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足乌》电影剧本,青木原创初版1.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 14: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足乌小电影剧本
第一幕:
人族学院大门(日)
恢弘大气的学院大门,颇有人族的特色。大门上悬挂的牌匾,以人族书法镌刻着几个大字“人族学院”。
人族学院教室(日)
学院校长:乌三,你这无可救药的蠢物,你根本没有学习的能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配为人族的成员!像你这样的废物,一无是处!
乌三,孤儿,出生在人族大陆的普通学生,满大街都是这样的学生,但乌三更显平庸,是一个没有背景,没有钱财的废物。小人物没有任何选择,只有任人宰割。
乌三:是的,校长。
乌三眼里噙满泪水,拳头攥得紧紧的。
学院校长:你可以出去了!像你这样的学生,我看到都烦人!
乌三:好的,校长。
人族学院食堂(日)
衣着华丽的学生打开饭盒,香气顿时缭绕,周围投来羡慕的眼光。
这个学生叫丝葱,是校长的儿子,平日浮华惯了,能在食堂一现便是稀罕事情了。若有爱好便是欺负乌三。
丝葱:食堂的饭菜怎能配得上本少爷,不吃也算了。
丝葱斜眼望向远处的乌三。
乌三正啃着发霉的馒头。
乌三离同学很远,因为自己是一个灰不溜秋、惹人厌恶的废材。
丝葱:乌三,你把本少爷的饭菜吃了罢,今天小爷也要出去吃好的。
乌三:可是······可是······
丝葱:可是什么?让你吃好的,你还不给面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
一帮人围住乌三,有的人扒开他的嘴巴,有的人牵制他的手脚,而有的人将饭菜径直倒入他的口中。
乌三:不要······咕咕咕。
乌三眼角的泪水流淌在面庞,眼里满是愤恨,却敌不过现实的黑暗残忍。
人族学院听雨楼(夜)
楼阁在一处并不显眼的地方,但可以看到外面的一条街道,白天很是繁华。
乌三:我没有任何的错误,为什么人们要这样对我。
乌三:我有一次听见街边说戏的。
乌三:他说这是命,佳人终有一死。难道我的命便是这般涂炭么?
其实你并不是这样的,乌三。画外音。乌三猛地看向四周,这是难得的回应。
扶桑:你的命并不是这样的。
扶桑,三足乌家族骑士,多年不见其消息,传说隐居三足乌大陆山林。
乌三:请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人族学校里?
扶桑:我是三足乌家族的骑士扶桑,至于为什么在此,暂不回答了。乌三,你并不属于人族,其实,你本是神族三足乌家族的继承者。
乌三有一些迷糊了,还在怀疑眼前这西方骑士模样的怪人,欲要逃走,却感觉莫名的熟悉。
乌三:你不要骗我了,我就是人族大陆的普通学生,那三足乌家族是传说里强盛的神族,怎么和我扯上关系的。我虽然愚笨,但不至于不分虚实!
扶桑:请乌三大人随我到神族大陆去,在藏经阁便知虚实了。
神族大陆。
藏经阁门外。(日)
那阁楼高入云霄。
扶桑:这便是神界的藏经阁,天下书籍无所不有,当然三足乌的历史也在其中。
乌三:发生了什么?刚才还在学校。
扶桑:乌三大人,随我进去目睹三足乌历史便知道事情真伪了。
乌三:事到如今也只好进去看看了。
乌三攥紧拳头,有些许颤颤巍巍,跟随扶桑走上藏经阁的台阶。
藏经阁内(日)
扶桑:我在藏经阁方圆几百里施展结界,所以,魔族不可能攻陷这里。
乌三:魔族又是?
藏经阁旋涡楼梯(日)
扶桑:魔族便是我们三足乌家族的死对头。魔族首领蚩尤阴险狡诈,设计绑架我方将领,导致三足乌家族在战争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溃不成军。
