙漠中颠沛流离多年的犹太人,历经千辛万苦的来到西奈山下。
伟大的的事件即将发生!
西奈山清晨的祷告者这天,心力交瘁的摩西丢下众人,独自登上山顶,仰天祈祷,请求耶和华为他的族人只是一条正道,却总是得不到回音。
摩西在山上进修祈祷40个昼夜。那些日子,重云笼罩西奈山。
而此时,山下群龙无首的族人已经开始哗变,有人咒骂摩西将他们带入绝境,有人在互相抢夺食物和水,有人则制造一个金牛顶礼膜拜。人们像热锅上上的蚂蚁乱作一团。犹太民族危在旦夕。
危急时刻,摩西下上了。当他看到族人如此混乱不堪时,极为震怒。他目光如电,振臂高呼,“你们这般不信神的人啊!快丢弃你们的偶像。只因为你们不信神,神才给我们如此大的惩罚。”
摩西摧毁了金牛,无情地镇压了叛乱。这件事令他知道人们不仅需要精神的领袖,还必须有成文的法律。否则,以色列人还是免不了陷入混乱,无法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
这时,摩西的祈祷没有白费,上帝现身了。
西奈山上浓云密布,雷鸣电闪,“耶和华在火中降于山上!”,遍山震动。摩西率以色列人匍匐在西奈山下。
洪亮的声音响起:
除了我,不可信仰别的神!
不可雕刻和崇拜任何偶像!
不可亵渎耶和华上帝之名!
谨守安息日为圣日!
当孝敬自己的父母!
不可谋杀人!
不可奸淫!
不可偷盗!
不做伪证陷害他人!
不可贪婪别人的一切!
上帝说完,一切景象都消失了,只留下两块石板,上面刻着上帝的的声音。
摩西将两块石板做成了一个柜子,成为犹太人的圣物!摩西在他的墓地,留下一个秘密,只要有人站在西奈山上高举石板,口诵“十诫”,那么上帝会再次显灵!
当李军等人,登上西奈山时!李军拿出石板,对着天空,
高举着石板,口诵着十诫,西奈山上没有任何反应。
李军,叫来佛尔兰。
佛尔兰高举着石板,用神语朗诵着十诫。浓雾将西奈山缠绕,越来越沉重,天空电闪雷鸣,大地疯狂震动。
在十几分钟后,所有景象都消失了,从来没有发生过。
李军从佛尔兰手中拿过石板,将圣矛对准石板,用力一刺。这块李军用任何办法都无法破坏的石板碎裂,石板中心显现出干枯的金色液体的脉络。
看着石板上的纹路,李军众人都坚信这个世界上有神。
他们继续踏上了寻神之路。

第五章  神非神,仙非仙
离开西奈山,启程奔赴神秘的东方。
一路上李军都在研究《列子·汤问》: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蔫,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八弦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有增无减蔫。其中有五山蔫: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其山高下旋三万里,其顶平处九千里,山之中间相去七万里,以为邻居蔫。其上台观皆金玉,其上禽兽皆纯缟。珠玕之树节丛生,华食皆有滋味,食之皆不老不死。所居之人皆仙圣之种,一日一夕飞往来者,不可胜数。而五山之根无所连箸,常随潮波上下往返。......最后二山飘去不知踪迹,只剩下方壶、瀛洲、蓬莱三山。
在中国山东东日照市下机。
李军、唐国栋、菲尔夫、埃尔斯白、佛尔兰驻足于海港之上,看着海港上的繁华与繁忙。
唐国栋向佛尔兰述说中国的强盛和进步。
李军拿着望远镜盯着海平面。菲尔夫看了李军一眼之后,盯着大海,陷入了沉思。
埃尔斯白盯着李军得脸,就这么盯着,为了李军,她忽略了全世界!
海面出现白杆,一支巡洋舰开到港口停下,上面下来一中尉,英武走在李军面前,敬礼,“上校好!我是辽宁号1427中尉,我将服从您任何命令!”
李军将中尉送走,迈步走上停车场的吉普,众人跟上。
一路行驶至尧王城旧址,在旧址上,李军将羊皮卷打开。羊皮卷一片空白。
李军沿着尧王城遗迹找到羲和祭祀太阳神的祭坛。祭坛上竖着一个神像。
它2米高,双翅。一袭华裳,双目威严。身材魁梧,剑眉之间还有着一只微张的竖眼。
左手于胸口拖着一卷书卷,四分之一的书卷带着卷轴,落于手掌之外。右手指向渤海,他的目光注视着渤海的深处。
五人都愣在了石像之前。
菲尔夫感觉到神像眼中对他的不屑,他捏了捏拳头。高傲的注视着神像的双眸。
埃尔斯白看到神像对她温暖的笑,就像是看着后辈子弟的关怀。
佛尔兰体会到神像对他的厌恶,他感觉自己在神像前,就是一只肮脏的臭虫!