乌三:原来是这样,那么后来三足乌家族到哪里去了呢?
扶桑:三生岛。
藏经阁三百层,巨型书架间(日)
扶桑:三生岛乃神族大陆隐秘之地,就算蚩尤占领了整个神族大陆,也找寻不到那个地方。
乌三:我眼见的阁楼确实是真的,我能确实能够自己没有做梦。但你怎么证明你所说三足乌家族的事情是真的呢?
扶桑:竟然乌三大人确定自己没有做梦,那证明便在此书中。
不知何时,一本古籍飞到扶桑手里。
扶桑熟练地翻阅,停止的时候,那泛黄的页面里跳出来奇物。
扶桑:这是通灵兽,他看守着这本重要古籍,记载着三足乌家族那段事件。通灵兽速速将那段往事讲述。
通灵兽:三足乌家族本是平行大陆最繁荣的家族,历来奉守和平共处,不想魔族首领蚩尤野心勃勃,欲要称霸三足乌大陆,在其淫威之下联合其他小家族人族、虫族等等,攻打三足乌家族,更可恶的是,蚩尤将三足乌家族将领扶游抓住,并且设计威胁三足乌家族,导致三足乌军队进退维谷,最终被打败。扶桑大人简单的讲就是这样了。
扶桑:谢谢你通灵兽。
扶桑合上书,那奇物便消失不见了。
乌三:那扶游将军最后怎么样了?
扶桑:被魔族首领蚩尤杀害。
乌三:扶游将军是?!
扶桑:他是我父亲。
藏经阁顶端,空地。(傍晚)
扶桑:您向四方望去,那都是魔族的领地了,以前那是三足乌家族繁衍生息的家园。
乌三:我这下相信你说的事情了。我果真是三足乌家族的继承者。
扶桑:这么多年来,我们族人都在寻找你的下落,那魔族的人太狠毒了,杀不死你,便将你的功力残废,抹去你的记忆,将你流放到人族大陆的荒野。真是可恶!
乌三:我是被荒野的老妪救起来的,别人说她因为孙子走失才发疯的,后来疯癫惹到权势之人,被他们打死了。可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还没来得及感谢她,她便撒手人寰了。
乌三呜咽道,拳头狠狠地攥着。
扶桑:乌三大人,您的父母本都在三生岛等着您,身心承受着蚩尤的毒剂;您父亲已经不在了,您母亲还在三生岛等着您。
乌三:原来我不是孤儿,我是有父母的,太好了,扶桑,我要速速到三生岛,不能让母亲再等了。
(第一幕小高潮)
这时,一群黑影现身,包围住乌三、扶桑。
黑影头子:三足乌家族的残余,再次消减罢!
扶桑:三足乌首领骑士在此,魔族叛贼休拦住我们去路!
一阵刀光剑影,血腥厮杀(不多描述了,拍的时候咨询)
扶桑:乌三大人,我们趁魔族还没派遣未多,杀出一条血路,去神族大陆三生岛!
乌三:对不起,我给你拖后腿了,我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黑影包围藏经阁。
扶桑:您还未到三生岛汲取仙气,若法力恢复,便要称雄三足乌平行大陆。
乌三紧跟其后,惊慌失措。
乌三:我真的会变得那么厉害?
扶桑:乌三大人您一定可以的,还要领导三足乌家族走向强盛。
(战斗残酷场面不在此过多描述了,参考电影《血战钢锯岭》,小高潮凸显残酷悲壮。)
桃花溪(夜)
乌三:扶桑,你的伤口。
扶桑:我已经以仙法将身上的血迹清理干净了。他们就算追到这里来也寻不到三生岛,因为只有三足乌家族的血脉才能够开启通向三生岛的大门。
乌三: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
扶桑:现在光线昏暗,量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我当年可是让他们闻风丧胆的将领。慢慢听我说,不必太着急,非要平心静气不可。这样三生石的仙气才能感受到我们,我们的三足乌血脉才能够打通去三生岛的大门。
乌三习惯平复心情,这是校长训斥,同学欺凌里学来的,一次又一次打击,自然而然就学习来了。
乌三: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扶桑:我们一起跳进桃花溪,穿梭到三生岛。
第二幕
神族大陆
三生岛全貌(日)
阳光洒在那温暖的小岛上,海水在四周很平静,那一座孤岛多么理想。
三生岛海港(日)
乌三和扶桑乘仙云降临三生岛。
扶桑:快告诉三足乌家族所有人,三足乌家族第九十九代首领,乌三大人回来了!
三生岛众人议论纷纷:乌三?我们三足乌家族首领是乌三!我们终于可以复兴了。
三生岛小镇街道(日)
扶桑:现在您很受欢迎了,看族人都在为你欢呼。
乌三:这确实令我感到震惊······但我还是希望先去见一见母亲。
扶桑:随我来,你的母亲在已经等了三千年了。
三生岛小镇温暖的房屋(日)
扶桑:夫人,您看谁来了?
三足乌家族大夫人:外面难得热腾,真是好久都没有的事情了。
乌三:母亲,乌三让你等苦了。
乌三眼泪决堤,对母亲的爱全然表达。
大夫人:难道是吾儿回来了?你的名字叫乌三?
乌三:是的,母亲。
大夫人:我苦苦等了三千年,你总算是回来了。人间一天,天上一年。吾儿在人族大陆受苦了。
大夫人面色苍白,咳出鲜血。
乌三:母亲,母亲,您怎么样了,快叫三足乌家族的医生,我是继承者罢,快去叫来医生治好母亲的病,快啊!救救我母亲!
大夫人:没有用的,那魔族的毒剂终要命,我们的医师也只能延缓毒性,已经尽力了。母亲留不住的。
乌三:乌三在人族大陆无依无靠,如今得知母亲在等我,真是乌三的不孝!乌三对不起你,母亲,求求你不要走。
大夫人:乌三,既然你回到三足乌家族了,就请你领导他们走向富强,母亲就这一个心愿,至死也要告诉你,还要你好好的。
大夫人:带领三足乌赶走魔族,那是三足乌家族的家园,乌三······
大夫人咽气。扶桑安慰泪如雨下的乌三。
扶桑:至少夫人等待没有落空。
乌三:蚩尤,不共戴天!魔族,不共戴天!
乌三的嘶吼响彻三生岛,与三足乌家族的欢呼交错。
三生岛潇湘馆外(夜)
乌三:这是去哪儿呢?不计划反攻魔族么?
扶桑: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其人仙法高强,而且外貌绝世。
乌三:仙法高强,外貌绝世?
乌三对女孩没有任何概念,一丝幻想也没有,因为那是富豪权贵才配的,是外貌出众才配的,而乌三容貌丑陋,还一无所有,对于美女不敢有一丝幻想。
三生岛潇湘馆内(夜)
扶桑:若木,我们三足乌的首领回来了,等乌三仙法恢复,我们就可以反攻魔族,复兴族人了。
若木:三足乌的首领,乌三回来了?
若木外貌绝世,仙法颇高强,素在三足乌家族美名流传,是宅男们的理想女神。
乌三(面微红)心里话: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若木:乌三,你可算回来了,这下三足乌家族有救啦。
若木兴奋地给乌三一个拥抱,满面甜美的笑。
乌三:我······其实一无是处。
扶桑:乌三大人,你是没有觉醒三足乌家族的仙法,若木会帮助您觉醒的。
乌三平常的望着若木,竟然有些感触。
若木:不用担心,待您仙法觉醒,魔族定有好果子吃了。
乌三:那就,多谢若木姑娘了。
若木:明日便要觉醒乌三大人的仙法,请您务必放平心情。
乌三:多谢若木姑娘。
不久,乌三和扶桑回到住宿。
三生岛水帘瀑布,远处的树林(日)
若木:仙法需要感受自然的柔气,也要抵御瀑布的压力。
乌三:若木姑娘,我应该怎么做呢?
若木:感觉一下周围花鸟虫鱼、树木流水的灵气,务必放平心态。
乌三:放心罢若木姑娘,我从小受人欺负,放平心态是常事,不然不知闹出什么样的荒唐事。
若木:乌三大人受苦了,若仙法觉醒,绝无外人敢欺负你了。若木也不允许再有人欺负你。
乌三:谢谢你若木姑娘。
三生岛瀑布下的巨大石块(日)
若木:之前感受的是自然柔和,接下来便要承受水帘瀑布的施压了。
乌三:这点施压不算什么的,论肉体的疼痛,丝葱和几个混混的抽打才是狠毒!
若木:您受委屈了。不过您今天承受住瀑布的施压,觉醒仙法便不再受人欺凌了。按照我说的做便是,走到瀑布下打坐,依然心平气和,感受自然柔和。这便是阴阳的道理,阴阳调和才是太极,这便是觉醒仙法的奥义。