李军看着神像的那一刻想起他儿时父亲。父亲魁梧的身躯,严厉的指导他练拳。夜深时,在柔和的月光中掖了掖他踢开的被。
唐国栋早在看着神像时,就借口离开了。他在刚接触神像的双眼时,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他感觉到了直入心灵的恐惧,就像是天敌,看到了他的内心,剥开了他的一切。
在李军还在愣神中,耳边传来了呼喊。
“你们看看这些石柱上的壁画!”佛尔兰指着六根石柱说。三人仔细观察起来。
这是记载着羲和祭祀太阳神的图录。上面画着羲和在人们的簇拥下双手捧着书卷,将书卷放在神像前的呈台上。用手割破自己的血管,将献血洒满书卷。全身匍匐在地,向神像祈祷,之后的一年就会风调雨顺,万邪不侵,直到羲和王朝的覆灭。
一刻钟后,李军踏上祭坛,不由自主的抚摸着石像。他在石像上感觉到了熟悉。这个石像仿佛是他的父亲,威严而亲切。
他退下祭坛,手捧羊皮卷,将羊皮卷放在呈台上。拔出大腿一侧的匕首,割破自己的血管,将献血淋在羊皮卷上。
李军匍匐在地。
这时的羊皮卷,吸收完李军的献血后。渐渐的显现出赤红的字体。
全部字体出现后,李军将羊皮卷丢给了佛尔兰。佛尔兰告诉李军,“这上面记载着太阳神殿分殿的位置,分别在昆仑,大漠,高山,神岭。立像而拜,就会有神使降临,免除一切厄难。”
随后佛尔兰告诉李军,“他想要羊皮卷,羊皮卷上还有些文字他不是很清楚!”
李军随意摆了摆手,看着神像,目光冷冽。
李军他们在尧王城旧址停留了一个星期也不见神使降临。五人决定去寻找神殿。
李军他们离去后,祭坛上的神像四分五裂。
六根柱子轰然倒塌。渤海的天边电闪雷鸣。
李军五人踏上寻找神殿的征途。
四年中,他们的身影遍布整个华夏。趟过所有的丘陵、寻遍整个昆仑山脉、走过戈壁沙漠、踏上高原之巅。除了在天山上看到那么一些神殿的残骸外,一无所获。
李军五人,只能剑指瀛洲、蓬莱!
五人回到日照市,登上准备好的军事潜艇。
据李军的所有资料推测,瀛洲、蓬莱相隔不远,都在归墟之中。
五人开着潜艇,一路前行到达渤海最深处,看到了深不可见的沟壑之谷。据观察,这就是所谓的“归墟”,这片归墟,潜艇存于其上,如一叶扁舟。归墟的深度不知道有几万里。李军几人只能强行往下。
在一万多米的深处,五人看到了微光,当潜艇驶近是,那是两片残存的浮岛,浮在沟壑的中间。
根据科学仪器的彻查、复原。两片岛屿相距七万里。每片岛屿面积都有四万多平方米。比台湾岛还大一些。如今看到的岛屿各有一千多平方米,上面还有着金属碎片及各种物质碎片。
李军五人无法离开潜艇,只能开着潜艇,对两片长满海草,栖息着奇异生物的岛屿进行地毯式扫描。
扫描结果让五人都大吃一惊。根据结果显示,两片岛屿都有着奇异的能量,数种能量还在互相冲击,分裂着岛屿。岛屿中间的石碑显示这两座岛屿是岱舆,员峤。
那么可以推测出当时离开的仙岛,是蓬莱、瀛洲、方壶中的两个,或者是三个。
潜艇在归墟飘荡了几个月,在没有什么收获。
这一年,是他们开始“寻神计划”的第五年。
此时的李军27岁、唐国栋32岁、埃尔斯白25岁、菲尔夫35岁、佛尔兰28岁。
这五年中,五人的相处极其融洽。五年的朝夕相处,打败了李军的冰块脸。
由于众人的特殊身份,李军五人用考古队的身份在满世界奔跑,今年是他们最后一年,今年之后一切回到正轨。
五人的眼中抱着最后的希望,军事潜水艇开往最后的目的地:消失的亚特兰蒂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