乌三:谢谢你若木姑娘。
乌三(心理):我乌三觉醒了仙法,便不再受人欺凌,便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了。
乌三忍住哭泣,咬紧牙关,刚强地走向瀑布。
乌三打坐于瀑布之下,任瀑布施压,也不屈服。
三生岛瀑布远处的看台(日)
若木(心理):仙法的觉醒还要看你的毅力了,乌三,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愿你撑过这一劫。
三生岛瀑布下(日)
乌三:我乌三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无可救药的废材,若觉醒仙法,便可以称霸一方的话,我一定要支撑住,只愿人世间少一些嘲笑,少一些欺凌。
三天三夜(昼夜更替)
三生岛水帘瀑布看台(傍晚)
乌三:若木姑娘。
乌三轻抚若木的发端。若木靠在树木边,醒来。
若木:乌三,已经是第三天,乌三你受苦了。
若木望着眼前容光焕发的男子。
乌三:若木姑娘,我大概是觉醒了,连容颜也变得姣好。
若木:乌三······
若木看着全身湿透的男子,心间的情愫难以名状。
闪回镜头(及回忆)
小若木:金乌哥哥,你看人族大陆不像传闻的那么污浊,反而妙趣横生呢。
小金乌:这条街道是人族最繁荣的地方,其余的地方确实不堪入目了。
小若木:我愿意一直看着这样的繁荣,一直看着这样的金乌哥哥。
小金乌:听父亲说,魔族欲要称霸,正招兵买马,我们快快游玩不日之后便回神族大陆。等长大了,我要建功立业,成为三足乌家族的将军,成为三足乌平行大陆的盖世英雄。
小若木:只要金乌说的,若木一定相信。
小金乌:看着吧,总有那一天的!
三生岛海边(夕阳)
金乌和若木的剪影在夕阳下。
金乌:若木答应我一件事情么?
若木:金乌哥哥······
金乌:嫁给我罢,虽然以后对抗魔族的日子并不安稳,但迟早会攻陷魔族的那一天。
若木:金乌哥哥,我拒绝!
金乌:为什么?我的仙法已经恢复了,容貌也焕然一新。为什么,若木······
若木:因为金乌哥哥还没有成为盖世英雄,不能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彩云来娶我。
金乌:若木,你看那天边是什么?
天际线,七色彩云聚集成爱心的形状。
金乌:若木,这是金乌哥哥送给你的礼物,喜欢么?
若木:七色祥云虽然好看,但是我不喜欢,金乌哥哥的仙法既然恢复了,就不应该在这里消磨时间,而是成为对抗魔族的英雄!
若木说着气愤地走了。
金乌(神情落寞):······
(小高潮2)
三生岛聚义场楼台(日)
金乌:昨日,我已经向若木表白。
扶桑:结果呢?她怎么说。
金乌:她拒绝了我。为什么?我已经恢复仙法,而且容貌昳丽,她还是拒绝了我。我从小是孤儿,受人欺凌,对于爱情没有一丝奢求,而如今情景不同了,她任然拒绝了我,为什么?追求爱情是我没有经验,但现在我所爱的人如此残忍,多么无情。扶桑,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扶桑:金乌大人,您现在是三足乌家族的领袖,主要心思应该放在反攻魔族的战争里,若木拒绝你是因为不让你沉迷,从而丧失斗志。古代多少帝王将相因为美色而沉沦;若木这样无情也是为了你好。
金乌:我本是人族大陆的孤儿,来到这里恍然若梦,真要反攻那魔族么?
扶桑:金乌大人,难道那不共戴天之仇是儿戏?不要再懦弱了,您看这些三足乌的将士,日夜操练,从不懈怠,只待今日您的号令!
扶桑重拳打向金乌。金乌从扶在栏杆上,愤懑地握紧拳头,眼里满是气愤。
金乌:我不再是那个胆小怕事的乌三了。我不再是那个灰不溜秋讨人厌的家伙了。我不再被人们传为笑谈的三脚异类!我是三足乌的领袖,要反抗,要反抗!我们将三足乌家族的领地全部夺回!
三足乌聚义场,练兵场(日)
众将士:我们将三足乌家族的领地全部夺回!我们将三足乌家族的领地全部夺回!
一阵音响(略略略)
三足乌聚义场楼台(日)
扶桑:金乌大人,您长大了,作为您的骑士,我一定会保护您的,直到永远。
金乌:我不再拖你的后腿了,以后的战斗换我来保护你了。
金乌和扶桑握手言和
若木走上楼台。
若木:金乌哥哥,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反攻魔族?
金乌:明日便要那魔族支离破碎!明日的战场便要成为魔族的坟墓!
紫金宫大殿(永夜)
蚩尤:废物,又跟丢了!我一日不除那扶桑和若木,三足乌家族就有主力尚存,我一日便不可安宁。
黑影1:好在大王英明,将那三足乌家族继承人流放到人族荒野,还消除记忆,就算没死也变为低能废材了。
蚩尤:一定要找出三足乌家族的两位主力,清除他们便不再担心三足乌家族死灰复燃了。
黑影2:报大王,有敌军杀来!
蚩尤:我的天下哪能有敌军!
黑影2:三足乌家族杀过来了,为首的是三足乌家族继承者金乌!
蚩尤惶恐、气愤的复杂艺术表情(特写)移动至黑眼珠,第二幕结束。
第三幕
紫禁宫城门外(永夜)
金乌军队一路所向披靡,势如破竹。
金乌的仙法挥舞着手掌,一排魔族渣渣便瘫倒在地。
金乌:扶桑、若木,我们三人只取那蚩尤首级,便是最快结束战争的办法!
扶桑、若木:明白!
紫禁宫中段,两面围墙(永夜)
三人欲要打通此路。
空降魔族将士,参照《满城尽带黄金甲》天生三桥片段。
金乌:你们这些小角色也想拦住我们!看我仙术。
挥舞衣袖便弹开一大波敌人。
扶桑:三足乌将军扶桑在此!
众多黑影:扶桑!是三足乌家族的扶桑。
黑影:当年伤及蚩尤大人的扶桑!
没等惊叹,便死伤一片,扶桑的霸王银长枪威风无比。
若木比两人要弱一点,毕竟是女子,并不善斗。
若木:若木为两位哥哥加护甲,我的攻力仙法对付不了那么多魔族将领。
金乌:谢谢你若木,你尽管放心好了,哥哥在这里,你不会有事情的。
扶桑:若木放心好了。
若木:嗯。
紫禁宫,城外战场(永夜)
硝烟弥漫,三足乌家族以少敌多,多种战争场面镜头,(凸显残酷)
魔族领地(永夜转晴朗)
三足乌家族的旗帜带给平行大陆希望。
紫禁宫,中段出口(夜)
金乌:若木?若木在哪里?可恶。
扶桑:遭了,若木被魔族抓取了。
金乌惊恐面庞特写。
金乌:以前,三足乌的失败也是因为魔族抓住了人质!我们一定要救出若木!
扶桑:金乌大人·····这次不管成败,我们都要救出若木。
金乌:这也许是三足乌平行大陆最后的战役了,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紫禁宫,大殿(永夜)
蚩尤:还记得上次三足乌是怎么失败的么?那扶游在我手上,那三足乌最强盛的军队便溃不成军了,着说明只要抓住弱点便可以将对手一举打垮。
若木:你休想,蚩尤你这个叛贼,你把三足乌平行大陆摧残成什么模样了!
蚩尤:就算金乌有能耐打到我面前来,他也难过美人关!
若木:蚩尤你这个卑鄙小人!
蚩尤:我蚩尤武功不甚高,脾气不甚好,为什么能坐到现在的位置?权凭卑鄙不是么?你们三足乌就是太稚嫩了,才会败给我蚩尤!
若木:我们这次起兵便要将你打的落花流水!
蚩尤:是么?你在我手上,不是和当年一模一样么?你们三足乌终究失败!
若木:蚩尤,金乌大人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蚩尤:那么我便拭目以待,我蚩尤最懂人性的脆弱,和人世间的沧桑。多少史实证明卑鄙的人才适合当领袖,而那金乌太稚嫩了,理想总是遥远的,你们三足乌该清醒了!
若木:呸,以你小人之心怎么可以理解我们的志向。
蚩尤只是疯癫的嗤笑。
蚩尤:人哪!
紫禁宫大殿门前(夜)
(小高潮3)
金乌和扶桑踹烂那殿门。
金乌:蚩尤你紫禁宫的兵力已被消减殆尽,束手就擒罢!
蚩尤:你便是当年的金乌?笑话,我蚩尤从来都没有失败过,今天也不会输给你们三足乌!
蚩尤将玄色长剑架在若木的脖颈上。若木五花大绑,跪在蚩尤前面。
蚩尤:金乌、扶桑,你们若有半点行动,我便一剑了结这妙龄女子。
扶桑:你这个卑鄙小人,蚩尤你若敢乱来,吃我扶桑的霸王银枪!
金乌:蚩尤,我警告你!把你的剑拿开!若伤若木一根毫毛,我便将你碎尸万段!
蚩尤:你不敢的,人哪总是在乎爱情、亲情,弱点一目了然。你,就你扶桑用那霸王枪刺穿金乌!快啊!不然,你们可爱的若木姑娘可就没命了。
金乌:你······不得好死!
蚩尤:这剑可是上古神器,干将莫邪,我看是你们的霸王枪快,还是我手里的干将莫邪快!扶桑,刺穿他,把金乌刺的鲜血直流!
扶桑:可是,我是你的骑士啊,金乌大人。
金乌:扶桑刺穿我,不然若木就没命了。
金乌眼里噙满泪水,攥紧拳头。
金乌:我原来还是那个无能为力的乌三。
紫禁宫,大殿内(夜)
若木:不要啊,扶桑!
蚩尤:闭嘴小丫头,信不信我立马杀了你,你不要命了?
若木:蚩尤,你不得好死!
蚩尤:是么?我要你看看人性的败露。
(大高潮)
紫禁宫,大殿阶梯下(夜)
扶桑的霸王银枪刺穿了金乌的胸膛,顿时鲜血直流,血泊弥漫开来。
扶桑:一直以来我都是你的骑士,愿意保护你,直到永远。对不起,金乌大人。
金乌:不怪你的,我只是一个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废材,我的人生从未如此充满想象。谢谢找到了窝,谢谢你扶桑。
紫禁宫,城外(似明似暗)
三足乌家族以少敌多,但是并未衰落之势。
依旧给三足乌家族的战旗飘扬的镜头。
紫禁宫,大殿内(似明似暗)
蚩尤:金乌啊,金乌,就请你用仙法将扶桑打个半死罢!
若木:不要!
若木看着阶梯下,金乌与扶桑气力所剩无几;若木便迎向干将莫邪。
顿时,若木的脖颈鲜血如注,瞬间容貌渐渐苍白,仿佛蒸发的死水。
若木:金乌、若木,你们不要再互相残杀了,快去将叛贼蚩尤······
若木咽气,鲜血沾满一半白皙的面庞,凄美成西湖的水。
金乌:蚩尤,你不得好死,仙法!我今天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蚩尤见状,撒腿就跑。可那身体扭曲、分裂、灰烬。
紫禁宫,阶梯上。(日)
金乌:若木,若木······我答应要你的,消灭魔族之后,便要骑着七色彩云来娶你的,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傻事?
金乌扶起血泊里的若木,全无生气,已经是苍白的干尸了。
扶桑:金乌大人,有战争便要有牺牲,若木姑娘确实是走了,却活在我们的心中。
金乌:啊······啊······啊
金乌痛苦地仰天长啸,但逝者终究不可追回。
紫禁宫塔顶(日)
金乌:魔族首领蚩尤,已经被我消灭,三足乌平行大陆再无对三足乌家族的威胁,四海八荒的小家族,虫族、兽族、人族等等已经服从于我,从此战争不再发生,三足乌平行大陆永久和平。今日起,三足乌家族复兴!我金乌带领三足乌大陆所有人民走向光明!
紫禁宫,城外,城内(日)
扶桑:三足乌家族万岁!三足乌平行大陆永久和平!
人们:三足乌家族万岁!三足乌平行大陆永久和平!
三足乌家族,勇士坟场(日)
拍摄环境:不黯淡也不明媚。
金乌:若木,我已经成功了,你听得见吗?若木,我已经成功了,请你听听我的声音。
扶桑抚着金乌的肩膀。
扶桑:有些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人死不能复生,神界也是如此。
金乌:我们成功了,还希望你能够听见我的声音,若木。
天空七色彩云光辉万丈,顿时环境变得明媚起来。金乌泪如雨下,感情说不出的复杂。
异世界(无关日夜)
金乌:若木,你喜欢我么?
若木:最喜欢金乌哥哥了。
金乌:我骑着七色祥云,穿着金甲圣衣,你愿意嫁给我么?
若木:我愿意,嫁给金乌哥哥,是若木最幸福的事情。金乌哥哥爱我多少时间?
金乌(笑着):一万年。

comiis_logo.gi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2

帖子

11万

积分

三足乌丞相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9759
QQ
发表于 2018-12-1 15:51: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帮人围住乌三,有的人扒开他的嘴巴,有的人牵制他的手脚,而有的人将饭菜径直倒入他的口中。》是不是该先牵制手脚,再说扒开他的嘴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2

帖子

11万

积分

三足乌丞相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9759
QQ
发表于 2018-12-1 15:52: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嘻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28

主题

2253

帖子

163万

积分

三足乌丞相

耶衡天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31311
QQ
发表于 2018-12-1 16: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不过每个对话后面是不是加上说话的语气会更好?
耶衡天在此,何人敢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16: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恺撒.Shao 发表于 2018-12-1 16:01
很棒,不过每个对话后面是不是加上说话的语气会更好?

谢谢老铁,我会修改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16: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流苏残夜♡ 发表于 2018-12-1 15:51
《一帮人围住乌三,有的人扒开他的嘴巴,有的人牵制他的手脚,而有的人将饭菜径直倒入他的口中。》是不是该 ...

确实,你说的很准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29

主题

977

帖子

163万

积分

版主

倾我三生,送你迷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38914
QQ
发表于 2018-12-9 10: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修改吧!!!不要激动
没有人会一直陪着你,没有人会在意你,学会孤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